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一零章 龙丹(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宋征很快收到了消息,他在毁灭新世界中愕然了片刻,立刻想明白了一切关窍,知道是谁做的了。他摇头苦笑:“陛下真是个不肯吃亏的性子。”

    七杀妖皇有一些秘术,和人族迥异。所以剑冢仙子这种极于剑的资深镇国,真的战斗不怵七杀妖皇,但是比起手段神秘她就远远不如了。

    七杀妖皇不知怎的掌握了龙仪卫的名单,因为上午的事情,他警告了宋征一声。

    然后就把这个名单告诉了剑冢仙子。这其中的选择也十分巧妙:首先华胥和洪武有着“血海深仇”,知道了这名单必定要做出反应。

    但是剑冢仙子欠了宋征的人情,现在又是两组联合、七雄携手的大环境,剑冢仙子不能破坏了。

    因此她的处置也不能太过酷烈,这样各方原因组合之下,宋征吃个小亏,无可奈何还不能真因为这种事情跟七杀妖皇翻脸。

    七杀妖皇也达到了自己的目的:教训了这个胆敢敲诈自己的小贼,又不至于让宋征损失太大,狗急跳墙。

    至于说龙仪卫在华胥的损失,不过是一些钱粮和精力罢了,人都没死,而且整个组织也并不是被连根拔起,假以时日龙仪卫还能重新渗透进去。

    以华胥古国现在腐败糜烂的状态,宋征相信只要自己舍得花钱,不出三年就能恢复如初。

    但他的确吃了瘪,而且有火发不出来。好一会,他才吐出一口气来咬牙切齿说道:“资深镇国果然……都是小心眼!”

    这句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缩头缩脑的四处看看,周围虚空没什么异变,这才松了口气。

    还好这里是毁灭新世界,若是在洪武,多半就被周围的资深镇国们察觉了。

    被资深围殴?这画面想一想都觉得浑身疼啊。

    宋征不敢怠慢了,立刻从七杀妖皇的芥指中挑选了一门适合这个世界的传承,发布了出去。

    言明:此乃神山上七杀君的传承,众神信徒都可以自由选择修炼。修炼此法者,需要信仰七杀君冕下。

    七杀妖皇着一次给出的这些妖族传承,都比他之前交给宋征的神妙,假以时日必定有更多的民众投信。

    但是宋征仍旧耍了个小心眼:他没有让周圣改进这些传承。

    神妙并不等于合适,这个世界的脏人修炼起来,必定不如之前的那几种容易上手。

    这倒真不是宋征小气,而是因为上一次吵架之后,周二这家伙最近拒绝和宋征联络,我堂堂龙仪卫指挥使,洪武第一权臣,阳神强者,异域开拓人,被自己的圣物甩了脸子,传出去哪有颜面见人?

    所以宋大人这几天不打算热脸去贴周二的冷屁股。

    七杀君的传承发布下去,倒是有不少修炼并无所成的信徒立刻改修,只是感觉见效似乎也并不快。七杀妖皇刚刚暗中黑了宋征一下,也不大好意思马上再来找他催问。

    宋征这两天倒是清闲了下来。

    ……

    天煞云赤惊忽然来了,他许久不见自己的仙子姐姐心中甚是想念,剑冢仙子前两天让他办事,两人通话一番,云赤惊再也忍耐不得,迅速将那件事情丢给了手下处理,自己急火火的赶了过来。

    他一到,别国的几位已经准备好的巅峰老祖只好让路,天煞在灵河东岸大名鼎鼎,旁人不跟他争夺,让他先进入毁灭新世界。

    宋征对于天煞的感情很复杂,但有一点他非常确定:若是有机会,他会毫不犹豫的诛除天煞!

    但是剑冢仙子传讯过来,请他一务必帮忙,代为照顾。

    宋征想要阳奉阴违,但他知道这一次和长空辙不同,仙子提前打招呼的。一旦有所关注,资深便不可欺瞒,早晚会被剑冢仙子看穿,到那时他难逃仙子一剑。

    他暗骂不已,决定还是和上次一样,把云赤惊赶回去就是了。

    云赤惊站在虚空之门,一片淡然之色,他那一捧血红色的长髯打理的十分整齐。随着虚空元能的波动,轻轻飘荡。

    他回身对剑冢仙子说道:“仙子放心,某家此去,必定为仙子了却心愿。毁灭新世界,是某家驰骋的新战场。

    你坐收信仰之力便是。”

    宋征在伊达波斯城中,透过了联络灵宝看着这一幕,心中已经冷笑:云赤惊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你也配得上资深镇国?

