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一不做,二不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分道村。

    通往转朱阁的必经之路。

    村民们好奇而有些畏惧的看着这纵马驰过的青衣剑客们,他们背对着霞光,一路西行。

    凌惊怖裹着青袍,披风扬起,腰间装模作样的带着一把剑,但其实他最厉害的是手,他的手就是将军令。

    一掌劈出,生死立判。

    他在龙盟的实力并不低,但地位却不高,至今不过是个小头头。

    而这一次,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被当做“炮灰”派至了转朱阁。

    马长嘶。

    凌惊怖已经勒住缰绳,因为他们面临着岔道。

    大路与小路,他们需要二选其一。

    “走大路吧,安稳!”

    “走小路,隐秘!”

    “下面就进入大连盟,在转朱阁的地界了,小路万一有埋伏怎么办?”

    “你又怎知大路便是安全的?说不定人家都已经大刀阔马的布好了阵,在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龙盟跟随的弟子们争论了起来。

    但,凌惊怖大手一挥,任由麾下健马来回踩踏着地面,在众人面前往返了几圈。

    然后咳嗽着,用嘶哑至极的声音说:“我去看看!咳...咳...”

    他急促的咳嗽起来。

    “万万不可!怎能让领队去试探?”

    “是啊,这是斥候的事情。”

    “可问题是...我们的轻功都很一般。”

    凌惊怖双手猛地抬起,压下众人,继续用嘶哑的声音道:“咳...我身法最好,所以我去!大家都是兄弟,我不想你们出事。咳...”

    “可是...”

    夏无忧笑了笑,纵马出列道:“我愿陪大哥一起!各位放心,我们去去就回!”

    兄弟两人相视一眼,扬起马鞭,向着那荒凉小路而去,路径蜿蜒如蛇,几次转折便不见了身影。

    两畔光秃树干歪七歪八,黑色杂毛乌鸦站在枝头,上下晃动,发出嘈杂嘶哑的声音。

    霞光温暖,从地平线刺出的金光,让深冬凛冽的气息翻涌了起来,像是给僵住的一切缓缓解冻。

    像是给冰窟中的尸体解冻。

    很快臭味传来。

    凌惊怖捂住了鼻子,因为他真的闻到了尸体的臭味。

    不只是他,连夏无忧也是一般无二。

    两人很快找到了埋尸的方向,那是一处空地,准确说不是埋尸,而是横尸,死去的都是龙盟的弟子。

    应当是原本在转朱阁的那些人。

    这些尸体摆成了横成了一条扭扭曲曲的线,那线仿佛又是界限,是警示,是告诉后来之人,莫要越界,如果越界,这些尸体就是你的下场。

    夏无忧摆出一副气愤的模样道:“这些大连盟的畜生!”

    随即,他转头道:“大哥,你早些去吧...只是你婚宴摆在何处,又有多少人?我这边厮杀完了,说不定还能赶去参加你的婚礼。”

    凌惊怖嗓子也好了,不嘶哑,他觉得没必要隐瞒眼前的小弟,毕竟这一别,怕是永别。

    所以,他坦诚道:“就我与红男两人,你若结束早了,就来无恨山中的长相思小楼找我们。毕竟你提前来见见嫂子也是好的,以后红男可与我们是一家人。”

    “长相思小楼?”

    “顺着无恨山入口溪流,溯流而上,在第三个支流处绕开,直到三峰并立之地,向那条破败山道前行,耐心点,就可以到了。那是一间古楼,是红男家隐居之地。”凌惊怖很真诚的向弟弟诉说着,煞有其事,似乎真的很期盼他稍后能来。

    “既然你要来,我会让红男给你留一些饭菜,扣在罩子里保温。到时候,顺便将你介绍给他红男认识...”

    “等你来了,庆功酒,喜酒我们一起喝。”

    话尽,两人开始按照之前的计划做准备。

    数分钟后,夏无忧三千烦恼丝尽皆剃尽,光头在日光下熠熠生辉。

    头发乃是由凌惊怖亲手所剃。

    让你理发,便是将性命寄托于你手,如果有一个让你用刀剑理发的人...

    这样的人信不信任你?

    所以凌惊怖很满意胞弟的态度,但又有些遗憾,很快这遗憾又被燃烧的野心,与即将与红男见面的欢喜冲散...

    他哈哈大笑着,看着面前这个模样与自己极其相似的胞弟,将身上作“统领”象征的披风解下,在为夏无忧披上,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道:“那就多多保重了。”

    “哥哥和嫂子都会在无恨山,长相思小楼等你,早点回来。”

    他宛如一个和蔼可亲、看着不成熟弟弟离家远去而再三叮嘱的哥哥。

    夏无忧自然是满脸感激,“大哥,我事了就过来!”

    凌惊怖转过身,摸了摸有些发热的光头,脑海中浮出宋红男那饱含着青春气息的娇躯,她端庄、淑静、善良、温柔,她蜜桃饱满,裙裹浑圆,而延续下一双时刻紧并的长腿。

    不知道这样的女子,在床上会是如何表现。

    不管如何,这一次既然已经邀请自己去往长相思小楼,那么“九五神君”的功法传承怕是跑不掉了。

    真好!他的心里开始发燥、发烫,似火烧,似岩浆积蓄。

    忽的,背后传来声音。

    “大哥,你对我这么好,有件事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凌惊怖勒住缰绳,疑惑的转过头,看着纵马过来的自家胞弟,“你我兄弟,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夏无忧似是有所顾忌,而环视四周,现出忧心忡忡的模样。

    他张着嘴,流着汗,双腿夹紧马腹,又不安的动着,瞎子都看得出来他似乎在挣扎,在纠结“到底该不该将某个秘密说出来”。

    他这样内向、迟钝、却又会拼命的人原本就会在心中藏不少秘密,也会向感动自己之人吐露这些秘密。

    他似是站在了十字路口。

    凌惊怖也站在了这个路口。

    良久,凌惊怖安慰道:“没事,既然为难,那就不要说了,大哥能理解你的心情。”

    ---他到底想说什么?这个弟弟一向对于“感动”“信任”“理解”无法抵抗,我这样说,他必然会说。

    所以他徐徐策马而来,拍了拍小弟的肩膀道:“你安心去,什么事等回来再说。大哥相信你。”

    ---这样你该说了吧?

    夏无忧忽的激动起来,连身子都颤抖起来,他像是终于做出了选择。

    “大哥,你对我这么好,我一定要告诉你!”他转头看向四周,接连几次,似乎是确保绝无旁人之后,才凑近,在凌惊怖耳边压低声音说:“大哥,龙十三盟主...他发现你做的事了!正秘密下令彻查!你快逃吧!”

    凌惊怖一愣,“我做了什么事?”

    他眼珠急转,像是在回忆。

    ---这些年我隐忍的很好,低调的也很好,能被龙十三那个蠢货发现什么?即便真发现了什么,我这一去便是虎归深林,再也不返还龙盟了,他又能如何?

    当他还在沉思、好奇的时候,一道冰凉、冷冽、如从幽冥中探出的纯黑色剑芒已经从他左胸穿过。

    夏无忧这一剑,运足了十成十的力。

    辟邪剑法的邪异,加上山字经的无法阻挡,以及毒素。

    加上近距离,加上那一愣神的功夫。

    这一秒,就是死亡。

    一不做,二不休。

    你要我装作是你,那我今后就是你。

    死去的不过是遇埋伏而战死的凌悚而已。

    传承与嫂子,我都笑纳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