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千一百六十八 罗德斯岛战记.归来之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亡国之王子归来之人

    Ⅰ

    龙眼海兰是摩斯地方最北边的王国。

    国土东北方连结妖精族的圣地镜之森,沿着山路往西北方可以抵达以港市莱丁为中心的自由都市,而通过南方的道路是龙炎哈肯,在这里转向东南方,经过几个小国之后便可以来到威诺王国。

    以前这里的古老部族将栖息于此地的龙视为他们的神,这支部族便是海兰人的祖先,而王国本身的历史也是摩斯诸国数一数二的。

    这个国家的骑士之中,有极少数的菁英能够支配这最强的幻兽暨魔兽,跨在它们的背上翱翔于天际。

    他们被称为龙骑士。

    现在总共有五位骑士拥有龙骑士的证物龙笛。

    其中一位正是现今的海兰国王迈先二世,而另外四人之中也有两位是王族。

    不只是摩斯,罗德斯全岛都知道海兰王家是个人才辈出的名门。

    这里拥有规模近千人的勇猛骑士团,武力在摩斯诸国之间可说是屈指可数。在大多雇用佣兵以及民兵的国家之中,只有海兰是唯一组织骑士团的国家。

    如今海兰王城的眺望塔中,正有一个人远眺着远方绿与青之山地雅玻拉。

    青色的树叶在万里无云的青空衬托之下显得生气盎然。

    他的年纪大约有四十岁,身上穿的鳞片铠胸前刻有以龙为造型的纹章。金色的头发只留到耳际,鼻子下方则留着一撮浓密的胡须。那蕴含锐利视线的眼睛,依光线的强弱闪耀着茶色或金色的光芒。

    这个人正是海兰国王迈先。

    父王,原来您在这儿啊。

    此时背后传来了声音。迈先转过头来看着走近过来的年轻人。

    他也穿着跟迈先相同的鳞片铠。有资格穿着这套铠甲的只有龙之骑士。

    杰斯塔,怎么了?

    迈先再度将视线挪至雅玻拉山脉的棱线上。

    这个名为杰斯塔的年轻人走到了他的身边。他是迈先三个儿子之一,也是拥有皇太子地位的长兄。

    杰斯塔今年刚满十八岁,接受叙勋成为太子是两年前的事情。他还有两个小他两岁的双胞胎弟弟,他们也在今年接受了骑士叙勋。

    另外他还有两位分别满十三岁以及十岁的妹妹。她们都早被决定了将来的夫家,毕竟对王族的女儿来说,自由恋爱根本就是遥不可及的梦想。

    不过杰斯塔知道有一个人实现了这个梦想。父亲迈先的最小一个妹妹,也就是杰斯塔的小姑姑,就是和一位在宴会上认识的小国王子相恋而结婚的。

    可惜这位女性下嫁的国家现在已经不复存在,因为前几天这个国家跟威诺王国合并了。

    城门出现了一行人表示希望能晋见父王。他们并没有表露身分,只表示父王见到他们之后就会知道一切

    杰斯塔从旁观察着父亲的表情。

    父亲脸颊的凹陷已经明显到任何人都看得出来了。在这一年之间父亲不只是脸颊,整个体型都消瘦了下来。

    虽然没有人说出口,但大家肯定都担心国王得了某一种病。

    一种被称为龙热的病。

    这是只有常与龙接触的人才会得到的罕见疾病,同时也是种不治之症。

    会得到这种病的可说只有龙骑士而已。据说是因为龙的体内蕴含强大的炎之精灵力,使得骑乘者不知不觉受到了影响。一般来说疾病的发生,是源自于内心或肉体中精灵力的异常所引起的,例如炎之精灵力不正常的话,便会出现发烧或是发寒的情形。

    龙热的特征是持续微高的体温,并使患者因而衰弱致死。虽然病情的蔓延极为缓慢,但却没有回复的机会,即使请高位司祭咏唱治疗系的神圣魔法,也无法阻止这种疾病的进行。

    并不是所有的龙骑士都会发病,机率只有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而已,然而据说越优秀的骑乘者就越容易罹患这种疾病。

    父亲迈先在历代的龙骑士中也是数一数二,或许罹患龙热是他无法避免的宿命吧。

    请问父王的意思是?

    由于一直没有回应,因此杰斯塔再度如此问着。

    他们是怎么样的人?

