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2.南柯黄粱(全书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傍晚日落时分,犹如霜雪覆盖的紫金殿中,天佑帝看着跪伏在地的满朝文武、看着空空如也的左右相位,心中百感交集,怅然若失……

    随着一阵甲叶响动,御林军大统领皮绵山,将佩剑解于殿外,身披甲胄上殿面君,单膝跪地:

    “其禀陛下,牧北公的遗体,有消息了!”

    “快讲!”

    “回陛下,直至末将回城之前,共俘获降军四千有余;目前尚有八营将士、共计四千名御林军,继续向外扩大搜索范围。方才末将刚刚得报,有几名南康降卒说……说……说牧北公的头颅与尸首,在幽北大萨满何文道“施法破敌”之前,便被贼子庞青山,带到了炮车附近……”

    说到这里,皮绵山的热泪滚滚而下,那高大强壮的身躯,也颤抖着蜷缩成一团,顿首跪俯于殿下。天佑帝闻言,眼中闪过一丝怅然与哀伤,随即便被滔天的恨意占据:

    “皮绵山,你方才说,此战俘获了南康降军?”

    “是……回禀陛下,目前我军共俘获……”

    “皮绵山!你给朕听仔细了!朕再问你一次,此战究竟有没有俘军降卒!”

    皮绵山被周元庆这一声陡然而起的暴喝,惊得是六神无主,竟慌乱到抬起头来、仰面视君!可当他的双眼,被天佑帝如刀一般锋利的目光刺醒、想要再次重复一遍之时,却突然被唐福全微微摆动的右手所吸引……

    “回……回陛下的话,是末将无能,此战……此战并未俘获任何降卒……”

    天佑帝满意的点了点头,拿着悠长的腔调数落起来:

    “皮绵山啊皮绵山,硬骨头你啃不动,软骨头你也嚼不烂,如此无能,令朕大失所望!罢了,待散朝之后,下去自领一百庭仗,以儆效尤。不过,正所谓打了不罚、罚了不打,朕就再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朕命你率军追击溃散之敌,不可放走任何一名活口!”

    “末将……末将领旨谢恩!”

    天佑帝嘴角含着莫名的笑意,倚杖拂袖而去;而唐福全则留在了紫金殿之上,亲自送走了所有朝臣,这才望着仍跪在原地不断颤抖的皮绵山,拱了拱手说道:

    “呵呵,老奴在此给您道喜了,皮大统领!”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北燕王朝的百日国丧期满,燕京城的商户与百姓,也将那满城的素服白布取下,于南城外蔡、王二位国之柱石的雕塑石像下一同焚化、以及告慰在大战之中壮烈殉国的诸位英灵。

    此后,天佑帝召回了远在长安城的四皇子周长安,并加其“长乐王”之勋爵、主管宗正院大小事务。周元庆通过这明褒暗贬的小手段,将那胸怀大志,却生不逢时的四皇子,打入了万劫不复的冷宫之中。

    为国捐躯的巴蜀道总督祝云涛,留下了一个亲生儿子“项青”。经天佑帝下旨,另其回归本名祝文翰,加封忠勇侯爵,并即刻召回京中,官拜二品礼部侍郎,学礼参政。两年之后,便顺理成章入阁拜相,继“忠勇公”王放之后,出任北燕内阁左丞相之职。

    而在燕京保卫战中,表现异常突出的三品燕京知府罗源,在箭疮彻底康复之后,便被天佑帝力排众议、破格拔擢!这位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京中知府,就此一飞冲天,竟连礼部的习业都一并省去,直接入阁拜相,接了蔡熹蔡右相的班!

    至于蔡熹的大公子蔡宁,三年丁忧期满之后,获封北燕兵马大元帅之职;随后被天佑帝一道圣旨,发还于中州练兵屯田,卫戍华江。

    而至于此战一阵未见的御林军大统领皮绵山,则成了燕京保卫战中最璀璨的一颗将星。他在王放阵亡殉国之后、率军击溃庞青山所部,并坑杀万余降军的光辉战绩、被市井百姓与民间艺人津津乐道,广为流传……

    可惜的是,燕京保卫战两年之后的某一天,被誉为“北燕杀神”的皮绵山及一家老小,在返乡祭祖的途中,惨遭一伙溃兵贼匪所害,暴尸荒野长达百日……

    其实这场战争的持续时间,并不算长;连前带后也不过是大半年时光而已。但从结果来看,此战也给华禹大陆带来了短期内无法弥合的巨大创伤。

    华江以北各地的田亩全部荒芜、当年的粮食颗粒无收,无数溃兵流民作乱行凶,再加上规模前所未见的一场蝗灾、与声势浩大的瘟疫多管齐下;种种原因综合在一起,使得华禹大陆的总人口,从开战之前的近一万万之数、锐减至一千六百万左右!

    这已经不是腰斩了,而是骑着眉毛被砍了一刀!

