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一八章 贤婿(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宋征这几夜都不在京师城中。白天处理完了公务,到了夜晚他就孤身一人出城而去。

    如今他阳神已成,这几天更是开始修炼阳神神通,能够避开所有人的耳目,龙仪卫总署衙门上下,都以为夜晚宋征大人在闭关,巩固境界,无人知道他一直在城外隐秘幽暗之地静静等候。

    几天之后,他心中不由得有些急躁了:难道自己猜错了?

    这一夜,漆黑无月。云满夜空,阴风阵阵。

    忽然端坐在巨石上的宋征睁开眼来。在他面前,浮现出一点淡淡的幽光,似乎是一种“礼貌的问候”。宋征的阳神有所感应,起身来躬身一拜。

    那幽光逐渐蔓延扩大,打开了一道特殊的幽冥门户。

    和之前他联络勾缚阎罗时候的门户不同,这一道门户边沿上,荡漾着一层层水波一般的暗金色光芒。

    有声音从门户当中传来,却不是勾缚阎罗那种鬼语啾啾的声音,而是煌煌大气,并且是生人之语。

    “初次见面,先生安好。”

    这声音竟然颇为悦耳,宋征礼数有加,应道:“宋某一切还好,可是灵沫阎君当面?”

    门户之中,有一道窈窕的身影飘荡而起,隔着门户与他对视:“正是本君。”

    宋征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之前的布置起了作用,而自己的猜测也没有错误。

    “勾缚阎罗已获罪?”

    灵沫阎君宛若银铃一般的笑了:“勾缚竟然胆敢背着本君勾结人间,罪大恶极,已经被本君吞吃了。”

    宋征上一次交给勾缚阎罗的那三万冤魂中,留下了阳神的隐秘印记。若是他还只是阴神,这么做瞒不过勾缚阎罗。

    但是成就阳神以后,勾缚阎罗毫无所觉。

    祂带着一万冤魂去贿赂自己的顶头上司灵沫阎君,灵沫阎君本来是很高兴的,但是随后就发现了宋征留下的阳神印记。

    印记中包含着一些“记忆”,和勾缚阎罗跟宋征的交易有关。

    灵沫阎君勃然大怒:有这样大的好处,你竟然想独吞?还想升任阎君?造反吗!

    她一口吞了勾缚阎罗,然后循着阳神印记,联通阳世来寻宋征。

    宋征猜不透灵沫阎君到底是什么样的性情,但是勾缚阎罗做的事情,犯了太多忌讳:隐匿不报、私通阳世、意图以下犯上……

    不管灵沫阎君是什么性情,都不可能容忍这样一个部下。

    宋征不可能真的去猎杀一位镇国强者,将他的阴神送给勾缚阎罗他有没有这个能力且不说,绝不能这么做。

    更不能在和勾缚阎罗之间的交易中,开了这个先例。

    他许诺给勾缚阎罗的已经够多了,可是祂还不满足。这样下去宋征想要将大家都救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欲壑难填,将来勾缚阎罗会越来越贪婪。

    但这样做风险很大,灵沫阎君就站在他面前,他还是有些紧张:“在下和勾缚阎罗之间有些协议……”

    灵沫阎君身形飘荡,妖娆窈窕,却有一层灵能遮住了神容。

    “本君已经说了,勾缚阎罗大逆不道,触犯了幽冥的禁法。你和祂之间的协议,恰恰是祂犯法所在!”

    宋征躬身问道:“阎君何必捉弄在下,阎君想要什么?”

    灵沫阎君满意点头:“果然是个敞亮的活人,本君喜欢。你之前和勾缚的交易,本君可以和你继续下去。价钱还是那个价钱,但是后面的……我们就要另行商谈了。”

    她和勾缚阎罗大不相同,但是一位高高在上的阎君,这样跟自己“谈生意做买卖”,实在是让人感觉和“奇特”。

    宋征道:“阎君请开价。”

    “周寇的魂魄在元辰阎君手中,本君已经打过了招呼,暂时他不会被灌下……那个东西。三十万冤魂,本君就可以帮你把他要过来,和之前那只一样,隐匿保存起来。如何,本君的这个价钱公道吧,比勾缚那蠢货便宜太多。”

    宋征隐隐觉得事情不会这么简单,道:“阎君仗义。”

    “咯咯咯!”灵沫阎君一阵娇笑,身形荡漾的好似眼波流转:“初次交易,当然需要互相关照。听说你在人间颇有权势,以后若有类似的声音,记得多给本君介绍,本君少不了你的好处。”

    “呃”宋征有点不知道怎么接话了。

    阁下可是堂堂阎君,在天条之中有着自己的地位,掌管幽冥一域不要这么市侩好不好?

