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惊怖夫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大孤山,白谷。

    冷悔善看着正挡在自己面前,为自己受了一枪的男子,眼神复杂。

    那男子气魄宏大,即便左肩受了伤,但是右手依然运气将长剑射出,而贯穿了这最后一名黑衣人的头颅。

    他站在血泊之中,宛如一匹孤狼,却又是狼王。

    而刚才,那一系列令人目不暇接的设计,以及奋勇厮杀的英姿已经给大连盟盟主“不死神龙”留下了极深的印象。

    也许自己已经老了吧?

    “大哥,你没事吧!”夏无忧一剑斩断倒吊着盟主的绳索,然后双手接住他,关切地问道。

    冷悔善心中一阵触动。

    没想到自己最信任的堂主背叛了自己,却被这个无名的、自己还不认识的盟中弟子所救。

    “你是谁?”他仔细打量了面前的年轻人半天,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我佩服着冷盟主的武功以及做派,慕名而来,才刚刚加入大连盟。但短短的时间里,我已经发现了盟中不少叛徒,情势危急,加之您孤军深入,孤立无援,我只能出此下策。”

    冷悔善认真看着他,道:“你很好!很好!”

    “你既然叫我一声大哥,那我就托个大,你我结拜,天地为鉴,月色清风为证,如何?”

    此时此刻,他已经理清楚前因后果。

    更是对面前这年轻人的武艺,智谋,气量都感到深深佩服。

    此次若不是他,怕是自己这“不死神龙”之名就会终结在此处了。

    “如何?”他又问了一句。

    夏无忧露出笑容:“求之不得。”

    两人相视大笑。

    冷悔善高兴的是喜得大将一员。

    夏无忧高兴的是距离完成系统“入主大连盟”任务就剩一步之遥了。

    总之,两人都很高兴。

    所以,在返还后,两人一起在“劝悔亭”养伤。

    期间,因为大连盟处于弱势,故而暂作收缩防御之姿。

    两周之后,冷悔善当着大连盟外三堂内三堂以及一干附属势力面前,与夏无忧结义金兰。

    三柱清香,一壶浊酒,拉开了武林纷争的序幕。

    夏无忧被委以重任,刑堂堂主,兼副盟主,开始了攘外安内的征途。

    短短一年时间,整个大连盟便在他手上变得焕然一新。

    防御收缩早已转化为了虎狼吞并之势。

    远交近攻,合纵连横,甚至凭借威逼利诱,将九联盟之中的五盟“金木水火土”与其余“鹰龙豹虎”四盟割裂开来。

    而这一日,宋红男终于忍不住,而下山来寻他。

    凌落石早已威名远扬。

    幸而,宋红男所到之地,恰好处于大连盟势力范围之内。

    出于讨好,当地的香主连忙将这一位恭送至副盟主的府邸,不管是真是假,如此表明了自己上心也应该会给那位留下印象。

    更何况这女人生的很美,是男人都不会拒绝。

    但是,当这香主看到两人拥抱时,他顿时知道自己赌对了。

    夏无忧随口表扬了几句,褒奖了些银两,以及传授了半部高级功法。

    后者便欢天喜地的离去了。

    说到功法,夏无忧这一年可是获得了不少,距离秘境关闭还有三四年时间,他可以借着“大连盟”的势,以及刑堂的便利,来获取。

    抓人,抓高手,到了刑堂后,严刑拷打,然后用一顿美酒佳肴来换取功法。

    如此操作,夏无忧实在是做的得心应手。

    他为大连盟建立了一处阁楼,名为“藏经阁”,而这些功法,他则是有选择的投入其***有功弟子入内修习。

    又是一年过去。

    夏无忧的大将军之名已经在江湖上传了出去,可谓南方诸地尽皆知晓大连盟出了位赫赫有名的副盟主。

    但,福无双至。

    宋红男却很快发现了自家相公的凶残,这与她想象之中盖世豪杰的模样显然有着区别。

    尤其是某一次踏入刑房,见到那些受刑之人的惨状,她几乎是尖叫着跑出,失魂落魄。

    当天,夏无忧直接宰了那将宋红男放入的弟子,将他尸体命人剁碎了喂了猪。

    逐渐,宋红男对这曾经深爱的相公越来越疏远...

