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二八章 战果(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不出宋征的预料,芥指中各种宝物堆积如山,这里就是一座巨大的仓库,有着大约百丈长宽的巨大空间。窦子婴甚至在其中“构建”了一些分割结构,让芥指中就像是一个个库房。

    其中一间“仓库”里堆满了各种玉髓、玉粹,所能够提供的元能大大超过了元玉。

    另外的仓库中,还有各种奇药、灵丹、符咒、阵桩、阵盘等等。

    总的来说,这一枚戒指中的宝物都是日常使用的,的确是一笔巨大的财富,抵得上洪武天朝三个州一年的税赋了,但是并没有特别罕见的宝物。

    他撇了撇嘴:“谁要是说窦子婴清廉,本官第一个不信。”

    他关上了芥指,打开了那一座小须弥界。

    窦子婴的小须弥界是固化在一个山峰形状的玉雕之中,里面的空间也极为宽广,被他布置成了一座洞府的模样,竟然还有一层灵阵封禁。

    宋征把周圣叫来,没有花费太大的功夫,就将灵阵破去。

    后面隐藏的洞府展现出来,宋征不由得一声惊奇:“原来这个窦子婴也不老实啊,问心斋这哪里是撒下去了一把种子,这是养了一群白眼狼。”

    灵阵后面的洞府,竟然也是分门别类,一个个洞窟过去,每一个洞窟上都标注着名称,在最前面的的确是“问心斋”,但后面还有“魔天教”“紫车门”“金蟾法会”“玉女宫”等七个洞窟,宋征一眼看去,每一座洞窟内,都陈列着至少一部典籍。

    其中问心斋、金蟾法会和玉女宫最多,大约有七八部。

    这些名号宋征大都听过,和问心斋一样,都是偏向于诡异、阴邪的宗门和教派。其中金蟾法会和紫车门只在大汉皇朝内部流传,另外几个在整个灵河东岸都是臭名昭著的。

    窦子婴虽然是问心斋的种子之一,但是当他逐渐崛起,成为了大汉皇朝的顶尖天才,身份地位实力都拥有之后,自然而然的能够收集到大量道典。但他专门收集这一类的传承,可见其内心阴暗诡异。

    宋征顺着洞府走进去,没经过一座洞窟,里面的典籍就会飞舞而起,在他面前飞快闪过。

    这些典籍有的是玉书,有的是玉简,有的是古页,有的是鼎文,但只要从他面前飞过,便将一切烙印在他的阳神之中。

    “这些偏向于诡异、邪恶的宗门,到底有多少是来自于异域?”

    宋征暗中猜测着。

    其实并非无迹可寻,这些典籍他经过仔细的分辨,一定能够找出线索。来自异域的宗门,他们的根本道典当中,必定有着和这个世间的显得格格不入的一些“道纲”,有一些甚至会和此世间的天条互相冲突。

    那源于他们本来世界的法理。

    只不过宋大人现在慵懒了——既然有周圣可用,本官为什么还要辛苦的自己去分析?

    他检查过了这座小须弥界之后退了出来,想了想还是随手毁去了。这里面的邪派功法一旦流传出去,当真是流毒无穷。

    最后是窦子婴的小洞天世界,这一座小世界凝固在一只玉杯当中,杯中无酒却总有水光荡漾,其中映照出一片小小的世界。

    宋征把自己的灵念渗透其中,立即就被震撼了。

    这座小洞天世界的等级极高,超过了他本来的那一座,天女姜小洞天就更不必说了,差得更远。

    在这座小洞天世界当中,宋征看到了太阳,隐约能够感觉到,这里已经有了日月更替,也就是说有了自己的时间秩序!

