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五零章 大能(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胡斩个子矮小,四个月没有出去,头发胡子乱成了一团。现在他正蜷缩在房间的角落里,瑟瑟发抖的看着冲进来的那个年轻人。

    宋大人在龙仪卫中,已经很久不需要亲自动手揍人了,感觉……真是好。

    他神清气爽,扫了一眼铜炉,不屑冷笑:“不就是顶级命魂吗?”

    胡斩挨了一顿揍,却顺利地从那种疯魔的状态中被解救出来。他听到宋征这么说,顿时不服气:“顶级命魂岂是那么容易炼制出来的。”

    宋征骂道:“废物!”

    胡斩敢怒不敢言。

    指挥使大人没有搭理他,挥手将铜炉下的火焰熄灭了,然后从铜炉之中挑挑拣拣,把那些还没有被炼化的金属内脏取了出来,再把铜炉清理干净了,抬手打出一道灵火,再将这些剩余的材料丢了进去。

    胡斩幽幽说道:“材料不足,不可能成功的。”

    回应他的,是宋征一个鄙夷的眼神。胡斩一缩脖子不敢再说话了。

    宋征双手在空中翻滚,不断调整着各种灵火,渐渐地铜炉中发生了变化,胡斩好奇看了一眼,却被火焰阻隔了目光,看不清楚里面的情况。

    他伸长了脖子,还想靠近一些,宋征的手法看上去深奥莫测,似乎真的有些本事。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宋征却忽然把双手往下一按,火焰随之一同下落,最后慢慢熄灭了。胡斩一愣:这就结束了。

    可是随后,他的心头猛地一跳:铜炉中飘散出一种气息。

    他脱口而出:“这不可能,绝不可能!”

    宋征抬手虚托,一枚顶级命魂从铜炉中升腾而起,光芒闪烁,似乎有着自己的生命。他抬手托着顶级命魂来到了胡斩面前,展示给他:“为什么不可能?”

    胡斩为了这一次冲击顶级命魂,准备的都是很高等的材料。宋征用最低等的狮狼种都能够连造出高级命魂,虽然只是用了一些胡斩剩余的材料,但已经足够他轻而易举的就连造出了顶级命魂。

    在制器方面,洪武世界真的是碾压毁灭仙界。

    顶级命魂就在自己眼前,不到三尺的距离,胡斩清晰地感受到了顶级命魂的气息,这绝不可能作伪,而且宋征就是当着他的面,顷刻之间炼就了。

    他张大了嘴,已经无法言语。

    宋征托着顶级命魂,淡淡说道:“跪下叫爸爸……不是,跪下磕头吧。”

    胡斩狂喜:“真的、真的可以?”

    宋征点了点头,胡斩毫不犹豫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学生拜见师尊!”宋征一摆手:“不是学生,你现在只是学徒。”

    “小的明白,不敢奢求,从学徒做起很合适。”胡斩连忙答应,跟大监造少监造一样,只要宋征愿意收下他,打都打不走了。

    宋征将顶级命魂丢给了他:“收起来吧,我有别的事情问你。”

    他把来到饮冰城的目的说了,胡斩立刻道:“这个办法其实很简单,只是难以操作,便是那些大能,也不敢保证每一次都能成功。

    就是寻找一头强大的炼命体,一定要非常强大,将它击伤,但是并不杀死。伤势要很沉重,但又不致命。

    炼命体自身无法修复伤势的时候,就会返回诞生它们的地方,那里可以修复它们的伤势。只要暗中跟着他们,就能够找到那些诞生之地。”

    他又进一步解释道:“但是这个办法说起来简单,实行起来困难重重。首先要有大能的实力,一般的炼命体根本没有资格再返回诞生地修补伤势。

    其次,也只有大能才能控制重伤而不是,最后还是要有大能的实力,才能够跟踪炼命体深入浮墟乱域的核心区域。”

    他总结了一下:“所以这个办法,除了大能,没有人能够使用。而我们饮冰城,没有这样的大能。

    城主大人快要达到大能的水准了,但始终差了一线。”

    宋征点了点头,问道:“你所说的这种强大的炼命体,要强大到什么地步,角龙种够格吗?”

