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三章 何谓道(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皇城当中,太后孤傲的立于正殿之巅飞翘的屋檐上,一身凤冠霞帔,就好像真正的圣兽凤凰一般。

    她望着那一束升天金光,心中也是惊疑不定。

    黄天立圣教的根脚远超世人想象,她身为圣后,知道很多可怕的秘密。这许多年来,为何无人飞升?原因她是知道的。

    可是现在,这样一道异象似乎是一种昭示:难道宋征那小贼,是这世间重启飞升之路的关键?

    身为修士,没有人能够在飞升这个诱惑面前保持心止如水,太后也不行。

    在这一瞬间,她甚至有放弃一切计划,努力培养宋征的念头。但是很快,她就冷笑了:“飞升不过是个骗局罢了。

    飞升之前,你是世间之巅。飞升之后不过是一员小卒供人驱使。飞升过程更是要经历天劫,九死一生,何苦来哉?”

    她一声冷笑,下了大殿,融入整个皇城当中,感觉到权势在手的那种掌控,满意的笑了这才是本宫想要的。

    ……

    黄远河内心挣扎着。

    他虽然是这世间面皮最厚的文修,但毕竟也是文修。太后看出来的东西他也能看出来。宋征很可能是世间重开飞升之门的关键,他乃是文修镇国,再进两步便可触及到飞升的门槛。

    这对于他来说,有着巨大的诱惑。

    可是放弃现在一切,只为了去搏那虚无缥缈的一线希望?首辅大人逐渐冷静下来,苦恼一叹,该怎样还是怎样,而接下来更要防备宋征用这异象来做文章,招揽人手。

    他心中做着计划,忍不住又看了一眼那上升入天的金光,心下轻叹。

    ……

    慧逸公还在推演之中,却也忍不住转头去看了一眼那一束金光。

    恍惚之间,他的推演迟滞了片刻并非他心神失守,而是因为这个异象在慧逸公眼中看来更加重要,需要作为推演的一个因素考虑进去。

    他轻轻摇头,之前的一切推演白费了,得从头开始。

    “这小子。”他似夸赞、似抱怨的一句。

    ……

    商云光一直忧心忡忡,但是看到这异象的那一刹那,他在府中大笑数声,开怀无比。

    他是宋征在朝堂上的力量,有了这一道异象,他为宋征“鼓吹”起来就会言之有物。飞升的希望,对于这世间绝大部分修士来说,都是最为终极的追求。

    太后那种的毕竟是极少数。

    他之前担心宋征因为闭关,来不及应对太后的计谋,现在看来,这异象便是一道大杀器,足以抵挡可怕的阴谋。

    异象还未消失,他已经悄然出了门去,暗中开始执行一个他早就做好的大胆计划。

    ……

    “升天之路”这个叫法最终还是流传出去了,并且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在京师上层飞快传扬。

    太学祭酒战战兢兢,越老越怕死,生怕受了连累,可是查来查去,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谁泄露出去的。

    这几天茅正道和烈北涛在揽月楼吃酒的时候,已经听到好几次,隔壁的人感慨万千:“升天之路啊!这可是大祭酒亲口说的。”

    “他说与不说又有多大区别?整个京师都亲眼所见,那一束金光直通苍穹之上,升腾之意分外明显,我当时便有感觉,似乎是……重新打开了世间莫不是通往上天的道路,只是一时间没有往飞升上想。”

    “莫不是一种昭示?”

    “什么昭示?”

    “鸡犬升天?”

    附骥了宋大人,将来他飞升了,也能携带几位“仙仆”。

    这不是没有先例的,古老的传说中,鸡犬升天的例子极多。

    因为异象太过惊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这一道“升天之路”上,反倒是让大家忽略了宋大人已经是玄通境后期的事情了。

    宋征进入京师才多长时间?又有提升。只有黄远河暗中吃惊:在这么下去,恐怕不出一年,他就会成为巅峰老尊!

    他在玄通境初期的时候,已经能够杀败东郭阳和申屠鬼才,真的成了巅峰老祖,只怕除了镇国,再也无人能够压制他。

    对于他来说,将会是极为困难的局面。他不能出手,那时候宋征岂不是实际意义上的京师无敌手?

    他心中阴沉起来,当机立断对身后的黑影吩咐道:“之前的谈判加速,只要宋征答应以老夫为主他为辅,就可以和他联手。其他的条件都可以放宽。”

    “是。”黑暗中,有人领命而去。

    ……

    宋征出关了,可是石中荷却不见了踪影。

    之前为了表现的“一切如常”,石中荷一直跟在宋征的替身身边,现在他出关了,石中荷终于撒欢而去,不知道跟奸夫寒九江浪到哪里去了。

    柳成菲带着两位花魁随行伺候,柳成菲现在看向宋大人的目光已经满是了崇拜:本大小姐看上的男人果然不凡!二十岁的玄通境后期,放眼整个灵河东岸,谁能争雄?!

