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测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当宋红男醒过来时,桌上放着一碗热腾腾的米粥。

    这是相公第一次给自己煮粥吧?

    她心里美滋滋的,但正当要捧起粥碗的时候,一只黄尾山雀忽然从窗缝挤进屋内。

    “小黄,你也知道我生病了,所以来看我吗?”宋红男有些憔悴的看着,在桌面上叽叽喳喳蹦着跳着的小鸟,露出温柔的笑容。

    她捧着瓷碗,热气从碗传递到手心,然后传递入心里。

    但是山雀却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见她要喝,更是大胆的跑近了,用尖尖的嘴巴轻轻啄着少妇的手背,似乎在提示些什么。

    “是在责怪我一个人吃吗?”宋红男挑出些米,刚想放到桌上,但却迅速收回道,“不行哦,这是相公第一次给我煮的粥,不能给你。”

    但山雀却越来越焦急,叽叽喳喳的叫着,扑朔着羽翼。

    很快,又从窗隙之间钻入了几只山雀,其中一只嘴上叼着薄薄的纸片,其中还有些零星的白末。

    纸片被扔在了宋红男面前,一对山雀邀功般的整整齐齐站成一排,咕噜噜眨着眼看着她。

    宋红男愣了愣,她笑容有些凝固了。

    但下一刻,她笑道:“好啦,知道你们关心我,那我要好好休息了。改天找你们玩。”

    山雀似乎能听懂她说话一般,活泼的跳了一阵,然后从窗户钻出,扑朔羽翼飞开了。

    鸟去,屋空。

    宋红男静静盯着面前的瓷碗,似乎在想些什么,然后深吸一口气,大口大口的将米粥吃的精光。

    然后带着笑,安安静静的在床上躺好。

    一股倦意袭来,她缓缓闭上了眼。

    并未过太久,卧室的木门被推开了。

    夏无忧走了进来,他带着一封信,半本书,目光在空空如也的粥碗,以及那曾经放着迷药、补药参半的纸片,一扫而过,随即又侧目环视四周,直到看见那依然有着缝隙的窗沿才停了下来。

    他眯了眯眼,并未曾太多停留,将信与书小心的放在了这自己秘境中妻子的枕边。

    书是半本山字经。

    据他这些年的观察,宋红男虽然不善武学,但是在草药、医疗、机关、易容以及与动物亲和,这些方面有着很强的天赋。

    所以半部山字经留给她,应该足够可以自保。

    而剩下的半部,则在自己即将离开秘境前再交给她。

    下山带着个不会武功的漂亮女人,除了拖累,还是拖累,所以让她留下,这就是夏无忧的决定。

    前些日子,自从自己感觉武功已抵瓶颈,再无可突破,而产生下山念头时。

    系统冰冷的声音也相应的传来。

    “叮,宿主触发任务:入主大连盟,加入并且成为大连盟盟主,成功则可以获得顶级抽奖一次,并且开启除“任务”以及“抽奖”外的第三功能。若是失败,则随机遗忘一门顶级功法。”

    “此任务强制执行,拒绝则以失败计算。”

    夏无忧略作思索,便已经明白,这是因为自己现在已经取代了凌惊怖,所以必须去完成他在这个世界的一些事情,若是换句玄一点的话说。

    那便是凌惊怖身上蕴含着“势”,而现在这个“势”已经转嫁到自己身上来了,无法回避。

    所以他只能选择接受。

    一人一剑,纵马下山。

    这些日子,他头发已经又长出了,略作易容,便来到了大连盟下设的一个据点。

    原本还想着如何加入。

    但是,他来的正巧,大连盟正在招兵买马,似乎在准备着发动一场江湖势力之间的战争。

    在此招人的是外三堂之一的下设香主。

    先登记,也就是姓什名谁,曾有过什么经历,在江湖上是否有名气,再然后则是试一试力气、内功,以及武艺。

    当别人问及姓名时候,夏无忧自然是胡编乱造,淡淡道:“我叫凌落石,用剑,平日隐居,师父去世,才刚刚出山。”

    因为人数众多,登记之人也是草草了事,听说他会剑法,就直接记了个名字,令他去测试力气、内功、以及武艺了。

    所谓测试力气,便是举重。

    空地上,则是一块块固定着抓手的石头,从大到小依次排列着。

    夏无忧站在人群之中,看到中间空地那人,沉身运气,然后爆喝一声,将一块巨石高高举过头顶。

    周围一阵鼓掌,以及叫好。

    如此几番下来,便轮到他了。

    夏无忧直接走到最大的石头边,周围围观的人们顿时发出哄笑。

    “看那小子,他自己看不清楚自己吗?”

    “他还想举起这么大的巨石,怕是活在梦里吧!”

    “即便他使出吃奶的劲举起来了,若是一个不留心,手稍微滑一滑,便会被砸成肉酱。”

    “人家想表现,想刚进大连盟就混个好位置。但却不知道,如果没有那本事,这位置即便坐上去,也是死啊。”

    夏无忧神色不变,右手运起屏风四扇门第一扇门的一甲子内力,手掌缓缓贴在了巨石底部,刚一运力。

    咔...

    巨石突然出现裂纹,宛如八爪蜘蛛一般向着各处飞快蔓延而去,然后迅速崩裂成十多块碎石。

    周围一片诡异的寂静。

    “是石头有问题吧?”

    “怎么可能...”

    就在这时,正坐在高台上的一名青衣中年人突然起身,看样子似乎是大连盟此处据点看护之人。

    他凌空而下,看了眼巨石,又看了眼面前有些面生的短发男子。

    冷冷道:“不要打什么鬼主意,这些测试力道的巨石制作不易,都是需要花费银两的。”

    “你弄坏了工具,自是需要赔偿。”

    夏无忧淡淡道:“你怎知不是我力气太大,而这石头无法承受?”

    那青衣中年人哈哈笑道:“就凭你?”

    见到面前短发男子沉默不言,青衣中年人冷冷道:“不服的话,我让你攻我一拳,若是你能让我动一动,就算你有些本事,那么只需要赔偿就可。”

    “但若是连让我动的本事都没有,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夏无忧看着眼前颇为嚣张的中年人,淡淡道:“那行。”

    他话音刚落,一旁顿时爆出阵哄笑。

    “不自量力,竟敢挑战香主大人。”

    “看样子,他是不想活了,哈哈哈。”

    夏无忧眼神一冷,也不多说,直接扬起巴掌,运起一甲子的功力,随意拍了出去。

    那青衣中年人带着一丝不屑的笑容,缓缓抬起了右臂,手如一张大网包向了那迎面而来的手。

    “用你全部的力气,你只有一次机会。”中年人淡淡提醒道。

    轰!

    一声巨响后,前一刻还一副高手姿态的中年人,已经被拍的飞了出去,身子在半空中裂开,带出猩红的血。

    好像一只苍蝇。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