    迈先静静地反问着他。

    我并没有直接见过他们,不过根据卫兵的报告,他们的身分的确相当引人注目。其中有蛮族的战士、矮人、魔术师、还有一个大概小我两三岁的少年与他们同行

    杰斯塔如此回答,并询问是否对这些人有所印象。

    没有。不过跟他们见上一面的话应该就可以知道了。我不认为他们只是普通的佣兵,而且我也很在意其中的那位矮人。或许他是石之王国的残存者,也可能是铁之王国的人

    佣兵应该都前往威诺了。那个国家如今为了抵御魔神雇用了许多的佣兵。

    杰斯塔有点不悦地说着。

    为什么我们要送援军到这种国家呢?

    这就是龙之盟约。这个终年战乱的地方之所以不会被他国的势力介入,就是因为有这一个盟约的存在。不过也幸好北方的自由都市莱丁没有军事能力,神圣王国瓦利斯并没有拓展领土的野心就是了。

    杰斯塔低头对父亲示意。

    这么说来你听说了吗?魔神似乎也出现在莱丁了,它们在深夜中杀害路人并侵入民家,这十天之间已经有二十多个居民遇害了。

    最近罗德斯岛各地都传出类似的消息。魔神出现在村庄里并展开袭击,在深夜出没于各地杀害人民,还有传闻只要说出某种暗语,就可以使魔神听话为你达成愿望呢

    听到杰斯塔这番话,迈先的嘴角浮出了微笑。

    这是人类愿望的具体化。现在大家一定都拼命想找出让魔神服从的魔法咒文吧。

    看到父亲的笑脸,杰斯塔露出了安心的表情。

    罗德斯如今因害怕魔神而不安,为何我们海兰还如此的安静?不只是这个国家,摩斯诸国都没有魔神出现的消息,被魔神毁灭的石之王国不就位于这个地方吗?

    是畏惧龙之盟约以及摩斯的武力吗

    怎么可能。

    迈先很干脆地回答着。

    魔神一定有某种理由,不过我并不知道它们不进攻摩斯诸国的原因

    您希望我们能进行推测吗?

    哎,这也是啦。

    迈先像是回过神似地回头看着杰斯塔,并且再度露出了笑容。

    他将手用力地放在这位年轻皇太子的肩上。

    我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不过我可不会因而操心。我有最值得信赖的战友,也有你这么优秀的继承人,即使要我跟魔神或威诺对战,我都不会有后顾之忧的。

    父王

    迈先豪爽地笑出了声,朝着阶梯的方向走了过去。

    让那些客人来我的房间吧。

    这样会不会太危险了?如果他们是刺客的话

    迈先我是不会被刺客这种小角色打倒的。

    杰斯塔低下了头,并先行走下了阶梯。

    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螺旋阶梯那边了。

    Ⅱ

    我本来以为会被带到谒见大厅呢。

    由年轻骑士引路之后,如今荒野之贤者环视着他们如今身处的房间构造。

    纳协鲁跟他也有相同的感想。

    这个房间本来是做什么用的呢?我并不认为是客房啊

    这个房间并没有床,里面有一张大木桌以及几个棚子,而墙壁上也挂有许多王族的肖像画,另外桌上还放置着一尊由翡翠雕刻成的**雕像。

    应该是私人的房间吧。

    贝鲁特漠不关心地说着。

    这么说来就是迈先国王的房间吗?

    大概吧。迈先国王果然如传闻所说是位了不起的人物。在身分尚未明朗之前,我们并不能被当成是正式的客人,因此他才让我们来到他的房间,以避免迈先国王以外的人物察觉到我们的身分。

    渥特明快地回答了纳协鲁的问题。

    从露诺亚那湖畔出发之后,纳协鲁他们花了二十天才抵达海兰。之所以花了这么多天,是因为他们并非走原来的路,而是从北边绕过楼兰、马尼两个都市国家、风与炎之沙漠中风之部族的集落以及莱丁等地,以避免经过威诺境内而遭遇危险。