    “不够,”胡斩说道:“至少也需要比角龙种再高三个档次,三头龙王种那个级别。”

    “好,我知道了。”他心里有数了,忽然又问道:“你知道城中最有经验的猎人是谁?需要有能力追踪到三头龙王种,或者更高级别的炼命体。”

    胡斩一哆嗦,连忙扑倒他脚下,死死抱住他的大腿:“师尊,您可千万别去。小的好不容易有机会日夜陪伴在您身边,聆听您的教诲,要是让您去了,小的恐怕会后悔一辈子。”

    宋征一脚把他踢开:“没出息,站起来。”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傲然道:“其实我除了是一位圣匠之外,还是一位你们口中的大能者。”

    洪武世界大本营之中,资深镇国们,照顾宋征的面子,彼此以神念交流:“为什么这小子一本正经的说实话的时候,总像是在撒谎呢?”

    太叔丘暗中一语道破天机:“因为他撒谎的时候更像是真的,他就是这么坑了我们的。”

    “然也!”

    果然,饮冰城之中,胡斩也觉得他在撒谎:“师尊,此事太过重大,动辄便是性命之危,万万不可儿戏啊。”

    宋征也无奈了,道:“你随我出来。”

    他带着胡斩出了那座跨院,外面却不见了阿依莲和女将军,只有女将军手下的一位护卫在等候他,面色严峻道:“先生,城主大人他们有紧急军务不得以先走了,令小的在此地恭候先生,满足先生的一切要求。”

    宋征意外:“军务?”

    那护卫也不隐瞒,因很快这个消息就会宣布,荒原上任何一座城市,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都是全民皆兵的。

    “卧月城的大监造据说突破了,已经可以连造出顶级命魂,他们打造了一大批以顶级命魂操控的大型战争命器,发兵前来攻打,距离我们饮冰城,只有百余里了,以荒原上的行军速度,恐怕用不了多久就会抵达城下。”

    胡斩顿时惭愧。

    卧月城乃是千里之外的圣玉人大城。圣玉人在荒原上一向以第一人种自居,几乎所有的圣玉人城市周围,都没有别的城市。

    但是卧月城在圣玉人之中实力较弱,千里之内有饮冰城还有听雷城。彼此敌对,明争暗斗许多年,但是卧月城并没有把握一举消灭两座城市。

    四个月前传出消息,他们的大监造即将突破,胡斩被迫闭关,同样寻求突破。因为他很清楚,如果自己不能连造出顶级命魂,那么饮冰城也就完了。

    宋征对胡斩点点头:“随我出城。”

    那护卫连忙阻拦:“先生,敌人很快就来了,这个时候出城十分危险,必定会被对方的斥候发现。”

    宋征索性对他道:“你也一起来吧。”

    “可是……”

    “城主大人是否说过,满足我的一切要求?”

    “这……”护卫一咬牙:“好吧,先生还请听小的一句劝,万万不可自陷于险境,卧月城的人对我们绝不会手下留情的。”

    宋征没有回答,三人一路来到了城墙和,抬头一望果然已经是一片战争的场面。城头上的战士多了数倍,正在抓紧将各种战争物资运上城头。

    城门也已经紧紧关闭,有一名将领正在指挥手下的士兵,准备用一车车的巨石,将城门彻底封死。

    宋征到来,吩咐一声:“打开城门。”

    护卫和那名将领吓了一跳,苦苦劝说:“先生万万不可啊。”

    同时,护卫暗中安排战士也已经回到了城主府,向阿依莲禀报。阿依莲正苦于不知如何应对,听到了这个消息惊得魂飞天外:“快走,去拦住他。就算是饮冰城破了,只要宋征还在,我们就可以另外寻找一处地方重建饮冰城。”

    现在宋征可以说是饮冰城最后的退路。

    她带着女将军和手下的城主卫队,飞快赶往城门。

    宋征被他们苦劝,实在有些不耐烦了,城头上忽然传来一声嘶喊:“卧月城的人来了!”城头上顿时一阵慌乱,宋征趁着护卫和胡斩失神,身躯轻飘一跃,凌空踏步走过了城墙,翻身飘落在城外。

    “啊!”胡斩和护卫全都傻眼,阿依莲带着人正好赶到,看到这一幕,立刻把手一指:“打开城门,速速将宋先生营救回来。”

    “大人不可!”女将军阻拦:“这个时候打开城门,卧月城的大军必定一拥而入,全城危矣!”

    阿依莲也有些犹豫,她一把将胡斩和护卫拎了过来,喝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护卫当然不知道,胡斩却忽然一机灵回过神来,隐隐约约觉得,宋征这样的圣匠应该不会想不开自动出城送死吧,难道说真的……

    “他、他说,自己也是一位大能。”

    “嗯?”阿依莲和女将军一阵疑惑,城主当即道:“上去看看。”他们登上了城头,外面广阔的荒原上,卧月城的大军奔涌而来,宋征独自站在城下,独面大军。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