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六章 所谓局面(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愤怒虽然愤怒,却是逃脱不得。

    心腹们欣喜,一起朝外大叫:“宋大人,我们已捉了马牧野,这就将罪犯给您送出去。”

    其余的军头们嗔目结舌:他们中也有人起了同样的心思,只是看到马牧野被这些心腹保护着,没有把握才没有动手。

    没想到……在叛徒的道路上,总有同行!

    宋征微微一笑,对秦史点头:“做的不错。”

    秦史躬身:“马牧野贪婪刻薄,对手下并不宽厚,他的那些心腹,也只是为了权势才跟随他。他一倒台,绝无人愿意给他陪葬。”

    不一会儿,那七八名心腹就押着马牧野出来了,连同马牧野随身携带的账册,一并交给了宋征。

    宋征看着那些账册,对“立功”的心腹们道:“尔等过往的一切一笔勾销,本官许下诺言:既往不咎!”

    那几个人明显松了一口气。

    宋征却知道,自己只是许诺既往不咎,但是未来肯定不可能再用他们。过上几年,必定会找个机会将他们打发去塞北或是南蛮,跟妖族拼命去。

    对于军中的其他人,宋征却没有这般宽厚了。

    他在反叛的军头儿的簇拥下进了北山大营,粗粗看了一圈,便连连摇头。除了那些军头的亲兵之外,其余的军队装备当真是无比粗陋。

    原本朝廷明文规定需要配备的军械,都只剩下一些空壳子,真货都被马牧野卖掉了。

    宋征心中暗暗奇怪:北山大营五十万修兵,每年补充的军械都是一个庞大的数字,这么多的制式法器,马牧野卖给谁了?

    他隐隐感觉到问题恐怕要比自己预料的更加严重。

    于是便低声吩咐一句,让齐丙臣负责整肃北山大营,同时打开绝域生灵牌,将三千傀儡战兵放了出来。

    所有的傀儡战兵一出来,就打开胸甲,将“天门镜”露了出来。只此一下,就震慑住了整个大营。

    宋征原本不想暴露手中的这一只军队,但是他现在想要尽快平息北山大营的事情,争取时间查清楚马牧野的问题,只好以此作为雷霆手段。

    他在吕万民和孙辨非的保护下进入了马牧野的中军大帐,帐中一片朴素,爱财如命的马牧野显得十分“简朴”。

    他摊开了那些账册,以他的阴神修为,一眼望去所有的账册一目了然。随后,他启动了周天秘灵这件重宝只有一部分功能可用,距离自我提升完毕,时间所剩不多了。

    周天秘灵分析之下,宋征看的一身冷汗。

    马牧野从五十年前受封“宁远将军”后,就一直执掌北山大营。

    最初的几年,他还只是敢吃一些空饷,然后将旧的军械提前退役,从兵部申请新的军械,将旧的还可以使用的贩卖出去。

    但是最近三十年,马牧野的胆子越来越大,北山大营在朝廷登记的军籍五十万,但是大营中真正拥有的修兵数量只有十万!

    剩余三十万的饷银,都被马牧野和手下的军头侵吞了。

    马牧野一人独占八成!只有两成分给手下,也难怪一旦他出事,手下立刻反水。

    除此之外,兵部每年拨给北山大营的各种军械、战具,数量在十万件上下,但是北山大营已经几十年没有更换过任何的制式法器,这些军械全都被马牧野为首的军头们到卖出去。

    从账册中,宋征查到为马牧野经办倒卖军械事务的人,是北山大营的书办费明楼。他一声令下:“将费明楼带过来。”

    ……

    太后很喜欢一个人独自坐在巨大的宫殿中,不要一个宫女、不要一个太监。她会披上凤袍,落下周围的宫灯,只留下自己身边的一盏,享受这种“孤家寡人”的感觉,这是全天下最强大的权势的感觉。

    心情好的时候她会这么做,心情不好的时候,她也会这么做。

    今日一战说不上多么重要,毕竟不是生死存亡的时刻,即便是输了,她也仍旧是洪武最大的权力者。

    但是今日一战意义非凡,将是宋征进入京师来的第一次失败。她和黄远河都有默契,必须打破宋征“不败”的神话。

    这种神话到目前为,还仅仅局限于京师城内。京师的权贵们还没有意识到,其实从宋征在江南开始,他就没有输过!

    如果他们进一步意识到这一点,将会是“民心”上非常严重的一个倾斜对于上位者而言,权贵们的民心才是真正的民心,屁民们想什么,有关系吗?

    这里是修真界,人人都相信“大福缘”,会让很多人暗中押宝宋征。

    可是战斗一开始就偏离了他们的预料。太后在宫中端坐,心神却像身边的烛火一样飘摇闪烁,很想把手一伸,隔空摄拿,将江南老祖们一把打尽!