    他们也写信给塔图斯,约定在海兰的首都里会合。

    虽然花了不少时间,不过能藉此亲眼目睹罗德斯各地的状况,对纳协鲁来说是很大的收获。

    魔神的传闻以及骚动,如今已经遍及罗德斯全岛了

    魔神果然在各地制造着事端,在莱丁每天晚上都有魔神出没杀害路人,在大家足不出户之后甚至主动侵入屋内残杀所有的家人。

    莱丁发动了所有的佣兵队试着讨伐魔神,然而要追踪神出鬼没的魔神实在太困难了,即使有一次顺利找到魔神,最后的下场也是有五名佣兵惨遭杀害。

    佣兵是重视生命以及金钱的人。

    很明显这个事件大幅降低了他们的士气,接连有人违反契约逃到他国或是怠惰了职务。

    光是一只魔神就使得莱丁变得岌岌可危。

    所以如果出动了五十个魔神,罗德斯所有的城市大概都会麻痹了。

    在莱丁过夜的时候,渥特如此叙说着他的感想。

    根据目前的消息,渥特之前的预言都逐渐变成了现实,在亚拉尼亚各大都市以及卡诺王城,都发生了跟莱丁类似的魔神骚动。

    渥特那时提到,不要为魔神在罗德斯岛上的暴动感到过度悲观。

    纳协鲁在旅行途中一直思索着这番话的含意。

    虽然没有猜中的自信,不过纳协鲁的心中却已经有了答案。

    如果魔神的武力足以征服罗德斯岛的话,他们在攻下石之王国之后,应该就会马上经过史卡德进攻威诺。

    魔神之所以没有这么做,就表示魔神的战力并不充裕,而这应该是因为在石之王国的战斗中遭受了相当的打击。正因为他们无法以武力征服罗德斯岛,魔神才会潜藏在黑暗之中,遍布罗德斯各地进行挑拨,等到罗德斯全岛陷入混乱的漩涡,失去了组织性的力量,再展开正式的侵略行动。

    如果这样的推测是正确的,那么罗德斯诸国是否能维持治安,便是目前与魔神之间的重要战斗。

    即使魔神没有以武力制压罗德斯,如果诸国的内部开始分裂,就只会落得被各个击破的下场。优先封锁组织性的反攻之后再肃清残党的战术,魔神早已经在石之王国便付诸实行,而实行的结果也是众所皆知的。

    如果这样的推测是真的,那么魔神的智慧可说是高得令人恐惧。纳协鲁很想将这样的可能性告诉大家,然而会认真听他说话的人,一定比如今因为魔神传闻而恐慌的人少了许多。

    目前纳协鲁的推断,完全是基于魔神以征服罗德斯为目的而进行的假设。他不知道这异世界的魔物有着怎么样的思考方式,或许他们也有着人类无法想像得到的目的。

    然而无论魔神的目的为何,纳协鲁的目的却只有一个,那便是将魔神驱逐出罗德斯岛。

    但魔神不仅是肉体,智慧、知识以及魔力都远远凌驾于人类,人类唯一占优势的只有数量而已。

    如果不利用这唯一的优势,根本说不上要战胜魔神。

    身处于知道方法却无从着手的立场,使得纳协鲁感到十分的坐立不安。

    如果罗德斯岛是统一的,现在早就已经召集各地的菁英,跟魔神展开全面性的战斗了。

    如今他大概能了解人们希望罗德斯岛统一的心情,然而这样的愿望却是把双刃之剑。要知道统一王是真正的英雄或是一般的野心家,就必须依靠之后的施政来判断,然而到时即使看清了真相,局势也早就已经无法挽回了。

    此时门发出声音打了开来,一个人走进了这个房间。

    各位久等了。

    说话的是一位穿着龙鳞铠的中年骑士,虽然还无从得知他是否是迈先国王,但看他的态度以及气势,也肯定是一位身分高贵的骑士。

    纳协鲁当场跪了下来。

    渥特也深深低下了头,而贝鲁特与弗雷贝则只是以视线衡量对方的斤两。

    虽然态度旁若无人,但骑士似乎并不介意。

    请问您是迈先国王吗?

