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三不回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一剑刺出,墨黑毒素沾染了血,顿时扩散开去。

    凌惊怖手如铁碑,反手横扫,但夏无忧早已急退而去。

    “为什么?”他捂着胸口,透出一丝不理解。

    ---难道你会读心,知道我所思所想?

    夏无忧也是眯了眯眼,这原本该刺穿他心脏的一剑,却似乎并未奏效,换句话说,眼前这位未来的惊怖大将军,他的心脏不在左边。

    既然已经图穷匕见,实在没什么好多说的。

    他也不应答,施展辟邪剑谱之中的身法,影影绰绰、虚无缥缈。

    幽黑带着腥臭的黑光,积蓄在他右手之下。

    他不刺,他在等到可以刺的时机再刺。

    凌惊怖急促的点了左胸几个穴位,暂时封住脉络,但是那酥麻、膨胀的痛感却从伤口处源源不断的传来。

    --该死,竟然有毒。这小子,真的还是凌悚吗?这毒...毒性好烈,我竟然半身已经无法动弹。

    啊!

    凌惊怖终究不想任人宰割,他右手五指并拢,一道坚硬而煞气十足的令牌虚影浮现。

    他知道自己的出手机会只有一次,无论如何,他都需要赶紧祛毒疗伤,否则猛毒攻心,谁也无法能救他。

    此时这绝境,他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目前的最强一击。

    江湖中人,从来只有自救一途。

    青影闪动,夏无忧拖着青色披风,化作一道惊影,三步两步,一瞬之间已至面前。

    凌惊怖忽的咧嘴一笑,语出惊人:“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若喜欢红男,我便送给你玩几天。”

    他本是胡说八道,但习惯了用语言令敌人分心。

    所以他这句话还未结束,脸上还带着笑,那积蓄着力道的右手已经挥了出去。

    “将军扫千军!”

    一道凛冽至极、破釜沉舟的力道由下而上的扫来。

    这一式绝非凌悚可以抵挡的,无论他有了何等奇遇,短短的时间里,也绝无可能抵挡住自己全力一击的将军令。

    夏无忧冷冷一笑,墨剑横挡,微微倾斜,然后竟然重重插入地面,硬生生止住自己的冲刺之姿,一个侧移,躲开这灌注着拼死一击力道的将军令。

    轰!

    将军令击空,在空气里发出骇人的爆响,切风卷云,气流狂涌。

    夏无忧迅速移动,剑斩马腿。

    凌惊怖失去平衡,重重摔落下来,勉强撑起身体,但再也无法站起。

    这一击已经几乎耗尽了他全部的力量,除非他真不想再活下去,而调动残存地护住心脉的那一丝真气,来继续争斗。

    健马在他身侧哀鸣,在深冬里的光里,显得甚是凄惨。

    夏无忧也不着急,慢慢走近,同样盘膝坐下,正当凌惊怖以为他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后者直接运起真气,右手手背浮现出一道墨色似影又似火的山,他突兀的将染毒的剑激射而出。

    黑剑直接贯穿了未来的惊怖大将军的头颅,从那锃光瓦亮的光头中间插了进去,脑浆迸裂,宛如打散了的鸡蛋黄。

    凌惊怖只是死死盯着他手背的那座山影,瞳孔大睁,透着震惊以及不敢置信。

    谁也不知道他临死那一刻,脑海里到底想了多少东西。

    是惊诧于那浮现的山?或是这拿捏精准的致命一击?

    但死人却已不值得再去计较。

    直到这时,夏无忧才说了第一句话:“你死了,我才能安心的说话。”

    “现在你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忽的笑笑拍了拍脑袋,自言自语道:“瞧我这记性,你都已经死了,怎么会说话?”

    “那不如不说吧...反正平日里你聊的与嫂子的那些事,我都差不多清楚...唔,凌惊怖带队,血战转朱阁,然后受伤,失去部分记忆,这怎么都可以隐瞒过去吧?”

    “你居心叵测,用心不良,真以为我是什么都不懂的傻子么?”

    夏无忧盯着眼前这个几乎是自己影子的光头,有一种倒地的是自己的感觉,毕竟实在太过相像。

    “自己给自己的尸体毁尸灭迹,真是有些怪怪的。”

    可是怎么处理呢?

    剁碎了喂猪?

    还是找一处埋了?

    如果有一瓶化尸水就好了!

    想了想,前者的方案更加靠谱,但是落实起来太过困难,毕竟到哪里找猪?最简洁的是第三种,但是化尸水也是不存在的。

    所以,夏无忧随意找了处荒地,开始埋尸。

    当他挖开地面...

    随即愣住了,因为土里居然已经有了一具爬满蛆虫的骸骨。

    盗匪横行的世界,本就是满地尽坟墓。

    但如此一来,他倒是更加放心了,将凌惊怖尸体的面部特征略做处理,他将这位曾经可以成为一代枭雄的大将军埋了起来,覆盖了些泥土,再将那骸骨放置在之上的泥土,形成了墓中墓。

    待到填土之后,他又寻了些泥草,树皮,石块,将地面做了些处理,使之看起来“不像是新近曾经有过翻动痕迹”。

    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夏无忧站起身,深吸一口气,摸了摸自己的光头。

    “从今以后,我就是凌惊怖。”

    提身上马,他换上一副悲恸的表情,略一沉吟,便夹着马腹,扬起马鞭,纵马沿着来时的道路急速返还。

    分道村,岔路口,一干龙盟的弟子正在静静等待。

    直到瞧见那瑰红霞光里,那闪闪发光的光头出现。

    光头一边身上带着肃杀之气,经过时,也未曾停留,只是嘶哑着声音道:“从大路走!”

    “凌悚呢?”

    “他不是和你一起去的,怎么如今只剩你一人回来?”

    “是啊,惊怖大哥,你弟弟呢?”

    光头虎躯开始颤抖,似乎压抑着无比的悲恸,众人能看到他捏紧的拳头,猛然,他爆发出一声大吼:“都闭嘴!”

    似乎是太过激动,他剧烈咳嗽起来。

    “兵贵神速,咳...我们绝对不能辜负小悚的牺牲!咳...走,跟上来,去宰了那帮大连盟的畜生!”

    夏无忧神色激动,虎目含泪。

    看者闻着莫不心神颤动,为他此时的心情所感染,为他此时的神色所慑服。

    于是,这只前一刻还处于仿徨的小队,顿时化作了哀兵。

    哀兵必胜。

    这只龙盟的杂兵小队化作一道沉默的青流,夹杂着肃杀之气,紧随领队的光头向着金灿灿的大道疾驰而去。

    去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