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三章 夜战井陉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今晚多云,厚重的乌云遮蔽了天空,关城内外一片黑暗,耶律那也站在一块大石上,冷冷注视着数千军队沿着山道缓缓而上。

    山道长约一里,宽不足两丈,坡度在四十五度左右,两边都是悬崖峭壁,如果上面有滚木礌石砸下,几乎无路可逃,当然,如果身体紧贴着悬崖,或许能躲过一劫。

    夜袭的辽军士兵大约有三千人,这是辽军两次攻打失败后总结出来的经验,人数太多,进退不方便,简直就是被宋军屠杀,人数太少,进攻会后继无力,三千人是最适合的人数,既然能保证进攻人数,下方还能留下一半的空间。

    士兵们举着盾牌,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向上,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防止被城关上的守军听到。

    就在距离城头还有三百步时,几名士兵忽然同时发出了惨叫声。

    “啊”凄厉的惨叫声惊破了宁静的夜。

    “怎么回事!”辽军主将怒问道。

    “地上有蒺藜刺!”

    紧接着又有士兵惨叫起来,另外几名士兵也踩到了蒺藜刺,长长的尖刺刺进脚底,那种剧烈的疼痛让他们无法忍受。

    这时,城头上有宋军士兵叫喊起来,辽军主将见无法隐秘了,一挥战刀,“给我杀!”

    “杀啊!”三千辽军士兵一跃而起,向城关狂奔而去。

    ‘咚!咚!咚!’城头上鼓声大作,城头上正在休息的士兵纷纷起身,张弓搭箭向黑暗中射去,滚木礌石也如雨点般砸下去。

    ‘轰隆!轰隆!’的撞击声中,夹杂着一片惨叫声。

    “停止射击!”姚胜高喊一声,所有士兵都停止了射击。

    姚胜回头对几名士兵道:“发射一枚铁火雷!”

    弩炮早已上弦,两名士兵抱着一颗六十斤重的铁火雷放在槽架上,众人闪开,一名拔掉雷帽,点燃里面的火绳。

    火绳嗤嗤燃烧,渐渐烧到瓶口,铁火雷内部还要烧一段,但只要保证投出去不会因撞击熄灭,那就可以发射了。

    “发射!”旁边旅帅一声令下,士兵扳动了下面的悬刀。

    ‘嘭!’一声闷响,铁火雷被投射出去。

    黑暗中,铁火雷落地,骨碌碌向山下滚去,城头上所有士兵都捂住耳朵蹲下。

    而辽军却利用宋军短暂的停止射击机会,狂奔而上,距离关城已不足百步。

    这时一个冒着白烟,黑黝黝的大圆球砸进了人群中,几名士兵躲闪不急,被砸中倒地。

    还不等辽军士兵发应过来,铁火雷迸射出一道赤亮的红光,在密集的人群中惊天动地爆炸了。

    强大的气浪将数十名士兵掀飞到空中,靠近铁火雷最近了十几名士兵更是被炸成碎片,冲击波将更远的士兵活活震死,无数士兵被飞溅的铁片和铁钉所伤,更多的人双耳失聪,痛苦地趴在地上。

    山道上士兵太密集,难以躲闪,一颗铁火雷便炸死炸伤五百余人,后面的士兵都吓得魂飞魄散,掉头向山下逃去。

    硝烟渐渐散去,空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之气,就连百步外的城头上也闻到了这种令人作呕的气息。

    山脚下,耶律那也目瞪口呆望着辽军士兵败退而归,他不由长长叹了口气,回头对士兵道:“传我的命令给耶律新丰将军,第一,战马不要再喂黑豆;第二,派五千人去山谷中搜寻一切可以食用的东西;第三,战死的马匹可以用来食用。”

    他不得不考虑最严峻的粮食问题了。

    在范宁部署的棋盘中,除了东海、西陉、太原城三步大棋外,还有不少小棋局,比如夺取娄烦关,比如再夺觉华岛、开始修筑宁远城,再比如数十艘万石大船抵达平州外海,大有准备在平州登陆的迹象。