    纳协鲁遵从宫廷礼仪,就这么低着头如此询问。

    我就是迈先。

    听到这个答案,纳协鲁不禁悄悄安下了心。虽然之前可能会吃闭门羹、可能会遭受牢狱之灾,不过现在终究是见到迈先国王了。

    好久不见了陛下。我是史卡德王国的纳协鲁。

    纳协鲁说着并缓缓抬起头来。

    迈先眉头一颤注视着他的脸。

    艾莉莎的儿子?原来如此,你果然长得很像我的妹妹。

    母亲说我小时候曾经见过陛下一次,不过我自己并不记得就是了

    那当然,那时候的王子还在襁褓之中呢。

    迈先怀念地眯着眼笑了出来。他的眼睛就像是遥望着已逝的过去。

    史卡德自建国以来就常被强迫隶属于威诺,而由于海兰与威诺常处于敌对立场,因此纳协鲁的母亲自嫁到史卡德之后,就只回到自己出生的国家一次而已。

    那时纳协鲁也与其同行,不过那时的他还是母亲怀里的幼儿。

    本来父亲应该与海兰缔结友好关系的,然而半隶属于威诺的立场却是一大障碍。

    母亲后来就因病逝世,因此与海兰之间的关系也中断了。

    然而纳协鲁体内仍然拥有这个王家的血统。

    铁之王弗雷贝、赤发之佣兵贝鲁特、还有荒野之贤者渥特。为了让这三位罗德斯岛的至宝能随心所欲地活跃,如今只能依赖这一层血缘关系了。

    虽然我想说欢迎你来,不过为此我必须先问你一些事情。

    在下必将竭诚回答

    纳协鲁恭敬地低下了头。

    哎,不用这么拘谨。无论如何你毕竟是艾莉莎的儿子,换句话说是我的外甥,理所当然拥有外戚的身分,也可以获得相当的领土。不过你的愿望应该不在于此吧?

    纳协鲁抬起头来,注视着迈先的眼睛并点了点头。

    那么回答我的问题。你为什么出卖了史卡德?魔神的确毁灭了石之王国,然而它们应该还没出现在史卡德境内,可是你还是把王国献给了威诺,这是为什么?

    因为等到魔神一来就来不及了,那时史卡德将被迫单独与魔神作战。难道在史卡德请求诸国支援的时候,海兰或摩斯诸国会有所回应吗?

    那是不可能的,因为史卡德并未加入龙之盟约,要支援史卡德必须由盟主国威诺提出要求,才能够发动龙之盟约。

    然而威诺并不会因而获得利益。

    原来如此,这样我就能理解了。要如何在魔神进攻史卡德的同时让威诺获得利益,这样的方法只有一个,那便是让史卡德归属为威诺的领土。

    是的

    纳协鲁点了点头。

    他认为他的选择是正确的,然而每次想到这里,心中就充满了无比的悔恨。如果自己是个真正的英雄,或许就可以用其他方法拯救史卡德了。

    那么我再问你一个问题,那就是你逃离威诺的原因。难道你没有想到加入威诺的史卡德骑士将受到迫害,没有考量到人民可能会被暴政所苦吗?王族的任务就是在人民有危险时保护他们,所以你即使有任何冠冕堂皇的理由,到最后还是为了自己能苟且偷生是吧?

    迈先的语气严厉到令人胆怯。

    深青色的眼睛像是能看出所有的真相。

    纳协鲁感到沉重的压力,也不禁咽了好几口气。

    我想要苟且偷生是事实。留在威诺绝对有被暗杀的危险,或许他们在一两年之间还没有动作,不过我并不觉得我可以活得了十年,或许连五年都活不了。何况一直被他人监视的话,我根本就无法自由行动,在魔神出现的现在,我无法忍受自己落入这样的处境。

    你打算跟魔神作战是吧?

    虽然力有未逮,但我已经如此发誓了。

    在如此回答的时候,纳协鲁想起了麦酒独有的苦涩。

    我相信史卡德的人民一定会面临困境,不得不与他们的命运搏斗。而我之所以要苟活下来,就是因为舍不得抛弃他们,即使没有跟人民共同生活,我也要跟他们一同负担同等的苦难与命运。

    选择与人民共存亡是吗

    迈先轻声地说着。

    纳协鲁缓缓点了点头。

    其实还有更为简单的选择,那就是与所有的人民并肩作战。如果魔神在毁灭石之王国之后便乘势进攻的话,我大概也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杰斯塔是无法做出这样的抉择的。以他的性格来看,与其苟活他一定会选择光荣一死。纳协鲁王子,恕我刚才如此考验你。虽然你失去了国家,但我仍会将你视为史卡德的王族,尽可能提供必要的协助。然而你千万不要忘了,目前虽然大家都视你为一个胆小鬼,但你不能因为害怕而隐姓埋名,更应该堂堂正正站出来接受今后的考验,如此一来你终会洗刷这样的污名的。

