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零二章 轰天车(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宋征的甲字绝域、乙字绝域,都需要开采矿产,和寻找灵药的人手。但是绝域生灵牌是宋征的机密,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于是他想到了傀儡术。

    机关傀儡一道,算是炼器一道的分支,周天秘灵当中也有不少类似的图纸和炼方。宋征专门挑选了其中的一种炼方,但是让延陵叔公和林震古来炼制这种“低端”货色,宋征自己都不好意思开口。

    他原本的计划是在北崛园和炼仙宗两者之间挑选一个。唯一的问题是,这两家都不是专门精研机关术的宗门。

    没想到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没有人能够理解宋征再看到尤氏兄弟以傀儡军阵拦路的时候,他心中是何等的一片春暖花开……

    尤阳和尤伟接过了宋大人的炼方,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

    这种傀儡人的炼方格外复杂,不但每个部件都要炼制,不能有丝毫的差错,最后还要组装起来。

    炼方存放在一枚玉简之中,十分详细。

    兄弟俩也是识货的,看过之后连连点头称赞:“大人的设计……堪称巧夺天工。”尤阳又想起来一件事情:“听说林震古大师一直追随在大人身边,只求得到大人的指点,看来传言不虚。”

    尤伟也道:“大人这傀儡人,似乎是为了开采矿产?”

    宋征也不避讳:“正是,岭南开采矿脉、采摘灵药,都十分危险,往往要深入绝域之中,所以本官设计了这种傀儡人,争取替代修士。”

    尤氏兄弟心中算了一下,炼造傀儡人的价格昂贵,死一个修士才多少抚恤?怎么算都不划算。但人家宋大人有钱,可以任性。

    “我马上让亲兵送回家中,应该很快就会给大人一个答复。”

    “很好。”宋征满意,等尤阳将炼方交给亲兵,一应事宜交代完毕,他把天女姜的那一座小洞天往下一落,将兄弟二人囚禁在里面。

    亲兵们看到两位少爷忽然在眼前消失不见,在京师中也算见多识广的他们心头大惊,认出来这是小洞天世界,越发敬畏起来。小洞天罕见,能够掌控小洞天世界,等于是在世人所不知的虚空之中,拥有了一个近乎无限的可能。

    亲兵们朝宋征躬身一拜,飞快而去,往京师家中禀报家主。

    宋征等他们走了,微笑对鸿天成道:“做的不错。”

    鸿天成有些激动,胸前起伏了两下:“是大人的精兵神勇,这一战其实没什么指挥。”

    宋征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可知道为将者最重要的是什么?”

    鸿天成沉吟一番,道:“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末将的目标,是赫连烈将军和天煞云赤惊阁下……”

    宋征心情坏了一些,仍旧会想起那一日赫连烈夫妻当空陨落的景象。每一次想到这些,他对那位天子的恨意就会加重一分。

    他摆摆手打断了鸿天成的话:“赫连将军若是有办法,也不会想方设法频出奇谋;云赤惊如果不是看到华胥古国外强中干,也不会好用奇兵制胜。”

    鸿天成有些疑惑,看着他等待下文。

    宋征道:“为将者,最重要的是努力去争取一个结硬寨、打呆仗的大环境。”

    鸿天成完全不明白了,宋征进一步解释道:“就好比行军途中容易被人偷袭,或者是后路被断、或者是粮草被烧一类。

    又好比安营扎寨之后,夜晚会被敌军偷袭。

    又好比有人喜欢用诱敌深入、声东击西、调虎离山等等的计谋。

    这些种种,只要秉承一个要点:只要军队足够强大,那么一切诡计都是虚妄。”

    他看鸿天成似乎有些明白,但显得不以为然,又继续道:“被人偷袭,哪怕是将大军截为两段,只要前后两军实力强悍,仍旧可以各自为战杀败对手。

    其余的诡计,袭营的,只要营寨高深,夜间值守的兵士足够多,轻而易举就可以击溃。

    诱敌深入、声东击西、调虎离山一类也是同样的道理,只要军队的实力足够强大,这些计策都毫无用处。”

    一旁有人低声嘀咕着:“您这说的不是废话吗……”

    鸿天成却听出了一点门道,道:“大人的话乃是简单的至理。”

    宋征看他听明白了,才继续说下去:“我在皇台堡多年,和妖族鏖战,要说当时有什么奢望,就是期盼着能够有一支绝世强兵,后勤补给无虞,甚至到了可以随意浪费的地步。

    然后这支军队分兵三路,一步步深入神烬山绝域。每行百里,便立下一座军堡,以此为依托,逐步蚕食妖族的领地,花上百十年的功夫,将七杀部彻底剿灭!”