    最关键的是,这只癞蛤蟆还喜欢吹大气,你在众多镇国、资深镇国面前,对美人许下了这等承诺,待会灰溜溜的回来,恐怕脸上挂不住,这辈子都没脸再出现在剑冢仙子面前了。

    剑冢仙子却是眉头深锁,关切道:“千万小心,那边与你想的不同。”

    云赤惊轻轻叹了一下自己的血髯:“等我。”

    他一步跨入了虚空之门中。

    一盏茶的时间后,剑冢仙子大呼:“宋征,救人!”

    宋征撇撇嘴:“仙子又欠了我一个人情。”他隔空一剑杀出,吞噬之地下的怪物暴跳如雷,第二次了,它却因为某种缘故暂时不能冲出这片范围,剑冢仙子将手一挥,一道细细的剑丝织成的剑网将云赤惊拉了回来。

    这飞剑不是她的本命飞剑,否则无法穿过虚空之门。

    但这样一来,她施展起来并不得心应手,需要宋征相助,才能把人救回来。

    宋征看到云赤惊灰头土脸的从虚空之门中跌了出去,笑得像个孩子。不巧的是,剑冢仙子似乎心有所感,正好看过来,登时发现了他的幸灾乐祸,嗔怪的瞪了他一眼,宋征暗道一声:这就尴尬了……

    不过很快他就释怀了:没关系,云赤惊更尴尬。

    云赤惊一捧血红长髯断了个七七八八,好像掉毛的癞皮狗。一身汗水狼狈不堪。刚才那种自信和潇洒全然不见,惊魂未定的坐在地上喘着气,眼中还藏着疑惑和惊恐,对于周围那些嘲讽的目光浑然不觉,直到剑冢仙子走到他身边,他才忽然回过神来:“我有些发现。”

    他低声说道:“私下里说。”

    剑冢仙子点点头:“你先休息一下。”

    各国虽然幸灾乐祸,很开心看到华胥古国威震天下的名将“天煞”灰头土脸,但是所有人心中也同时蒙上了一层阴云:云赤惊个体实力强大,尤其是那一捧血髯,性命交修,威力不逊于高阶灵宝。

    连他都过不去,恐怕除了宋征,真的没有人能闯过那一片凶险之地。

    他们已经开始后悔:想要得到毁灭新世界中的信仰之力,恐怕只能想办法和宋征合作。之前大家联手逼迫宋征,想要获得更大的好处,现在却被宋征捏住了脖子,他必定狮子大开口。

    ……

    金印驸马太叔丘回到了自己的宫殿内,幽深道:“罔师可在?”

    大殿中出现一位神秘修士,全身紧紧裹在灰色的长袍之中,似乎生怕有什么东西跑出来。他躬身跪下:“臣在。”

    太叔丘道:“须弥宝虫培养的如何了?”

    罔师回道:“目前只成功了一只,不过臣已经找到了诀窍,只要有时间,繁殖三五十只不成问题。”

    “一直也足够用了。”太叔丘道:“你准备一下,明日将宁定远送去毁灭新世界。”

    “臣遵命。”

    资深镇国高高在上,他们不会轻易妥协,更不愿意受制于人。之前他们已经尝试了强攻,无一例外的失败了。那么接下来,到了各显神通的时候。

    ……

    云赤惊沐浴更衣,镇定心神,恢复了往日的气度。

    他颌下那一捧血髯,也已经复原。此乃本命之宝,只要心念一动,就可以重新长出,只是经此一劫,此宝威力大有折损,没有三五十年的时光,绝难恢复往日之威。

    他进来之后,剑冢仙子关切问了一句:“伤势如何?”

    “没什么大碍。”云赤惊老脸发红,不愿意再谈这件事情,迅速说道:“仙子,某家看清了那怪物的真容!”

    剑冢仙子意外:“当真?”

    “千真万确,”云赤惊道:“大口之中一片深幽,漆黑无穷,乃是一头饕餮!”

    剑冢仙子不由得身躯前倾:“神兽饕餮?”

    云赤惊点头:“绝不会错。”

    “难怪有如此神威。”剑冢仙子暗自点头,也有同样的疑问:“可是堂堂上古神兽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座低等级的世界中?这个世界承受不起一头上古神兽的力量。

    难道说,还是幼年时期?难怪那边毁灭了,不管多少资源,也经不住饕餮的吞吃。”

    她想了想,摆手道:“这个消息很重要,你先回去,我要认真想一想。”

    “是。”云赤惊本来还想跟仙子说说话,却只能躬身告退。

    剑冢仙子思忖了片刻,把手指一点,通过;联络灵宝找到了宋征:“虚空之门后面的那一片大地之下,藏着一头幼年的饕餮。”

    宋征一愣:“幼年饕餮?”

    “这是云赤惊亲眼所见,以他的见识绝不会看错。”

    可是长空辙看到的是一头混沌啊……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