    感谢您谆谆教诲

    纳协鲁视线开始模糊,但他仍拼命忍住眼眶里的泪水。

    活下去比一死还来得艰辛大陆人会称罗德斯为被诅咒之岛也是理所当然的。

    迈先一瞬间露出了疲倦的表情。

    好了,为我介绍一下其他人吧,看来各位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物

    纳协鲁开始为迈先依序介绍贝鲁特、渥特以及弗雷贝三人,同时也叙述了认识他们的经纬,以及离开威诺之后的旅行过程。

    迈先很热心地聆听着纳协鲁的介绍。另外他当然也听过贝鲁特等人的名字,同时也彼此握手打了招呼。

    很荣幸能受您召见。

    渥特如此说着。

    贝鲁特与弗雷贝也很有礼貌地回应着。

    这可一定要开个欢迎会了。今天真是个好日子,罗德斯岛有名的贤者与勇者都在今天莅临海兰,我不会限制各位的行动,希望各位能在我国多待几天。

    迈先说到这里,便朝着门口大声拍了拍手。

    两位在门外待命的侍女走了进来。

    为这些贵宾准备个人客房以及换洗衣服,另外今晚我要举办宴会,赶快进行相关的准备。

    一位侍女低头接下了命令。

    另一位则是走进房间为纳协鲁等人带路。

    城中每间客房都有专门的侍女负责。纳协鲁进房后便入浴冲去了全身的污垢,并且也将由药草染色的头发洗得干干净净。

    在刚刚晋见迈先国王的时候,纳协鲁便知道他们彼此的发色是一样的。虽然母亲早逝,但肖像画中的母亲也拥有相同的金发。

    纳协鲁因此强烈意识到自己的体内流有海兰的血,然而他的脑海里也同时浮现出了父亲布鲁克的脸。如今他已经将父亲视为因故逝世了。

    人类继承父母的血统,同时也将自己的血统传给后代。

    这是众神创造人类以来理所当然的循环,然而如今却令人有种神圣的感觉。

    或许维持这生生不息的循环,就是人类真正的价值所在吧。

    迈先国王正如传闻,不,应该说是位比传闻还要了不起的人物。这使得纳协鲁感到十分兴奋,甚至使他认为魔神也已经微不足道了。

    不过这当然只是幻想,魔神是极为恐怖的邪恶种族。

    纳协鲁以这句话警惕着自己。

    罗德斯岛现在虽然被魔神打落至绝望的谷底,然而他相信人们不会失去希望之光。

    只要这道光芒不断聚集并增加光辉,罗德斯终将能抹去一切的黑暗。

    Ⅲ

    这场宴会的气氛并不十分热络。

    虽然准备了许多的食物与美酒,但却没有音乐与舞蹈。

    骑士夫人与侍女并没有特意打扮,专心进行着服侍的工作,负责会场工作指示的是薇兰王妃,而她的两位公主也在场帮忙。

    在这场宴会上,便能够感受到海兰王国质朴刚健的作风。

    在一开始为海兰骑士介绍纳协鲁的时候,他们有着许多不同的反应。有人对这样的纳协鲁感到同情,有人则是对他投以轻蔑的眼神。

    也有人在纳协鲁身上看到了艾莉莎的影子而怀念地与他交谈。

    纳协鲁一一对海兰的骑士们予以适当的回应。回想在一个月多之前,纳协鲁都还是对骑士们下令的身分呢。

    海兰的骑士或许因为身处强国而自豪,身上拥有史卡德骑士所没有的一股霸气。

    另外他也在宴会上认识了皇太子杰斯塔,以及他的双胞胎弟弟佛洛依与里赛。他们都比纳协鲁年长,因此可说都是他的表哥。

    杰斯塔很像他的父亲迈先,能使人感受到他身上的勇者风范,因此在知道他也是龙骑士的一员时,纳协鲁并没有太过讶异。

    只要有他在,下一个世代的海兰肯定也能安居乐业的。

    而双生王子则都拥有活泼的个性,加上年纪跟纳协鲁相近,三人很快就打成了一片。

    你跟魔神打过?