    他看向手下众人:“而不是像北征大帝那样,挥军杀入七杀部,一场血战最终将士死伤无数。”

    他已经不是当年在皇台堡上遥相当年北征大帝神迹的小狼兵了,这些年下来,他的见识和实力日益增长。这个念头当年只是在他脑海中一闪而过——因为只有依托战堡和奇阵,人族修兵才能相对安全的和妖族作战。

    而现在,他亲手组建了这一只斗兽修骑之后,逐渐意识到这个想法其实并非不能实现。

    “这等结硬寨、打呆仗的办法,看上去毫无将领的指挥艺术可言,但最大限度的保证了胜利,保证了修兵的生命。”

    对于胜利,众人连连点头,但说到修兵不少将领有些不以为然,打仗哪有不死人的?

    宋征也不多说,对鸿天成道:“今天只来得及说些皮毛,你且想一想,日后有机会再与你细说。本官另外有个设想,设立军师营,每一次出征之前,军师营要将此次战争可能遭遇到的一切情况,提前全部推演出来,并且列出相应的对策。

    这也是一个大计划,你也想一想。”

    军师营的提议让鸿天成目瞪口呆,好一会儿才点头:“大人……当真高瞻远瞩。”

    他们在骑兽上交谈的时候,军队已经打扫了战场,然后继续前进。所谓的打扫战场,就是把投掷出去的奔雷戈收回来。

    如果是别的军队,看到那满地破碎的傀儡战兵——这可都是宝贝,从上面拆一些铠甲、法器下来,每一件都价值不菲。

    但宋大人手下兵跟他一样看不上这些小钱。斗兽修骑们使用的仙甲、法器,任何一件都要远远胜过傀儡战兵的……

    尤氏兄弟战败仅仅一刻钟,消息就传遍了整个北山大营中。

    如同虎狼营一样,能够前去“迎接”宋征的营将,都是在众多竞争者之中“脱颖而出”的。没有抢到的那些营将,都在大营中等这消息。

    尤氏兄弟战败,消息传回来,一片幸灾乐祸。

    具体的详情还没有人知晓,但大家都猜测,只怕是尤氏兄弟看人家是一群新兵蛋子,所以心中轻视,导致阴沟里翻船。

    有营将说道:“虽然闯过了尤氏兄弟这一关,但宋征必定也不好过,我猜测战损只怕超过了四成。

    后面还有重重关卡,他能有多大的本事,闯过几重?”

    身旁的营将也附和道:“京师各大营,都不希望这一只外地的军队入京。宋征这是犯了众怒,他本人能够安全抵达京师已是不易,大家一定会将他的斗兽修骑全都留在京师外。”

    中军帐中,端坐的北山大营主帅宁远将军马牧野敲着桌子,骂了一句:“尤阳尤伟这一对笨蛋。”

    他又吩咐了一声:“告诉后面的秦史,让他这一次做好总结。宋征的斗兽修骑虽然成军时间不长,但毕竟也是斗兽修骑,他的获胜经验可以作为我们对付斗兽修骑的作战范本。

    这一次战斗结束,想来他也会有些心得,一并写出来,交给本将军。”

    “遵命。”

    ……

    首辅大人的势力却不是北山大营一盘散沙的军头们能够相比的,尤氏兄弟一败,他就了解到了整个战斗的经过。

    他端坐不动,心中第一次对宋征浮起了不安。

    哪怕是上一次针对宋征的计划被宋征破掉,并且反利用他拿到了龙仪卫指挥使的任命懿旨,他也没有这种不安。因为他始终不将宋征当成一个平等的对手。

    他还是觉得,只要自己愿意,以自己文修镇国、当朝宰辅的身份,覆灭宋征并不困难。但是当他看到这一次的战斗过程,他却泛起了一丝微微的不安,隐隐觉得自己之前所做的种种,似乎是在用一种逼迫的手段,让宋征更快的成熟和强大起来。

    他,已经初步具备了作为自己对手的资格。

    肖震之后,又出现了一个对手,这让他感觉很不好。

    黑暗中,那个声音询问道:“是否需要某立刻联系秦史,叮嘱他无比拦住宋征。”

    首辅大人一摆手:“不必了,这一路上的废物,都不是宋征的对手,后面的消息都不必再来禀报了,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他十分肯定,凭借的是自己几百年来敏锐的见识和眼光。

    他微微一叹:“现在,老夫要准备的事情,是应对宋征带兵入京,造成的各种不利后果。”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