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低俗小说(中)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2219年12月3日,樱之府,伊势。

    从伊势站出来后,阿秀和燕无伤便拦了一辆出租车,朝着南面去了。

    在很多年前,樱之府的服务业曾经是世界驰名的,但如今,也只是平均水平而已了。

    就拿阿秀和燕无伤乘坐的这辆出租车来说,既没有干净整洁的车内环境,也没有仪容整肃的司机大叔,有的只是普普通通的车况和普普通通的服务态度。

    更离谱的是,车刚开起来,那个司机大叔就跟后座儿上的两人搭讪,问他们是不是要去参观伊势神宫,如果是的话自己知道一家“性价比很高”的民宿,可以直接带他们过去,包他们住得满意。

    燕无伤跟他强调了三遍他们并不想住民宿,也不去参观什么景点,那司机才有些不快的闭上了嘴。

    “对了,趁着现在,咱把枪先准备好吧。”车开了大约十分钟后,阿秀忽然来了这么一句,而且他一边说着,一边就拉开了随身携带的手提袋,从里面拿了把手枪出来。

    像枪械这种东西,一般来说自然是不可能带上新干线的,不过因为有阿秀在,他可以在过安检的时候将查看扫描仪器的工作人员的认知修改为“枪械并不是违禁品”,所以他们就把枪放在包里带上车了。

    “哦……你是说明天排练用的道具枪是吧?”燕无伤的反应也是很快,他故意略微提高了声音,把这句话说给前面的司机听,同时,还用手肘顶了顶阿秀的胳膊,并朝他使了个眼色。

    “呵……”阿秀笑了,“别担心,在我开口说刚才那句话之前,我已经修改了司机大叔的认知,现在不管我们说什么,他都会以为我们是在讨论电影情节。”

    “呼……”燕无伤闻言,松了口气,接道,“话说你这能力还真好用呢,你要是去当牛郎的话可就无敌了啊。”

    “哈哈哈……”阿秀笑得更欢了,“类似的建议,我确实是听到不止一次了。”

    “说明这话对啊。”燕无伤道,“另外啊……我在动车上的时候因为无聊想了想,如果你直接对我们这次的目标使用能力,比如把‘憋气就是呼吸’这种概念植入给她,那她岂不是立马就自杀了?那样的话,我们根本就不需要什么武器,只要想办法让她进入你的能力范围,就能完成一次完美的暗杀。”

    “哼……哪儿有那么容易啊。”阿秀把枪递给了燕无伤,随后,又从包里拿出了一张照片来,伸到了燕无伤的身前,“你看到她身边那两个男人了吗?”

    他手上的那张照片不算很清晰,一看就是从某张街面监控拍到的画面中截取下来的一小块。

    照片中,有三个人,分别一个十三四岁的、穿着连衣裙的小女孩,和两个西装革履、墨镜遮面的成年男子。那个小女孩,就是他们这次的目标——盛宫雅子内亲王;而那两个男人,都是雅子的保镖。

    “雅子左手边那个满脸疤的叫真田,可以确定是能力者,但能力类型和等级都是谜。”阿秀递过照片后,就接着说道,“这个真田从雅子小时候起就是她的护卫,是个典型的死士,就算自己被切碎了也不会让主人伤一根手指的那种……不管我们的暗杀有没有成功,都有很大概率会和他对上,到时候,肯定得由你去和他周旋……”

    “明白。”燕无伤看着照片,接道,“万一他的能力非常难缠,由我去抵挡,至少不至于瞬间被杀。”

    阿秀点点头,继续说道:“而雅子右手边那个家伙,你可能听说过,名叫索利德·威尔森,绰号‘老兵’;在‘第六帝国’攻下樱之府、雅子当上这里的总督后,索利德就被逆十字派到了雅子的身边,成为了她的第二名贴身护卫……”他顿了顿,沉声再道,“这个家伙,比真田还要棘手;就拿你刚才说的那个方案举例吧,即使我真的成功修改了雅子的认知,让她无法自主呼吸了,索利德也能救她……因为索利德的能力‘凡骨’,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将我的能力无效化的异能之一,当然了,前提是索利德先得推测出雅子的状况是由‘认知修正’所致,并大致理解其中的逻辑。

    “但退一步讲,就算索利德无法在第一时间破解我的能力,以他的能耐,他一样会在发现异常后立刻做出别的有效应对;比如就近抓起一支钢笔之类的东西,拆空笔杆,直接插进雅子的气管做紧急处理,然后呼叫增援和医疗救助……总之,他绝不会让自己护卫的目标那么轻易死掉的。”

    燕无伤听到这儿,疑道:“那么……这个索利德,你又打算怎么去对付呢?”

    “简单。”阿秀应道,“如果对上了索利德,我直接把能力用在索利德的身上,把‘雅子是需要保护的目标’修改成‘雅子是需要杀死的目标’这样的认知,而在索利德杀雅子的时候,你就负责去压制住真田。”他说完这句,自己也从包里拿了一把枪,藏进了上衣内侧的口袋,“至于我本人嘛,姑且拿把枪在旁边待命,看看有没有需要我做的事……比如去阻挡那些神武会的普通保镖什么的。”

    “嗯……”燕无伤也是个考虑事情蛮周到的人,他想了想,又道,“我还是有一点想不明白……雅子作为樱之府的总督、神武会的首领、以及‘第六帝国太平洋防卫线计划’的负责人,她为什么会只带少量的部下,微服出巡般地来到伊势这个地方,而且又那么巧的被一个街面监控拍到了……这该不会是某种陷阱吧?”