    里赛十分佩服地说着。

    魔神很强吧,听说还会用魔法跟喷火呢。

    两位王子都在今年接受叙勋成为了正规骑士。

    纳协鲁对他们叙述了前往石之王国调查时,遭遇魔神并与其作战的情形。

    如今回想起来,纳协鲁才想到这是他第一次出阵,但他并未因而害怕战斗。

    令人害怕的是那时上位魔神所放出来的邪恶气息,这股气息几乎能使人的心脏因而冻结。

    所以上位魔神还是交给老爸跟老哥吧!

    听完纳协鲁所说的,佛洛依与里赛相视点了点头,似乎丝毫不想负责般笑了出来。

    而他们也告诉纳协鲁,如果待在海兰有什么问题的话都可以找他们商量。

    他们的好意使纳协鲁心头感到一阵温暖。加上彼此之间有血缘关系,令纳协鲁觉得两人就像是他的亲生兄弟般亲近。

    因此纳协鲁今天难得忘却了魔神的事情,享受宴会中的和乐气氛。

    他也希望藉此恢复长途跋涉的疲劳。为了将来逐渐激烈的魔神之战,必须要趁这时养足自己的英气。

    ※※※

    你怎么跑到这儿了?

    听到背后传来声音,渥特缓缓地转过了身来。

    这是他极为熟悉的声音。

    赤发之佣兵贝鲁特拿了两个酒杯走了过来。

    这里是与谒见大厅相连的一个阳台。

    大厅中随着时间流逝而越来越热闹,有骑士高声唱着歌,也有人拔出剑来一段即兴的表演。

    渥特的脚下是一座悬崖,山下与海兰同名的王都也已经万家灯火了。

    看晚上的灯火就可以知道一座都市的丰饶程度。穷人为了节省灯油,通常晚上都是很早就寝的。

    如果依此来判断的话,海兰跟罗德斯各大都市比起来并不丰饶。虽然史卡德当然比不上,但与莱丁、洛依德、卡诺及亚兰等大都市比起来就逊色了不少。

    我不喜欢那样热闹的气氛。

    渥特回答着并接过了酒杯。

    这句话有一半是假的。海兰的骑士并不欢迎魔术师的存在,而且只要是没有设置宫廷魔术师的国家大都如此。

    酒杯里注满了血一样鲜红的葡萄酒。

    渥特浅尝着杯中仍十分冰凉的葡萄酒。虽然他并不是讨厌喝酒,但总是不让自己喝得太多以防万一。毕竟酒虽然能提高战士们的士气,但对魔术师而言却只会让头脑变得迟钝。

    你说的跟弗雷贝一模一样。

    贝鲁特笑着并畅饮手中的酒。

    看他整个上半身都红通通的,肯定之前就已经喝了不少。然而他的脚步仍然稳健,意识也保持着正常的状态。

    他大概喝再多也都不会醉吧。这一点倒是跟弗雷贝一模一样。

    弗雷贝国王应该是没有这样的心情吧。不管是他或是纳协鲁,他们所尝到失去王国的痛苦,我一生都没有办法体会的。

    我也是。毕竟人一但拥有比自己生命还要重要的东西,生活就会变得痛苦多了。

    我也有同感。

    渥特露出了微笑仰望夜空。

    满天星斗在澄静的夜空中闪耀。据说星斗的数目跟真理是相同的。

    虽然世上存在着名为星界的世界,然而至今却无从得知这个世界的构造。不过在究极的攻击魔法中便有从星界召唤陨石的魔法,而渥特也能够使用这个咒文。

    即使不知道真理,即使是再危险的东西,只要能够利用的人类均会加以利用,这无论是陨石或是魔神都是相同的。

    你是想要说些什么吧?

    渥特凝视着夜空小声说着。

    我是个战士,对魔术师的想法没什么兴趣,只是啊

    只是什么?

    你对那个孩子隐瞒了什么吧?

    渥特缓缓地转向了贝鲁特。

    真没想到会被你看出来。我对隐瞒事情真相很有自信的说。

    我也是很会看人的,可惜有时候会看错就是了

    你是说布鲁克王吗?

    渥特歪起嘴角露出苦笑。

    那个人骗人的技巧真是高明。我原本以为他是个有自知之明的聪明人,但没想到竟然这么有野心

    有野心?