    于是最近越发低眉顺眼,将大小姐的性子尽数收敛,乖巧了起来。

    两位花魁也是小心伺候,心中有着奢望:若是柳大小姐成了指挥使夫人,她们至少也是个填房。

    宋大人的权势且不必多说,现在看来镇国有望,镇国强者的枕边人这名号听了就让天下女子浑身燥热。

    修云起始终一身冰冷的跟在宋征身后,忠实的履行着卫队头子的职责。他是不了解这些女孩子的心思,若是知道了,一定会对柳成菲说:可惜这男人没看上你。

    也会对两位花魁说:可惜柳大小姐最多也就是个填房。

    宋征最近小日子的确很滋润,因为柳成菲做得一手好丹食,比不得苗韵儿,但是在洪武天朝也是出类拔萃。

    他将黑豆唤了来:“有件差事交给你去办。”

    黑豆性情向来跳脱,猴子一般的清闲不住,在京师这些日子,早已经感觉浑身黑毛都长了三寸。

    “大人请吩咐。”

    宋征看了他一眼:“很危险。”

    黑豆眨眨眼:“可能会送了小命?”宋征点点头:“很大可能。”

    黑豆想了想,叹了口气道:“还是我去吧。其他的弟兄们都有各自的用处,石头那傻丫头又有了人家,总不能让他去。

    我去。”

    宋征点了点头:“将此物,送去西河郡,交给两位镇国。”

    他取出一包茶叶,正是当初慧逸公的童子给他的那一包紫竹灵茶。

    黑豆收好了,跪下去给宋征磕了三个响头:“大人我去了。”他飞快而去,在外面换取了公文,一路往西河郡而去。

    修云起站在一旁一言不发,宋征也沉默了半晌,摇头道:“是福是祸我也看不透,天机难测啊……”

    他有“天机感应”只能,却只限于自身,想要看透别人的“机缘”力所不能也。

    他只告诉黑豆此行有大凶险,因为毫无疑问太后和黄远河都会有神念暗中监视两位镇国。黑豆必定会遭遇两方力量的截杀。

    但是同样这一次的任务也藏着大机缘。

    他不信两位镇国当真对龙仪卫的事情不闻不问。范镇国虽然冷静,却并非冷血之人。心中对于肖震、对于龙仪卫必定还有几分香火之情。

    胡震国更是性情中人,平生恣意放纵,他的镇国之道便是“快意平生”,对龙仪卫撒手不管,想必是因为自己还不够资格,而不是他对龙仪卫当真毫无挂念。

    黑豆去了,若是能够入两位镇国的法眼,前途不可限量。

    宋征本想借着这一次的提升,对于天条的掌握,尝试着推演出黑豆此行的前景,然而多次尝试却连连失败,只看到一片迷茫,如海上大雾。

    修云起淡淡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看他小子的造化了。”

    宋征没有再说什么,低头开始批阅公文。等他休息的时候伸了个懒腰,修云起终于开口问道:“你……何时可成阳神?”

    宋征微微一笑:“我还以为你真能忍住不问呢。”

    巅峰老祖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宋征正了正神色,道:“从北方战场至今,先生有什么感想?”

    修云起默然片刻,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不知路在何方……”

    宋征却深有感触:“大道禁绝,飞升无门,我辈修士路在何方?”

    “人妖殊途,仇恨深重,天下灵妖永世龟缩?”

    修云起补充:“我心彷徨,不见荣光,不知老夫的镇国之路是否已经断绝……”

    宋征一皱眉头,这有些出乎他的预料了。身边众多的巅峰老祖中,他最看好未来有希望问鼎镇国之位的反倒是修云起。

    修云起前半生拘于秘境之中,遇上自己之后,人生大变成了阶下囚,可谓大起大落经历丰富。

    而后他在北方战场磨练,以一敌百,战力惊人战功彪炳。按说在这一阶段,无论是心性还是对于大道的累积都已经足够了。

    他游历天下开阔眼界,而后进入京师,靠近龙庭,以养自身。

    宋征本以为有这样的精彩一生,他早已经看清了自己的镇国之路在何方,却没想到修云起竟然时至今日一无所获。

    所以修云起表面镇定心中惶惶,宋征完全可以理解。

    他暗叹一声道:“这便是大道啊!”

    沉重而无解。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