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对面不相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朱铁柱带着朱小三回家才想起来问:“你那丫头片子呢,谁抱走的。”

    朱小三看着朱铁柱,人说父子爷们,不用看老远的就有感应呢。他爸倒好,跟儿子隔着一扇车窗都不认识呢。朱小三有点跑神,想到他二哥现在高大威严的神情,同当初的朱老二可是天翻地覆的变化呢。认不出来也没什么稀罕的。

    朱小三:“不知道,孩子招人稀罕,就让人给抱去稀罕了。”

    朱铁柱:“一个丫头片子,人家那是笑话你呢,还是赶紧的生个儿子吧,别犟嘴,到了我这个岁数,你就知道没儿子不行了。”

    朱小三说话就比较戳心了:“不要再说这个问题了,我跟二哥这样的儿子,生了你也指不上,朱老大那样的儿子,给我我也不要。生儿子做什么,给别人养还是让儿子自己自生自灭。”

    朱铁柱气的抡着烟袋就给了朱小三一下子,好些年没有挨过这个了,朱小三疼的直吸凉气。有点怀念怎么办,自己这是贱出来的不成。

    朱小三:“爸,你怎么打,我也是这话,你自己想想,我跟我二哥出去就没想过要回来的,你跟我妈要是愿意跟着我出去,等我能养着你们了,不差你们一口吃的。指着我们其他的指不上。朱老大那样的儿子,我养出来也不稀罕。”

    朱铁柱气的嘴唇直哆嗦,关键是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事实,让老三给戳破了,咬牙切齿的怒吼:“你翅膀硬了。”

    朱小三不得不拿出来东西说话了:“爸你忘了,当初我上高中,大哥跟我分家的时候,怎么写的字据了。你跟着大哥两口子过,地树都给大哥他们一块经营。”

    朱铁柱:“老子供你上学,就是让你回来跟老子说字据的。”

    朱小三:“爸,说不说也就是这么一回事。”

    朱铁柱气的吐口吐沫,这老三从小不是东西,撕开脸皮以后更不是东西:“爱生不生,你生的孙子我也不稀罕。”不然能怎么办。

    朱小三:“那就挺好的。”说完爷两都绷着脸往家里走。显然都不是多高兴的模样。

    朱铁柱心里不痛快:“老三你二哥招出去了,你可没招出去。”

    朱小三:“我知道,我就是把自己招出去了,我也按照字据上写的给爸妈养老。”

    朱铁柱这次真的恨得咬牙切齿的了:“人家兄弟都是互相扶持的,在村里也不至于挨欺负。你上这么多年的学,这点道理都不明白。”

    朱小三:“爸你是说当初朱老大跟我分家激励我上学,这种扶持的方法吗。”

    朱铁柱都不知道恨三儿子记仇,还是恨老大没有远见了。你说当初都供了这小子那么多年了。怎么就到高中了才闹腾呢。

    你看看现在弄得,都是老大那个败家媳妇折腾的。

    爷两可以说是不欢而散。朱铁柱回到老院子,也不管火炕是不是烧热了,就回屋猫着自己生气去了。

    朱小三倒是在院子里里面溜溜达达的找到不少的情怀。

    拿着扫帚把落败的院子好好地打扫一遍,好歹自家媳妇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是个有生气的院子,让自家倩倩看看爸爸生活过的地方,然后就盯着二嫂家的院墙,寻找失去的情怀了。

    自从他二哥招到隔壁之后,知道他二哥见天能吃饱肚子,还能自己当家作主,朱小三就知道,他对隔壁的生活都是向往。

    他早就想不明白了,要是换成他招过去隔壁,他高兴着呢,才不会因为这个跟父母生气呢,终于能跳出去了,多高兴的事情呀。

    现在他懂了,难怪二哥到现在都不原谅爸妈,难怪到现在二哥还耿耿于怀招亲换粮食的事情。

    就像朱铁柱两口子分家的时候,不跟着他这个小儿子过,帮忙收拾地树,让他上学,而是跟着已经上班挣钱能养活家小的大哥过的道理一样,那都是他们兄弟过不去的坎。

    他没有二哥的好运气,不能一刀跟家里断了,怕是以后这样的烦心事情不会少的。

    跟朱老大一块扯皮的事情更多。

    朱小三都在想,为了省心,自己是不是应该在努力学习一下,在往上考考,到一个他们找不到的地方多舒心呀。

    才回来多大会呀,看看把自家媳妇闺女给折腾的。

    朱大娘出屋抱柴禾看到望着院墙的三儿子,心里一阵的没好气:“你在院子里面站着不冷呀。”

    朱小三:“没事,妈,夜里怎么住呀。”

    朱大娘:“还能怎么住,你哥那屋子跟猪窝是的,都进不去脚。这个懒婆娘就没法夸她了,自己住的屋子都能折腾成这样。咱们一家子凑合一夜得了。”

    朱小三吸口气,还有儿媳妇呢怎么凑合。

    朱小三心里有主意的:“妈,我去接小会。”

    朱大娘:“你这媳妇就这么金贵呀,还接,自己没长脚丫子呀。不会回来呀,还有你那丫头片子也抱回来,别让人外面笑话去。你们哥两都生丫头,外面早就笑话我了。没一个有出息的。”

    朱小三:“可能咱们家祖坟不好。不然你看招出去的二哥家里不就有小子吗。”就差说他们家祖上没积德了。这可真是亲儿子。

    还没落地的话音,就看到朱铁柱的大烟袋从屋里摔出来了。

    朱小三不敢嘴欠了,挨打真疼的。扭头出去安顿媳妇去了。

    田野听说小三两口子回村了,就知道晚上肯定热闹的很,可这兄弟媳妇自己当初过去看过的,对人钱家,自己就得有这份责任。

    赶紧的回家收拾屋子,让朱小四去朱会计家里接他三嫂。他们男人一个屋子,女人一个屋子,暖暖和和的凑合一夜,等回了省城就能舒坦点了。

    家里就东西两个屋子。不凑合也得凑合。田野就没想过,让兄弟媳妇在朱家受罪。儿子是他们自己亲生的,爱怎么折腾怎么折腾去吧。她就管不过来了。

    田野想到朱家两口子的性子,其实心里是叹口气的,怕是这两天没法消停了。

    可想到朱小三还有带回来的新媳妇,小侄女。田野心说,朱家闹腾也不是一次两次,习惯了,就这样吧。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