    不光是华江以北满目疮痍,对于多年来一直富庶安宁的南康本土,也同样遭受了巨大的经济打击。经济作物固然值钱,却无法填饱肚子;失去了北方田产的原料供给,又面临着华禹总人口的雪崩式锐减。没有了高价倾销的二级市场,再好的货物,也只能烂在仓库之中……

    而且,南康王朝为了挑起战争,不惜高额举债,寅吃卯粮。失去了利益的捆绑,多出了巨额的债务纠纷,那些早已习惯了“敲骨吸髓”的大财团们,彼此的盟约也瞬间支离破碎。

    可以同享福、不可同患难;这个曾经金碧辉煌、玉宇琼楼的商人王朝,也终于遵循着冥冥之中的发展规律,不舍的离开了他的黄金时期,进入了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年代……

    东边日出西边雨,年过七旬高龄的天佑帝,却在战火熄灭之后,重新焕发了生机。他在两位年轻辅宰的帮助之下,在满目疮痍的北燕王朝,进行了一场彻头彻尾的巨大变革。

    天佑帝变革的大刀,第一刀便剁向了自己;受损的城墙,老旧的宫殿,全部暂时搁置;内监女官、皂吏冗员,也进行了巨大幅度的裁减整编;而第二刀,又直接砍向了士族豪绅;他们施以高压铁腕政策,并以蔡熹留下的那笔“国难财”作为家底,强行收归了北燕九成以上的土地;随后,更以二、八的比例前借后封,按各家各户的人丁多寡,而进行平均配比。

    随后,由左丞相罗源的夫人——水烛先生出资,在各地兴办北燕学馆,前五年束脩全免,分为“文、武、工、商”四大门类,无论门第出身,年龄性别,进门即可旁听。

    随后,便是理所当然的削减赋税,以“穷国富民”为暂行政策,力求迅速恢复人口基数,振兴经济基础。

    北燕的穷苦百姓,刚刚脱离了战火、饥荒、瘟疫与蝗灾的魔爪,人人心中思定,指望过上一阵安稳日子;再加上天佑帝强硬推行了一系列的惠民国策,又从幽北三路高价赊买了一匹“救济口粮”……

    所以,成功度过了大荒之年以后,北燕王朝便顺利进入了速度惊人的战后恢复期……

    然而,对于情势大好的南康王朝来说……至少在二十年以内,长老会与议法会的讨论主题,都要在债务纠纷、追溯责任之类的问题上反复打转了……

    姑苏城的闹市区中,一间闲置了三月有余的小铺面,竟然找到了接手的冤大头,并于今日重新开张!

    这间铺面的前身,是一家很出名的胭脂铺子,掌柜的人好、货物的品质好,地段更好,生意自然也做的兴旺发达。只不过一场大战过后,似胭脂水粉这种“盛世黄金”,就再也买不上价了;老东家硬着头撑了没几个月,便赔了一个毛干爪净,典卖了铺面,回家养老去了。

    其实近些年来,在百业凋敝的南康王朝,每天都有大商铺、大财团化作一捧黄土;可新开张的买卖,还是颇为罕见的新鲜事!

    四处围观的姑苏百姓,眼睁睁的瞧着,在锣鼓鞭炮的喧哗声中,有一条奇怪的舞狮,蹦蹦跳跳的出现在道路的尽头……

    “哎?舞狮我倒是见多了,可这条狮子,怎么是黑白的呀?别家买卖开张,那都是图个开门见红;这位东家倒好,开门见白,也不怕丧气?”

    “老兄,你是外地来的吧!人家这个说法,叫做“孝狮”,我估摸着,可能是新东家的师父去世了,连开张带祭奠一勺烩;祈求恩师的在天之灵,保佑弟子的生意顺风顺水,这有什么可不吉利的呢?”

    随着这条黑白两色的孝狮,越蹦越近,百姓们那众说纷纭的嘈杂声,也被精彩纷呈舞狮所吸引;更有些外阜来的客商,竟“外行”的拍着巴掌叫起了好来……

    随着这头孝狮稳稳当当的跪在白布遮盖的匾额下面,缓缓合上了两只活灵活现的狮目之后,一名白皙俊朗的少年,从狮头中显出身影:

    “在下谢过诸位高亲贵友前来捧场,敝馆今日开张,还请诸位稍待片刻,本家更有薄酒小菜奉上!”

    博得了一片喝彩声后,这舞狮的少年又客气了几句,转身走入铺面,由支客大了接手一应待客事宜。

    “哥,老家的事已经办妥了!天机工坊的军械处,三个月烧了三场大火,就算那颜老二再笨、心思再大,也该知道您是什么意思了。”

    沈归才刚刚推门进屋,只见齐雁整个人瘫在一张圈椅里,手中捧着啃过一口的南山蜜桃,吃的是满手汁水……

    “吃相文雅点行吗?你也是要当爹的人了,怎么这副贼骨头的做派,总是改不了呢?”

    “习惯了……”

    沈归顺手拿起一个苹果,在衣服上简单的蹭了一蹭,张嘴啃了一口,含糊不清的开口问道:

    “回来的时候,去广陵看小返了吗?绸缎庄他经营的如何了?”

    “没去,齐大掌柜现在多忙啊,哪有功夫搭理我这个吃闲饭的穷哥哥……”

    就在兄弟俩闲聊斗嘴的时候,李乐安怒气冲冲地推门而入,拿起沈归桌边的盖碗一饮而尽,随后粗鲁的抹了抹嘴,指着外厢屋说道:

    “爹和书卿找你都快找疯了,你还有闲心在这“审贼”?赶紧跟我走,吉时已到,该亮匾了!”

    “嫂子,瞧您这话说的多难听,什么叫审贼啊,我金盆洗过手了……”

    “少废话,不告而拿是为贼也,蜜桃不是银子买的啊?”

    换好了衣服的沈归,跟着风风火火的李乐安,迈步走到长街之上;在一众亲朋好友、远亲近邻的注视之下,挥手掀开了匾额上覆盖的白布……

    这一架黑底木匾,浮雕着四个斗大的金字,《回春医馆》;在匾额落款处,还镌刻着三个不起眼的小字……

    林思忧。

    (全书完)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