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九三章 九公主(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宋征的优势在于灵材,但是如果九公主加入进来,他在这方面的优势就荡然无存在了。天叱部比不上七杀部,但也能秒杀洪武天朝。

    既然心中已经有了准备,宋征对这一次的计划失败也就不那么在意了。他看着台上政客们侃侃而谈,心中想的却是宝顶场和九公主涟涟。

    何半山的重孙何迥然、天叱部九公主涟涟、楚雄皇叔握玉王,这是先一步进入宝具世界的强修。其余各国或者是因为碍于情面,或者是因为暂时没有合适的人选,还没有修士进来。

    但是如果这三人都取得了让人眼红的收获,那么接下来形势的发展就会不可收拾。

    本来他还在犹豫,这三个人先坑谁,现在九公主主动送上门来,那就勉为其难,西先坑你吧。

    他眼眸深黑,暗中阳神转动,将一个计划反复推演验证,最终定计。

    兵部的一位侍郎亲自下来将所有的标书收了上去,交给了枢密院的几位阁臣,而后宣布三天之后给出结果。

    各大炼造工厂的人各自离去。这一次来的一共有九家大厂,有四家都是云和炼造这种地位和规模,他们都显得忧心忡忡患得患失。出去的时候低着头彼此之间没有什么交流。

    而那些老牌大厂却要显得信心十足,出门的时候谈笑风生,还故意把笑声放的很大,旁若无人,其实是在故意给旁人压力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

    宝顶场是个特殊的,他们彼此浅笑,低声交谈两句,就从容的离去了。

    宋征冷眼旁观,可见所有人之中,只有宝顶场才是真正有信心的一家。

    宋征暗自点头,九公主下了血本了。

    他在基地中等待的这三天,抽空去小洞天世界里看望了一下林琳和吉恩,却发现林琳的脸色很不好看,对他的态度也大不如前。

    他暗中奇怪,把云肃叫来问了一下,云肃一边大笑一边跟他讲了整个经过,宋征气的七窍生烟,小虫这个棒槌!

    他一转头,看到云肃还在大笑,对这个幸灾乐祸的家伙顿时没什么好脾气:“她们孤儿寡母不容易,既然在这里,你平时多照顾他们一下!”

    “啊?”云肃顿时傻眼,让他照顾荒兽莽虫都没问题,多强大、多凶残、多狰狞,他都甘之如饴。

    但是他这种人,和荒兽莽虫在一起很自在,跟正常人类打交道,反而会觉得很不舒服,拘束、压抑、患得患失。

    更何况,林琳是个单身的漂亮女人,云肃面对这种对象的时候,更不知道应该怎么相处,所以他第一次看到林琳,毫不犹豫的拍马就走。

    宋大人显然是会洞悉人心的,他早就看出来云肃是个什么人,这是变着法子在拿自己撒气呀。

    “你、你、你岂能如此!”云肃差点结巴了。

    宋征一声冷笑:“下次我再来,他们母子若是有什么不妥,唯你是问!”

    他丢下一句话,逼得云肃满脸通红,这才心满意足的走了。他给吉恩留下了很多不错的材料,都是七阶以下的灵材,然后宋大人的心中充满了期待,吉恩在山村里,在东屏国,都是用最简陋最低级的材料,就能制作出强大的战具,自己给了他这些好材料,至少能够超越神刀侍。

    他从小洞天世界里出来之后,就安心呆在了基地中。三天时间一晃而过,终于开标,和各家的紧张不同,宋征一脸淡然。

    结果果然不出所料,宝顶场中标。会场中一片遗憾之声,衬托出金万里三人振臂欢呼声音格外刺耳。

    宋征表现的像一个正常的副厂长一样,遗憾而失落,不住的摇头。

    兵部侍郎等大家的声音渐渐低下去,这才站起来说道:“诸位不必遗憾,只要参与了这一次的竞标,兵部都会有别的订单给大家作为补偿。

    但同样的,此事乃是我国最高机密,大家应该明白要怎么做。若是泄露出去半点,不管你们是什么背景、是谁的亲戚,须知道国法不容情!”