    而且阁下身为幽冥规则的捍卫者,这样公然破坏幽冥的法度,真的好吗?

    不过宋征仍旧很识趣的一点头:“必不让阎君失望。”

    “好极了。”灵沫阎君朝着一处遥远之地一招手,似乎有什么东西,从禁绝之处飞来,逐渐近了宋征才看清楚,那是周寇!

    确切的说是周寇的魂魄。但在幽冥之下,魂魄的状态和世间不同,就像是一切感知都被封印起来一样。

    灵沫阎君手指一弹,只是让宋征看了一眼,周寇的魂魄就远远飞走,不知落在了何地。

    宋征终于放心了,抱拳道:“多谢阎君。”

    灵沫阎君大大方方:“努力赚钱吧。”她身形荡漾而去,化作了无穷的暗金色波光,连带着门户一同迅速消失。

    宋征呆呆的站了一会儿,回忆起每一个细节,灵沫阎君只是一招手,就将周寇的魂魄从元辰阎君那里提了出来若是按照勾缚阎罗的说法,元辰阎君占据洪武天朝京师,在幽冥所有的阎君中实力地位名列前茅。

    这位灵沫阎君,怕是不简单。

    他不禁有些担忧,这一次灵沫阎君好像很好说话很市侩,但是她要的东西真的这么简单吗?

    “唉……”他暗自一叹。

    ……

    老太监找到了机会,装扮成一个普通的小太监,借着一次采买的机会出了再兴宫。

    他前脚出宫,后脚宋征就接到了密报。

    他不屑冷笑,将情报在手中烧成了灰烬:“盯着就行了。”

    “是。”

    老太监怀揣着皇帝陛下用龙袍一角写成的密旨,心中对天子却是暗中摇头不已:你把龙袍都撕了,还少了一块,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你要做什么了。

    但老太监确切的说是首辅大人黄远河并不在意这些,他的目的本来也不是天子这个蠢货。

    他当然不能光明正大的求见商云光,首辅大人另有安排。他到了商府院墙外的一闪小门,轻轻敲了几声,里面打开了,有人一言不发领着他,避开了几处守卫,一直来到了商云光的书房中。

    商云光刚刚见过一位朝臣,那人前脚刚走,老太监后脚进来了。

    首辅大人自认为看人很准,商云光隐忍多年,终于抓住机会,借着宋征的势力崛起,但是同样的,这种人野心勃勃,是不会甘心一辈子为人走狗,他要当主人,养一群走狗。

    所以,他来说服商云光。

    ……

    老太监进了商云光的府上,宋征也同样接到了报告。

    黄远河在老太监出宫后的路上,也安排了几次遮掩行迹的行动,但并没有真的打算瞒过龙仪卫。不过是做个样子罢了。

    这本就是个一石二鸟的计划,故意让宋征知道,老太监去找了商云光。

    宋征看过了秘报,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继续监视。”

    很快又有情报送来:老太监离去的时候,脸上隐有兴奋之色。

    宋征的脸上已经有了些冷意,他却并不急于去做什么,时至今日他已经明白,自己不是小鱼,那些想要谋算自己的人,不再是所谓的“捕猎者”。

    现在,他是一尊庞然大物,只需要慢慢张开自己的大网,等待那些自作聪明不自量力的蠢货自投罗网。

    他的命令传递下去,龙仪卫明暗两方人马自有准备。

    他淡然的拿起一枚玉简,继续批阅公文。

    门外的石中荷来了,跟班公燮窃窃私语了一阵,宋征有些慵懒的问了一声:“什么事情?大声说。”

    “哦,大人。”石中荷一脸不开心的进来,正要开口,宋征瞥了她一眼,调笑道:“石头姑娘,你不能在跟着柳成菲胡吃海喝了,你看你这脸蛋又圆了一圈。”

    石中荷跟柳成菲关系极好柳成菲最近听从了两位花魁的建议,决定走一走大人身边人的路子,有事没事带着石中荷在京师城中四处搜寻美食。

    “没有呀,”石中荷摸着自己的脸蛋:“九江哥上回来还心疼我,说我最近瘦了呢。”

    宋征暗暗无语,一个贪吃货,一个瞎了眼,倒是绝配,挺好的。

    石中荷想起正事来,气鼓鼓的腮帮子更圆了:“大人,外面来了两个不要面皮的老货,竟然大言不惭说是您的岳父和岳母。”

    宋征一下子笑了出来:“我也想知道我的岳父岳母是谁既然你都说了他们老不尊,还不赶走了,来我们外嘀嘀咕咕个什么?”

    “可是他们好像是什么门主,来头挺大的,还带着两位老祖保护,我感觉有些不对头。”

    宋征也有些好奇了:“他们说是什么门派了吗?”

    “说了,同州饮火宗。”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