    此地距离晋升为一片大千世界,恐怕只差一步了。

    骄阳之下,山河锦绣。山林当中有荒兽在咆哮怒吼;草原上有成群的野鹿驰骋而过;天空中有金雕捕捉鸟雀;江河中有巨鳄翻滚狂浪。

    除此之外,宋征大眼一扫,就看到了至少七种和“爬天虎”类似的灵植,这都是大幅提升小洞天世界层次的灵物。

    忽然,他感应到了什么,不由得轻声惊讶,灵念一闪来到了一片广阔的河谷上空。

    掌握了这一只玉杯,宋征就是这个小洞天世界中的唯一“神明”。他居高临下看去,下面的那一群人毫无所觉。

    河谷富饶而平坦,有一群人在这里建造了一片连绵不绝的宫殿。

    当中有七名天尊级别的修士负责保护所有人的安全,而剩余的人则是忙忙碌碌,他们的修为也并不低,主持大局的甚至是一位玄通境中期的老祖。

    但是这些修士明显并不擅长战斗,他们身上并没与散发出铁与血的气息,而是一种偏向于文修的书卷气。

    在这一片宫殿的最核心位置上,却是一个边长三百丈,深达百丈的方形巨坑。

    巨坑周围竖立着十六根巨大的银白色阵柱,每一根都高达六十丈,粗大无比。它们撑起了一座巨大的六阶灵阵,将整个巨坑封镇住了。

    布置六阶灵阵——窦子婴可真是下了血本。

    真正让宋征感兴趣的,正是这灵阵封镇下,巨坑中的那一头莽虫。

    这是一只六阶的鳞甲巨蛛,生着八足,身躯和蛛足的主要位置上都覆盖着厚重坚硬的鳞甲。

    细长的蛛足下面连带着饱含毒液的利爪,并且能够喷射蛛丝——它的蛛丝不是用来困住敌人,而是喷出去之后就是一团巨大猛烈的毒火!

    而它的每一片鳞甲的边缘也很锋利,杀伤力十足。在它的脑袋偏下后侧,生着八枚弯月形的特殊鳞甲,可以像回旋飞刀一样射出去,将猎物切成数块,然后自动飞回来。

    所以有人说这种莽虫,乃是所有六阶莽虫之中,最擅长战斗的一种。

    现在巨坑中的这一只鳞甲巨蛛却有些异常,它努力迈动着自己的八只蛛足,行走之间却显得格外别扭,不停的摔倒。

    而在这只莽虫的身躯上用阵法的灵光,织成了一只大茧,当中“缠绕”着一个人。

    这场景乍一看极为恐怖,因为鳞甲巨蛛后背上被解开了一块巨大的鳞甲,这一块格外厚重的鳞甲,保护的正是莽虫们相对于它们的身躯十分“渺小”的大脑。

    而那个人正好被缠绕在莽虫大脑的上方。他的面色十分痛苦,似乎正在面临什么恐怖的事情。

    而在方形巨坑的周围,那些全身上下带着书卷气的修士们,正聚在一处紧张的看着下面的莽虫和修士。

    鳞甲巨蛛非常迟钝的行走着,它的体型巨大,长有三十丈,折叠起来的蛛足伸展开来足有百丈。

    它晃晃悠悠的抬起了四只蛛足,显得十分不协调,落地之后再抬起另外四只蛛足,这样交替着向前,一不留神就扑通一声摔在了地上。

    好在鳞甲巨蛛十分强悍,跌跌撞撞也没什么损伤,但是被“捆绑”在巨蛛大脑上的那个修士脸上痛苦的神色更加严重了。

    它整整用了一顿饭的时间,才从巨坑的这一头,走到了另外一头。

    而就在它将一根蛛足倾尽了全力的伸出去,搭在了巨坑边缘的时候,所有书卷气的修士们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欢呼声,不论男女老少,忘情的互相拥抱,兴奋地像个孩子。

    而巨坑当中,那名被捆绑在巨蛛背上的修士大声吼叫:“快把我放下来!”

    他们这才七手八脚的冲下去,将那名修士解救了下来。当他被众人抬下来的时候,全身上下汗水淋淋,已经疲惫不堪快要昏了过去。

    宋征这才看到,他刚才躺着的地方,有一座小小的灵阵平台,下面灵光闪烁,没一点灵光,竟然也是一个微型的灵阵!

    为首的那名玄通境中期的修士振奋不已,用力握拳宣布道:“各位,这是一场伟大的胜利,在场的所有人,必定会名垂史册!”

    于是又引发了一阵欢呼。

    宋征错愕了片刻,忽然明白了:他们竟然如此疯狂?用修士和灵阵接驳,掌控莽虫的意识——这等于是让修士来操纵这头鳞甲巨蛛,可是人类只有两手两脚,而鳞甲巨蛛有八足,难怪那名修士非常不习惯这样的操纵。

    而且从那名修士疲惫不堪的样子来看,操纵这样一头庞然大物,显然也不是一个轻松的事情。

    可是这样做什么意义?宋征想不明白。

    他们在这座小洞天世界中进行这样的研究和试验,毫无疑问是窦子婴支持的。可是在宋征看来,鳞甲巨蛛虽然号称最适合战斗的六阶莽虫,但是这样处置的话成本太高,完全比不上他的天蚕雷虎斗兽修骑。

    爱尚手机阅读地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