    南京留守萧素飒已知八万大军葬身渤海,他心中惊恐万分,首先考虑便是保护北撤的通道,唯恐宋军切断幽州和辽国的联系,急调南京道的八万大军防御平卢到幽州一线。

    就在南京道收缩防御线,各路驻军调往幽州和平卢之时,另一步棋也开始悄然走出。

    一支一万人的军队在都统制王启功的率领下越过了白沟,正沿着易水秘密向西进发。

    范宁第一阶段的目标是收复幽燕,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就必须事先在幽州打进一根桩子,也是一个跳板。

    考虑很久,范宁还是把目光锁在易县上,一方面易县自身的防御条件比较好,易守难攻,另一方面易县紧靠涿州,可以随时拿下幽州的南大门范阳县,第三个原因就是辽军在易县的驻军并不多,大部分军队都去攻打雁门关,在东线出现防御危机后,南京留守萧素飒便将攻打雁门关的一万辽军调到平州。

    而易县的守军只剩下一千人,凭借这一千人是守不住易县的,更何况宋军在撤离易县时,已经为下一次攻打易县而刻意留下了漏洞。

    一万士兵藏身在易州一座隐蔽的山谷内,整整藏身了八天,就在他们粮食将尽,不得不要返回河北之时,这天下午,主将王启功得到了消息,围攻雁门关的一万辽军从易县向东撤退。

    这个消息让王启功激动万分,他狠狠一拳砸在石壁上,绝处逢生啊!东线威逼的策略成功了。

    王启功当即下令道:“全军出发,前往易县!”

    一万军队带着最后的两天干粮,向五十里外的易县疾速行军而去,天刚擦黑,队伍便抵达了易县。

    数里外,王启功注视着远方位于半山腰处的易县,他展开了一张图纸,月光下依稀能看清楚。

    易县的水源是从高处流下的山泉水,汇聚一条溪河贯穿全城,从城北流入,从城南流出,最后流入易水。

    溪水大约宽一丈左右,也不是很深,三尺左右,从南城下流出。

    和所有的城池一样,易县的溪河也是在南北城墙下方开一条水道,再装上粗大的铁栅栏,插入水中的一头锋利无比,使宋军很难通过潜水进入城内。

    但守城的辽军并不知道,当初杨文广占领易县后,为了下一次攻占易县,在水道中做了手脚,他令士兵将北城的水道又挖深了四尺,上面铺上石板,撒上碎石,看起来和从前没有什么区别,但只要抽掉石板,士兵就能从水道中直接潜入城内。

    杨文广之所有选在北城,因为北城外便是乱石堆,走数十步便是山崖,地面坎坷不平,非常不利于攻城,更重要是,易县的军营在南面,所以就算被辽军发现,也难以及时赶来支援。

    一百名精锐士兵已经准确就绪,他们贴城而站,城头倒是有几名守城士兵在来回巡逻,但显得十分松懈,更像是一种例行公事的巡逻。

    就在城墙拐弯处,统制陈华率领三千士兵已经在这里集结,这时,陈华却有了新的想法。

    杨都统留下的暗道只是在极端情况下才使用,也就是城头防守严密,使他们无计可施之时才使用。

    但现在陈华发现东城头几乎没有士兵巡防,他们可以直接攀城而上,何必再走水道?

    陈华有临机处置权,他当即叫停了准备潜水的百名士兵,又迅速挂上了十几副绳梯,数千士兵沿着绳梯迅速向城头上攀去。

    城头上静悄悄的,只有两个城门上方有士兵巡逻,宋军士兵蜂拥而上,立刻被巡逻士兵发现,守军大喊大叫起来,城头随即敲响了警钟。

    在军营内听到警钟声的士兵惊慌失措地冲出军营,却迎面射来密集的箭雨,辽军士兵纷纷惨叫倒下,剩下的士兵退回了军营,借助军营的围墙等防御工事和宋军对射。

    这时,一名体格极为强壮的大汉在十几名士兵的掩护下,出现在军营围墙外,他抱着一只四十斤重的铁火雷奋力扔进了军营内,只片刻,军营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爆炸,浓烟弥漫,辽军的反击瞬间消失了,数千士兵一拥而入,杀进了军营内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