    没错。有野心的人都想得到力量,结果就造成了这次的事件。

    渥特说到这里耸了耸肩并摇摇头。

    魔神的出现是吗?其实我也隐约感觉到,你跟这件事应该脱离不了关系

    在布鲁克把我们两个关进地下牢的时候,你曾经说过他看起来就像是被魔物附身,这个譬喻可说是完全正确,布鲁克的确被名为魔神的魔物附身了。

    渥特叹了一口气,背后靠着阳台环视着谒见大厅的情形。

    告诉布鲁克关于亚兹纳迪迷宫中封印着魔神的人就是我。如果你去找布鲁克国王所珍藏的古代书籍,就可以找到一本魔神王之书。

    渥特像是憎恨着自己般点点头。

    那本书虽然是以下位古代语所写的,不过却混杂许多上位古代语的文章,可以说非常难以解读,连我都费了好大一番工夫呢。

    不过你还是成功解读了

    这对我而言只是单纯的求知欲罢了。召唤魔术虽然是我得意的系统,不过要使唤魔神也是不可能的。

    在古代王国的时代,罗德斯的居民都隶属于贵族阶级的魔术师,他们不是被用做人体实验,就是当成被狩猎的对象。

    在积压了许久的怨恨之后,他们终于挺身开始反抗古代王国。

    这场暴动之所以能够成功的主要原因,在于被称为魔力之塔的魔法装置因失去控制而爆炸。经由额头上的水晶从塔中吸取无限魔力的魔术师,在失去了这座塔之后完全无法使用任何魔法。

    不能使用魔法的魔术师,根本不是经过千锤百练之奴隶战士的对手。

    不只是罗德斯岛,这场战争的规模遍及北方的亚列拉斯特大陆,魔法王国的贵族与平民全被消灭,世界人口也因而减少了一半以上。

    即使已经经过了五百年,这样的记忆似乎还深植于人们的心中,使得大多数的人都恐惧且厌恶魔术师的存在,即使有优秀的魔术师被他人尊为贤者,也并不是受到所有人的欢迎。

    渥特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因为这里就有个协助解放魔神的魔术师。

    如果将魔神组织成佣兵部队,不用说摩斯的统一,要统治整个罗德斯岛都不是梦想,布鲁克之所以拥有野心也是理所当然的,真正愚蠢的应该是信任他的我才对。

    你说他拥有征服罗德斯岛的野心,这我还真是不敢相信。我一直以为他唯一的目的,就是培养那个孩子成为一个优秀的继承者而已。事实上我之所以被聘请来到史卡德,主要并不是担任佣兵队长的工作,而是做那个孩子的剑术指导呢。

    我也一样啊。虽然表面上是宫廷魔术师,但实际上却是纳协鲁王子的导师喔。

    不过我很能理解他如此期待的心情。

    贝鲁特回过头来寻找纳协鲁的身影。

    不一会儿就看到他了。他正与一位穿着美丽衣裳以及围裙的少女谈笑风生,应该是迈先国王的大女儿吧。

    没想到对付女人也蛮有一手的。

    贝鲁特对渥特使了个眼神咧嘴笑着。

    真的是一个大器。无论教的是什么内容或是教了多少,他都能在很快的时间内完全吸收,如果让我教他五年的话,他肯定会成为一个导师级的魔术师的。

    他的战斗技巧也已经算得上一流了,再过三年应该就可以成为屈指可数的厉害角色。哎,不过这也要由我来教他才行。

    贝鲁特很有自信地说着。

    无论是要成为战士或是魔术师,他都拥有相当优秀的才能,不过我认为对这个王子而言,这些都只是种附加价值罢了。他真正的特质在于拥有王者的潜能,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他能够使自己以及身边的人发挥到极限,这样的天生才能并不是后天努力就能拥有的。你看如果没有他的话,现在弗雷贝国王早就在魔神之战中力竭而死了不是吗?

    铁之王弗雷贝如今依然健在,等待着对魔神进行报仇的机会,而渥特与贝鲁特最后也成为了纳协鲁的助力。

    渥特是因为对魔神的解放抱有责任感,但这位赤发之佣兵竟然也愿意共同行动,无疑是因为纳协鲁的个人魅力。

    他们在洛依德的法利斯大神殿与杰纳特司祭会面,如今也成功的晋见了迈先国王。

    以纳协鲁为中心,对抗魔神的包围网已经逐渐成形了。

    这可说是来自于纳协鲁正确的着眼点以及迅速的行动力。

    纳协鲁王子或许失去了国家,然而他却因此而跃上了更适合他的舞台,一座名为罗德斯的大舞台。

    或许吧。

    贝鲁特漠不关心地如此回答。

    为了他好,这番话你还是先不要告诉他吧。如果被他知道解放魔神的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大概也不可能镇静得下来的。