    “我等明白,”大家一起说道:“这些事情,不必大人叮嘱。”

    侍郎也只是多说一句,这些大厂,都和万胜国息息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绝不敢泄密。

    接下来,中标的宝顶场留下来,和枢密院的大佬们商议具体情况,其余的大厂各自离去。兵部拍了战士和宝具车队,将他们送出了基地。

    宋征在基地九十里之外的玉甸城住了下来,等了两天之后,拨通了那个联络宝具的号码。

    当天晚上,宋征在自己住的酒店里,见到了那位女兵。她换下了军装,穿了一身上班族的毛呢大衣,戴着大方格的围巾,漆黑的墨镜。

    一进门,宋征展颜一笑,还未说话,就被一把推进了门,霸道的娇躯顺势将他扑倒在床上。

    宋征一下子蒙了,他是正儿八经的童子身,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恍惚之间他忽然感觉到的自己的皮带已经被解开了。

    他一声惊呼,死死抓住了自己的裤子,慌乱的道:“你、你、别急……等一下、等、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

    女兵张开修长的双腿,跨坐在他的腰上,甩掉了墨镜,解开发带将一头波浪卷长发抖开蓬松,小舌尖舔着烈焰红唇,魅惑笑道:“有什么话,一会儿再说。”

    宋征紧紧抓着自己的裤子:“我先说完。”

    他急切之下,差点一团宝蓝分神送出去,但是总感觉这样做怪怪的。

    “我可以给你很多钱,但是你得帮我做一件事情。”他飞快的说道。女兵终于停了下来,冷笑一声瞥着他:“你们这些男人,都喜欢用钱来解决后患。”

    宋征松了口气,觉得自己的清白身子应该是保住了,也是腹诽不已:宝具世界的女子,都这么豪放吗。

    他把女兵从自己身上推下去,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冯婷婷。”

    “冯挺挺?”宋征暗自一声,看了看她腹部以上脖子以下的位置,表示对这个名字的认可:两个挺,这很名副其实。

    “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冯婷婷冷冷说道:“我不是傻子,你想让我帮你做犯法的事情就算了,我是军人,你要知道军事法庭可比你们民事法庭严苛太多了。”

    宋征摇摇头:“不会让你冒险。”

    “先说说是什么事情,再说说是什么价格。”冯婷婷果然很直接。

    “我想知道宝顶场标书的内容。”宋征说道:“他们已经中标,标书不算秘密。肯定会在内部公开,这对你来说并没有什么难度。”

    他顿了顿,道:“至于价钱,一千万!”

    他在一边找到了自己的皮带,重新整理好衣服:“有了这一千万,你可以找一个自己真正喜欢的人,退役,然后过上舒适的生活。”

    冯挺挺,不是,冯婷婷眼眸转动,调侃他道:“其实我还真的挺喜欢你的。”

    “别胡闹。”宋征一阵无力:“我们在谈生意。”

    “可是人家想跟你谈一谈感情。”

    宋征头大:“说吧,到底干不干?”

    冯婷婷有些遗憾,这的确是一只金龟婿,而且看起来还是个初哥,要是自己成功了,从此步入豪门,今非昔比。

    她想了想,道:“你先告诉我,你要他们的标书想做什么?”

    “我肯定不会泄密,”宋征说道:“那样对我没有任何好处,而且必定会被国法严惩,云氏也保不住我。

    我的目的其实很简单,保留最后一丝机会。我们云和炼造的标书已经做的很好了,我本来有七成的把握可以中标。

    所以我猜测宝顶场的标书里,一定有一些特殊的条款,才让他们最终胜出。但我觉得他们很可能做不到,最终需要重新进行招标。

    到了那个时候,就是我们的机会。”

    冯婷婷道:“三千万,事成之后你安排我离开万胜国。”

    宋征皱了皱眉头,还是答应下来:“好,成交。”

    ……

    冯婷婷重新穿好了衣服,围好围巾,戴上了墨镜,出门前回身给了宋征一记热辣的飞吻:“亲爱的,等着我的好消息。”

    宋征苦笑摇头。

    冯婷婷关门出去,出了酒店,她叫来一辆宝具马车,很快离开了玉甸城。在玉甸城外,还有一个安全级别低了很多的军营,冯婷婷在这里有自己的营房。

    回到房中,她悄然从自己的内衣中取出来一枚只有指甲盖大小的宝具,打开来,里面传来宋征的声音。

    她和宋征所有的对话都被录了下来。

    听到宋征清晰的说出“云和炼造”四个自己的时候,冯婷婷满意的笑了,这东西可就不止三千万了。

    ……

    两天之后,冯婷婷将宝顶场标书的复制版本交给了宋征,宋征当她的面看完,心中暗道一声果然如此。

    枢密院的大佬们之所以会选择宝顶场,是因为他们承诺,可以以成本价出售一件三阶宝材给国家。

    原本的计划中,利用先祖赐下的那些灵材炼造十四级战具,仍旧存在着很大失败的风险。

    但是有了这一件三阶宝材作为主要材料,成功率大大增加,几乎可以说是十拿九稳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