    “不会的。”一秒后,阿秀忽然回了句让燕无伤摸不着头脑的话,“她应该是来吃生蚝的”

    “哈?”燕无伤的确是没听明白,只能用这么个字来回应。

    于是,阿秀接着解释道:“是这样……根据我们的情报,大约在今年四月,雅子的身边多出了一个叫榊无幻的跟班。本来这事儿也挺正常的,榊无非就是在逆十字和神武会合作的初期被派去监视雅子的人员,但是……”他微顿半秒,接道,“不知道为什么,这位榊君别的不干,一天到晚就攥捣雅子到世界各地去吃一些珍奇美味,纵然是在雅子当上樱之府的总督、长期驻留后,他好像也没消停,所以雅子几乎每周都要溜出来一两天,就为了吃……”

    “啊?这什么鬼?”燕无伤又问道,“你这情报可靠吗?”

    “绝对可靠,因为神武会里也有我们的人。”阿秀回道,“但正如你所说,这究竟是什么鬼,我们的卧底也看不出来……”他的语气显得有些无奈,“我个人倒是有两个推测:其一,这种行动或许是障眼法,他们在用‘寻找美食’这种表象去掩盖某种逆十字授意的秘密活动;其二嘛,也可能只是榊君和雅子之间正在进行某种关于‘吃’的长线赌局而已……毕竟,在外人看来堪称荒诞的事,在那些‘真正的赌徒’眼里却可能比什么都重要的。”

    “诶?”燕无伤看向了阿秀,“我听着,你好像跟这个榊挺熟啊?”

    “呵……还好吧,在一次任务中和他接触过一段时间。”阿秀微笑道,“我本想将他纳入珷尊大人麾下的,可惜他拒绝了,并且在那之后不久,愣是去加入了逆十字……”他说这话时,神情中也是流露出了些许惋惜,“说实话,连我都有点好奇,逆十字到底是有什么魔力,竟可以在短时间内就拉拢到那么多让我们都觉得难缠的高手。”

    他们聊到这儿的时候,目的地刚好到了。

    司机将车停在了一家酒店的门口,跟他们要了车费。临行前,那司机嘴里还在骂骂咧咧地说着“两个冤大头”这类的话,很明显,他对于这两人没有去他推荐的民宿、没让他赚到外快而耿耿于怀。

    阿秀和燕无伤也没理他,两个人去酒店前台登记了一下,拿到了房卡,就自己拎着行李上了楼。

    根据卧底传来的线报,雅子的房间在七楼7021室,她一个人住一间,而索利德和真田住在7022、榊无幻住在7020,刚好把她的房间夹在中间。

    至于神武会的普通保镖、文职人员等,雅子也带了一些,总人数在十人左右,不过这帮人的房间在哪儿就不确定了,反正他们都有对讲机联系,一听到风吹草动就会蜂拥而至。

    阿秀和燕无伤到了房间后,连门都没进,只是把手提包往房间里一扔,就转身离去;他们从消防楼梯下到了七楼(电梯需要房卡启动,且只能去到房卡所在的楼层),在七楼的走廊中,阿秀又对一名偶遇的保洁阿姨使用了能力,让对方交出了身上的万能房卡,接着,他们就来到了7021室的门口。

    短暂的停滞后,两人对视了一眼,然后双双把怀里的枪掏了出来,直接握在了手里。

    燕无伤很自觉地负责开路,他用房卡轻轻打开了房门。

    他们推门而入,悄然行进;两人都是无声潜行的行家,整个过程中几乎没有发出过什么动静。

    按照眼前的状况发展,如果顺利的话,他们或许能在惊动索利德和真田之前就把雅子杀死,然后只需要逃跑就可以了。

    酒店的房间不大,也没有什么可以躲藏的地方,一眼就能看光。两人迅速确定了卧室和阳台都没人,那么剩下的地方就只有浴室了。

    这一刻,两人都明白,雅子必定就在浴室里;因为他们进来时,房门内侧的房卡插槽里是有卡的,房间里的空调和灯也都开着,所以人一定就在屋内。

    二人屏息静听……浴室里,没有淋浴的流水声,也没有人在浴缸里撩动水面的动静,不过仔细听,可以听到电动马桶圈制热的嗡嗡声……

    对于暗杀者来说,目标在被杀的瞬间是否体面,通常是不重要的。

    燕无伤和阿秀虽然觉得在别人上厕所时将对方击毙有点儿不太讲究,但事到临头,他们也不可能等人家方便完了再动手,毕竟只有天知道这期间会出什么变化。

    于是,再次交换了一下眼色后,两人在沉默中用眼神达成了共识。

    紧接着,燕无伤就一脚踹开了浴室的门。

    砰砰砰砰砰砰——

    两秒后,燕无伤便冲着马桶上的人连开了六枪,打光了手里那把枪的所有子弹。

    硝烟未尽之际,阿秀也从门框那儿歪着探出了头,朝里面看去——他想确认一下雅子死了没有。

    结果,他却发现,马桶上坐着的并不是雅子,而是一个男人,那个男人他也认识,是榊无幻。

    此刻,榊正将双手交叉在自己脸前,作护头蜷缩状,而他的身上,一枪未挨……燕无伤那六颗子弹,全部打在了榊背后的墙上,几乎是擦着榊的身体轮廓,留下了六个弹孔。

    “你这枪法……”连阿秀都忍不住冲燕无伤吐槽道,“两米开外,连开六枪,你居然……”

    轰——

    他话还没说完,只听得一声巨响,他身后的那堵墙应声裂开,一个满脸是疤的男人从墙另一边的房间直接破墙杀来,一拳就奔着阿秀的后心去了。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