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4章 三百五十二章:多则趣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故阴不生,孤阳不长,什么东西若是只有一面,离毁灭也就不远了。

    西贺现在就处这样畸形的状况,武道本该是修行的一种方式,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已经成了唯一的追求。

    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人都会将本末倒置,从而心生迷茫,所以即便此时西贺武道界已比从前大了千倍万倍,却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

    武、器、术、佛、道、阵、巫、体....

    虽然人族一开始修行就是为了同妖族争胜,但赢下圣战后的人族却未曾停下思考,而是不管不顾继续向前。

    以至于千年过去,西贺万种修行道只求胜人之力,却没有人想过其他可能性。

    从本心来讲,这样的世界让唐罗感觉无趣。

    从实际来说,要想改变这样的世界,光凭他自己一个人是远远不够的。

    这里的关键并不是力量或是智慧,而是一种思想和思维方式。

    武道至上,唯武独尊的思想早已深入人心,想要改变这件事,就先得找到与他有同样思想的人。

    只可惜,这样的人在西贺这块地方,就像芝麻堆里的黑豆一样难找。

    很多人即便心中有这样的想法,也不敢表露出来,因为凡但他们敢说出这样“大逆不道”的言论,就连身边人都会以为他们中邪,要来训教。

    这就是整体环境对个人意志的倾轧,让你即便有着与众不同的想法,也只能从于众人。

    而最绝望的是,如果你想突破这层障碍,你首先得有武力超人。

    你看,这件事矛盾吧。

    你想要让别人知晓武道并非一切,却得先有超人的武力别人才肯听任遵从。

    如此行事,即便做到了,那究竟是你的道理对,还是他们的道理对呢。

    正是因为想通了这样的关节,所以唐罗便放弃了寻找,因为知道这名为“寻找”的路走不通。

    毕竟尊贵到了他这样的地步,只要稍稍展露些意向,从者不论假情真意,必定趋之若鹜。

    可这些因为要讨好上峰谄媚儿来的主意,里头藏着多少虚妄和私心呢。

    唐罗没有功夫与这种蝇营狗苟的事情周旋,所以务必得找到心诚者,这重开天地观的第二课,就是一次试探。

    人所作之事大多是受环境、眼光所限,所以重塑天地观后,性情将为之大变,这种变化,从根本上看,是因为心中宇宙发生变化后,视野也不再相同的缘故。

    因为从另一个很大的维度看,修行与否同结局的黄土并无本质差别,所谓彼岸也只是云山雾罩下的朦胧期盼并非真事,当实际求路无果时,就有有人停下步伐思考新的出路。

    而唐罗要做的,就是等待,主要是等待内院弟子的变化,对唐家子弟,他反而不报什么期待。

    因为受宗族礼法熏陶长大的世家弟子,想要堪破出路可比一无所有者更难,毕竟世家千年,经略人间的路已经走遍,再无见过比修武更能使家族强盛的。

    正因如此,注重实际的世家弟子哪怕心中并非最爱武道,也会循着这条更有利的路走,何况这一批从呈州小灵界同元洲回来的族人,还有复兴家族的重担。

    反倒是后山那些弟子,受到新天地观的影响后,更加容易做出取舍,现在只看,究竟是谁能先到自己跟前了。

    ……

    时至夏末,后山已有不少弟子在凉亭完成课业的呈报。

    这些先进者大多都是受了杨凡的影响,向武之心更加坚定,而且他们发现,这第二课的真意呈报,其实并没有对错。

    哪怕是大相径庭的两个答案,元气法相也没有斧正的意思,甚至连“人生意义就是出人头地”,“人生意义就是再不受气”这样的答案,也能顺利呈报,这就让后山众弟子心里更加轻松。

    每每看到有师兄弟满脸轻松从亭中退下,穆满眼中都会露出殷羡的神色。

    “既然羡慕,何不上前。”

    一直没有放弃的裴沐看着穆满脸上颓废,怒其不争道:“如果连作威作福,横行霸道这样的人生意义都不算错,你这得过且过只图享乐的,又算得什么错。”

    “不一样的。后山诸位师兄弟寻见的意义却不相同,但方法道路却是统一,而我却是...”

    穆满有新倾吐,却欲言又止,看着远处又一位师弟从亭上下来,痛苦的闭上眼,高扬酒爵欲要豪饮。

    “噹~”

    拳击铜爵却有金石之响,愕然回头见是裴沐怒容而视。

    “既然心中已有决意,又何必做出这副小儿扭捏的状态,伸头缩头,终有一刀,若是真舍不得,那就早早回头!”

    穆满沉默不语,良久抬头,神色间已一片清明:“师兄所言甚是!”

    深吸一口气后,穆满走近庭前,恭敬跪倒。

    “弟子穆满,拜见师尊。”

    容貌同院长有七分相似的元气法相无悲无喜,眼中神光似能洞悉所有叵测阴藏。

    虽然心中确实有了决意,但真正面对师尊目光时,感觉又不太一样。

    曾经明如草芥的流浪武者如今已是内院弟子的身份,但凡脑子清楚的,都不会想要弄丢这个身份。

    可偏偏在看完宇宙广阔后,却一直有个声音困扰着他。

    练武真是修行唯一的路么?

    这念头越来越强烈,他想要与人分享,却被师兄弟们视作异端,既然如此,索性便以情况示人,同师兄们眼中那些自甘堕落的人混在一起。

    但他发现,原来人与人的痛苦并不一样,有些人是被宇宙浩瀚吓破了但,有些人是被无尽长路逼停了心,眼看醉酒高歌,良朋满座载酒高歌,竟无一知心。

    于是穆满选择独饮,可越饮越是寥寂,裴沐的话让他明白,不论他磨蹭多久,最终都是要走到这一步的。

    既如此,不如短痛。

    迎着能够看透脏腑的神光,穆满再次长吸一口气,沉声道:“弟子以为,生命之道在于修行,而修行之道并非唯武一条!”

    说出心中所想,如重石坠地,只觉的浑身轻松。

    但这种轻松,代价应该很大吧!

    看着毫无反应的法相,年轻武者心中自嘲道。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