    直到有一日,她所听闻的江湖之中一名有着极大侠义之名的武者,被抓入了刑堂受审。

    当夜,她辗转反侧,终于利用大将军夫人之名,进入刑堂悄悄放了那名侠客。

    然而当大连盟刑堂中护卫的弟子发现,而包围过来时,那名侠客却直接用匕首横在了宋红男脖子前,然后说了不少“真相”。

    就在这时,夏无忧从黑暗里走了出来,表示出宽容,并且同意放他离去。

    但唯一的要求,只是希望他能够放了自己的夫人。

    当时,他威名信誉都是上佳,大将军说一不二,这一点上,无论是敌是友都深信不疑。

    所以那名侠客便放了宋红男。

    后者似乎陷入了深深的打击之中,把自己锁了起来。

    行善而被借势利用,用来威胁自己的相公,她深深自责着,又在反思着自己对于善恶的理解是不是出现了偏差。

    加上这些日子,夏无忧给她灌输的一些思想。

    她的目光逐渐变得浑浊,而危险起来。

    另一处,小松林。

    大将军微笑着将一本高级功法递给那侠客,“做的不错,这是你应得的。”

    那侠客连忙感谢,但还未来得及接过功法,便被大将军一掌爆头,然后埋入地下。

    如此这般,又是几个类似的来回。

    宋红男彻底陷入了黑化。

    单纯的女孩本就是白纸一张,而夏无忧又是擅长在这样的白纸上涂涂抹抹的人。

    剩余的半步山字经也交给了她,剩下就是看她自己能做到哪一步了。

    又是一年过去。

    夏无忧已经搜集了众多功法,连同抽奖获得的初级代券,合计142份初级功法,而高级功法也有5部。

    但是他所特别关照的一些武学,却是未曾能如愿,比如“伤心小箭”“惊艳一枪”“忘情天书”“先天破体无形剑气”等等。

    距离十年期限,越来越近。

    整个大连盟只知大将军之名,而不知盟主。

    他手下也聚集着无数高手,以及死士杀手,甚至唐门温家也有不少人投诚。

    其中最得他关照的,就是“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四大杀手。

    甚至,还收下了一个义子,“小寒神”萧剑僧。

    而当宋红男再出现在阳光下时,她带上了鬼面具。

    夏无忧挑了个日子,领着下属,以及义子正式的认了这位已堕入黑暗的女人。

    整个刑堂,甚至是大连盟总盟,都已经被宋红男布置为了机关之所。

    那一群小动物,都被她利用山字经与医术、药草改造成为了黑暗的怪物,随时听她指挥。

    夏无忧掐指算着日子,十年没有几天了。

    然后他带着宋红男,以及七个结拜兄弟,一起冲入了“不死神龙”冷悔善家中。

    后者家人正在用饭,对他的闯入错愕无比。

    尽管诧异,不能理解,但冷悔善还是起身相迎道:“你回来了也先通知一声?辛苦了,一起哎吃顿团年饭吧...”

    夏无忧急道:“这饭是不能吃了,老大,案发了,快逃吧...”

    冷悔善奇道:“案发了,什么案发了?”

    夏无忧这时已疾行近冷悔善身前,像要告诉什么秘密地趋过身躯,冷悔善凑前细听。

    骤然,他只觉胸腹之间有一极凉极冷的炙热感觉,他刚想跃开,却发现身子已经无法动弹。

    他低下头,看到胸口插着把剑,一把墨黑色的剑。

    以及那手背处似影似火的黑山。

    还有夏无忧淡淡的笑意。

    “山字经...”冷悔善毕竟见多识广,一瞬间做出了判断,但是已经太迟了。

    从今往后,大连盟就彻底换天了。

    但新盟主并非是大将军,而是一个神秘的女人。

    她被称为惊怖夫人。

    而曾经的大将军,却不知所踪,宛如昙花一现,彻底消失在了江湖之中。

    也许只是消失一两年,也许是永远,谁知道呢?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