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似影似火的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转朱阁,赌坊内。

    赌局依然在进行着,而夏无忧已经整整输掉了十九把。

    他所带来的龙盟弟子也只剩下十五人。

    但是系统冰冷的语音也已经响起来了,提示他“血染朱阁”的后续任务已经触发。

    战胜“甜夹毒”妲冰,可以获得5张初级代券。

    战胜三名副堂主,则会分别获得2张初级代券。

    “你还真是沉得住气啊。”妲冰捂嘴笑了起来,翘着的兰花指上红黑交加,现得妖艳异常。

    她美目剜了一眼此时还是无动于衷的光头,道:“其实仔细看看,你还是挺俊俏的...”

    “若是你答应成为我的入幕之宾,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妲冰翘起美腿,叠在一起,红靴子很小巧,说明她的脚也很小,一晃一晃的隔着桌子蹭着面前少年的脚尖。

    不顾生死的莽夫她着实见过不少,但是败势已定,却还是无动于衷、沉稳静气的奇男子,她真是见得不多。这样的气质令她着迷。

    天生坐镇中军的大将吗?

    妲冰指了指赌场后门,那黑铁的门缝透出一缕金光。

    她悠悠开口道:“你答应了,我们现在就可以离开...这赌坊后面有一座客栈,里面有最豪华的房间,有最温暖的温泉,有足够七八人睡着的大床。”

    “随你怎么折腾都可以...”

    夏无忧眨眨眼,不曾有丝毫犹豫的回答道:“我答应。”

    两人大眼瞪小眼。

    而另一边的龙盟弟子则面色惨白,一个个暴怒的叫嚷起来。

    “凌惊怖!你还是不是男人,居然临阵投降。”

    “我们看错你了,以为你是豪杰,却不曾想到要靠趴在女人肚皮上苟且偷生!”

    “龙盟主是不会放过你的!”

    而包围着的一干大连盟的弟子,则哄堂大笑起来。

    妲冰妩媚,身材火爆,但是凡是与她交合过的男子,莫不是在玩厌了之后,化作了她指甲上那毒虫的食物。

    美其名是永远在一起了。

    “恭喜妲堂主再获面首一人。”

    “这光头,也许床上会很带劲啊!”

    “恭喜,恭喜啊!”

    妲冰随手扔出一颗朱红色的药丸,那药丸滴溜溜的从桌面上滚来,停在了夏无忧手边。

    “吃下它,你就可以抱我离开了。”妲冰十指兴奋的缓缓动着,红艳墨黑的指甲、以及那湿润的红唇显得无比诱人。

    夏无忧看了看那红色药丸,皱眉道:“可以不吃吗?”

    妲冰笑眯眯的看着他,柔声道:“你说呢?”

    夏无忧摸了摸光头,笑道:“那就不能怪我了...”

    他蓦然起身,猛指后方铁门,道:“龙盟的弟兄,跟我杀,杀出一条血路!”

    话音刚落,他一马当先,踹翻面前的赌桌,正要接着冲击之时,红黑斑斓的五根尖爪却破开那木桌,撕裂空气,带着呼啸的尖锐的声音向他抓来。

    尖爪是妲冰的指甲,这也是她的武器。

    夏无忧连忙运气拔剑,剑身横档,却被那一抓逼的倒退两步。

    “杀!”

    虽然未曾反应过来为何刚刚才同意做那女人面首的自家领队,突然翻脸,但是龙盟的弟子们心里却顿时被点爆了,领队指着的那个门,似乎就是他们的生门。

    本就是背水一战,现在有那平日里素以气魄宏大著称的领队带头,他们顿时豁出去了。

    挺剑化作一条细细的、却迅猛的青流,向着后门冲去,但很快被四面包围的敌人拦截住,而战在了一起。

    屋内空旷,但是光线偏暗,刀光剑影,惨叫哀嚎,连绵不断。

    战斗并没有持续多久,很快血腥味弥漫起来。

    最后一名龙盟弟子也被一把长枪贯胸而过,悬空钉在木柱上,他双手紧握着枪杆,喷出一口血,但瞳孔中带着愤怒与不甘。

    若不是信息有误,自己这一干人怎么会来送死。

    但他眼睛里还有光。

    因为“凌惊怖”依然在于对方堂主战斗。

    两人有来有往,尽管前者处于下风,但总是会堪堪的以身法躲过。

    妲冰脸色肃然,双手五指并拢起来,黑色的小虫子密密麻麻涌至指尖。

    她所修习的艳红爪乃是无限接近顶级功法的一门功夫,加上对战期间,小虫子受心意控制,从指尖飞出,然后顺着敌人的七窍钻入五脏六腑之中。

    阴毒无比,防不胜防。

    此时,她已经下了必杀之心。

    双手如钻,再次夹杂着凌厉气息刺出,向着那俊俏的光头逼去。

    夏无忧冷冷一笑,右手宛如恶鬼之手,将一式纯属无比的“钟馗抉目”刺击出去。

    妲冰面色剧变,硬生生的将那刺出的右手回缩,惊险无比的挡住了这一刺,剑尖被纵横交叉的红黑尖甲所格挡,发出刺耳的声响。

    妲冰冷媚笑着剑缓缓挪开,左手却未曾有片刻停歇,顿时却甩出一道黑流,那是她指甲上的黑。

    无数扑朔着三羽翼的怪异小虫子,顿时飞向那负隅顽抗的光头。

    “死!”

    妲冰这一招屡试不爽,曾经杀死了不少实力与自己相似,甚至略高一些的高手。

    夏无忧左手格挡,那些怪异小黑虫已经触及了他的手背。

    妲冰露出了胜利的笑容,这些虫子可不仅仅需要七窍才能钻入体内,即便是毛孔,它们也可以随之进入血液...

    所以,这一式是只能用武器去格挡,用火焰去驱赶,但万万不能用手、用皮肤去触碰,否则一旦被沾染,怪虫将会侵入体内,使人迷幻,而精神崩溃。

    “结束了。”她一招得手,自身则利用右手与长剑的撞击而远远跃后。

    若无意外,下一刻这个光头男子,就会痛苦的掐住自己喉咙,跪倒在地求自己一剑杀了他吧。

    真是太美妙了。

    然而,夏无忧左手手背却忽的浮现出一道纹身。

    似影似火,的一座山,黑山!

    三翼虫彷如跌入了坟墓,凡是触碰到他手背的,便很快被那黑山探出一道黑色的线纹,然后拉入其中,化作山的一部分。

    给人一种蟾蜍吃蚊蝇的感觉。

    只是蟾蜍一次只能吐一次舌头,但是这黑山却瞬间绽放出数十数百道黑线,转瞬将所有三翼怪虫拉入深渊,化作它的一部分。

    呲呲呲...

    空气里再也没有了扑朔羽翼的声音。

    夏无忧缓缓放下手臂,那似影似火的山却更烈的燃烧了起来,他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看向这屋里所有的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