    渥特对此也有同感。要成为一个完整的人,并不只是要有优异的才能,还需要时间来辅助,就像是某些酒要经过时间的酝酿才会更为香醇。

    他应该也察觉到魔神的出现跟布鲁克国王有所关连吧。我现在只能尽量让他不去多想,多为将来作一些打算。现在与其追究魔神解放的责任,还不如研拟驱逐魔神的对策才是最重要的。

    渥特这番话就像是对自己说的。

    解放魔神的应该就是纳协鲁的父亲布鲁克了。而让他知道魔神情报的则是渥特。

    嗯大厅好像开始吵起来了。

    听到贝鲁特这么说,渥特也将注意力转向了谒见大厅。

    正如他所说的,谒见大厅开始有了骚动,而且决不是因为宴会所引起的。

    去看看吧。

    渥特对贝鲁特如此说着,从阳台走进了大厅。

    一位年轻骑士畏缩地跪在迈先国王的面前。

    看来有很紧急的事情要报告。

    渥特小声地说着,并询问身边的骑士发生了什么事情。

    魔神出动了,似乎是袭击了镜之森里的妖精集落。

    这个骑士情绪激动地说着。

    镜之森?

    骑士这番话使渥特感到非常意外。

    镜之森仅次于亚拉尼亚南边的不归之森,是罗德斯岛上第二大的森林,森林中各处都有妖精族的小型集落。

    魔神派出数千名的兵力展开攻势,妖精们虽然奋勇抵抗,但仍然力有未逮而不得不逃离森林。

    为什么会袭击镜之森里的妖精族?

    渥特不禁歪过了头。

    毁灭矮人的石之王国之后,这次又是妖精族的集落,就像是十分憎恨妖精一族似的

    渥特的脑海中出现了许多的可能性,而他也开始一一予以验证。

    难道魔神憎恨妖精吗?不,如果只是这样子的话

    渥特双手抱胸静静闭上了眼睛。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卫兵大口喘气冲了进来。

    报告!

    卫兵似乎是过于着急,连要向迈先国王行礼都忘了。

    一个骑士马上出面纠正,而他也连忙伏跪在迈先的面前。

    什么事?

    迈先国王举起手要周围的骑士安静,并且询问卫兵为何如此着急。

    威诺王国的使者刚才抵达城门,表示基于龙之盟约希望我国马上出兵,而其他的国家也已经派兵前往了!

    怎么会在这个时候呢

    一个骑士丢下了这句话。

    镜之森距离海兰不过些许的距离,如果魔神正如传闻中神出鬼没,或许近日就会进攻我国了。

    另一个骑士如此说着。

    镜之森的妖精们战败了是吗?

    迈先对刚才报告的使者进行确认。

    是,有许多受伤的妖精正在镇上接受治疗

    迈先点了点头,回头看着站在身边的杰斯塔。

    你认为呢?

    即使前往镜之森,魔神大概也已经收兵回去了。我建议一半的兵力坚守国境,另一半则派遣至威诺支援,不知父王的意见如何?

    只派出一半的话,会影响海兰的公信力的

    迈先缓缓地摇了摇头。

    可是

    在不知道魔神目的的现在,我们暂且假设它们不会进攻我国。除了留下两队守备王城之外,其余所有部队全部前往威诺!

    杰斯塔并没有提出反对的意见,看来他毫不怀疑父亲所做出的决定,而海兰的所有骑士相信也是如此。

    谒见大厅一瞬间变得极为安静。骑士们相互点头示意,并陆续离开了谒见大厅。

    渥特老师!

    纳协鲁露出了充满决心的表情,从骑士离开之后变得空荡的谒见大厅一角走了过来。

    真没想到一抵达海兰魔神就有所动作,这证明了纳协鲁王子的确背负着与魔神作战的使命。

    渥特这番话使纳协鲁用力点了点头。

    我希望向迈先国王请示与部队同行。既然魔神有所动作,他们肯定会进攻史卡德的。

    套句迈先国王所说的,这次回到史卡德将是个痛苦的回忆,你一定会被当成抛弃国家与人民,以血缘关系寻求海兰庇护的胆小鬼。

    我在这一场宴会中就已经感受到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