    别看钟伯柯那些巅峰老祖纵横四方,似乎不可匹敌,但她有这个能力,一击而灭之。

    可是她轻轻一叹,对身后黑暗中的身影说道:“不用按着我了,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慧逸公一丝神念弱于若无的在皇城上空飘荡太后能够从这一丝神念之中,感受到各种情绪。有对宋征的承诺,有对圣教所犯下的罪孽的厌恶,有对自己牝鸡司晨的不满……

    如果真的让慧逸公凭着个人喜好选择,他毫无疑问会选择宋征,哪怕是宋征不成,作为文修镇国的黄远河也比她更有优势。

    “哼!”太后不满冷哼:“女子便不能手掌天下权吗?可笑!”

    但是她不能出手,她不能给慧逸公一个出手的借口。她身后的黑影说道:“虽然我们猜测,你即便是出手,慧逸公阻拦的可能性大约六成,可是我们不能冒险。

    圣教潜伏多年,苦心经营,已成燎原之势,我们只需要稳扎稳打,这天下必定是我们的。”

    太后点头:“我知晓。”

    慧逸公有四成可能不会出手干涉,以免自己和洪武的纠葛更加深重。但他身为资深镇国,位于世间最顶尖的存在之一。已经达到了真正意义“言出法随”的程度。他做出了承诺,更可能会坚守这个承诺。

    太后也不敢赌。

    她又看向了京师城外,隔空看到大地上,溃兵如水,圣教的强修悄然四退,忍不住骂了一句:“废物!”

    “那也是咱们的废物。”黑影说道:“准备接应他们吧。只要进了皇城可就是安全的,宋征胆子再大,也不敢让龙仪卫冲进皇城。”

    他话音未落,忽然有所感应,惊讶转头:“天师剑门!他们……怎么会……”旋即一声咆哮:“啊……好恨!”

    黄天立圣教的强修在城外的大战中损失其实并不大,他们本就不像是塞北缇营需要死战,一看情势不对自然悄然后撤,他们知道只要进入了皇城可就安全了,而九门提督是不敢阻拦他们返回京师的。

    却没有想到刚刚回到京师,天师剑门的剑修们忽然从四面八方冒了出来,将他们死死地阻拦在皇城外。

    同时,京师城中,一道道奇阵升起,将天师剑门堵截的漏洞封住了!

    太后和黑影一瞬间反应过来:“九门提督!”

    九门提督负责整个京师的守卫,除了护城大阵之外,城中还在诸多关键位置上,设置有各种奇阵、灵阵。毕竟这里是京师,防御远比一般的城市强大。

    九门提督是黄远河的人,却在这个时候,忽然坑了黄天立圣教一把,当然是首辅大人授意!

    随后,江南老祖们率领门下修士杀来,前后夹击,黄天立圣教强修几无逃脱。这一次损失惨重。

    黄远河在府中暗中自喜:虽然计划失败,但是老夫当机立断,黄天立圣教的损失,远在己方之上。

    至于获胜的宋征,他赢了又能如何,他毕竟不是镇国强者。是三方势力中最弱的一个,自己和太后,哪怕是削弱了,也仍旧要远胜过他。

    损失的只是面子,但是能够大幅削弱太后的力量,这一次的计划实际上比最初的目标更有收获。

    接下来,是要跟宋征真正的开始商谈两方联盟,共抗太后的计划了。

    ……

    烈北涛和茅正道一起坐在揽月楼中。

    烈家已经有了决断,宗老们一起投票,罢免了他父亲家主之位,以此表示烈家和宋征的决裂。

    在宗老们看来,这是“断尾自保”,但是在烈北涛看来,这是彻头彻尾的愚蠢。

    这样就能保住烈家,不被太后和黄远河记恨?不可能的。镇国强者,阴神何等强大?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他们都会牢记于心,需要的时候,回溯记忆,能够复原一切。

    烈家得罪过两位镇国,镇国若是想要追究,只是一念之间,不会以烈家曾经“断尾”而原谅。

    烈家唯一的机会就是彻底和宋征站在一起,全力支持宋征获胜。

    而宗老们自以为聪明,还在“察言观色”,等待着太后和首辅大人方面是否有“回应”,若是有必要,他们会将烈北涛父子彻底逐出烈家。

    对于这种自以为是想当然的盘算,烈北涛更是不屑。

    镇国强者会给你们什么回应?不可能的。烈家为蝼蚁,镇国为雄鹰。你指望蝼蚁蹬一蹬腿,九霄之上的苍鹰要给出回应?

    他和茅正道见面之后,两人都没有说话,茅正道举起酒杯:“喝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