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风雨欲来我静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当夏无忧独身一人,带着一身酒气,持着一把孤剑,返回坐落在龙盟一个角落的小木屋时。

    他听到了熟悉的“叮”的响声。

    “宿主触发任务:血染朱阁,选择前往转朱阁,获得道具二选一,顿悟香或者百炼酒。选择逃避,则获得初级代券一张。”

    “果然...”夏无忧略作犹豫,便直接选择了接受。

    他不是莽夫,但也不是个喜欢逃避的人,更何况此时此刻此地的他真的需要一根顿悟香。

    凌晨,窗外风雪正浓。

    他洗净脸,洗净手,静静点燃一根看似普普通通的檀香。

    暗香在暗黑里闪烁着一簇金红。

    夏无忧虔诚的盘膝,闭目,静息。

    将那本薄薄的画满了山的册子放置在膝前,他没有点亮蜡烛,而窗外也没有月光。

    但他却在一页一页翻动,任由那些山在黑暗里化作虚幻的五指向他压来。

    越来越沉重...

    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但脑海里的重峦叠嶂、崇山峻岭却越来越清晰。

    啪。

    已经翻到了最后一页,他合上了那本根本未曾看一眼的册子。

    檀香袅袅,一朝顿悟。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外面亮着的是天光,还是雪光。

    夏无忧缓缓睁开了眼。

    系统冰冷的声音传来:“恭喜宿主完成任务:山非三,山字经熟练度已达到30%。获得顿悟香3根,以及一次高级功法抽取机会,是否抽取?”

    “抽取。”

    断壁之上的无数功法开始转动,仿佛漩涡一般,最后落定,则是现出“八步赶蝉”四个字。

    “是一门爆发为主的轻功,还不错。”夏无忧点点头,毕竟他也没期望通过高级功法抽取获得什么逆天的武功、神功。

    拿着三根顿悟香,他开始思考如何使用。

    “若是用来参悟那神话级功法,万劫饕餮印不知会如何?”他沉思着,毕竟这本功法在获得之后,他曾经无数次的试图修炼,但根本没有进展。

    因为那灌入他脑海之中的“万劫饕餮印”根本就不是文字,甚至不是山字经这样的图形...

    他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

    每当回忆起来,便是一片空白,似乎和无字天书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但无字天书好歹只是晦涩难明而已,这本功法却是真正的空白。

    若非是那1%的熟练度,以及那让他始终感觉到的令人心悸的玄、令人敬畏的魔,夏无忧怕是真以为这是一本假功法。

    他也曾经尝试着想施展这门所谓的神话级功法,但是一念刚起,便心脏狂跳,生物对于求生的本能,让他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

    因为,他感觉自己仿佛感觉将手伸向了死亡,伸向那充满了诡谲的恶魔,仿佛要去触摸那流着血液的獠牙,代表死亡的牙。

    用之,必死。

    所以,他不敢再试,至少现在不敢。

    对于神话级功法的渴求,令夏无忧还是为之点燃了一根顿悟香。

    紫烟缭绕。

    香已燃尽,但夏无忧却一脸茫然,似有所悟,又似乎什么都没悟到。

    随手调开秘紫看了看状态。

    功法:万劫饕餮印(神话):熟练度1.01%。

    “一根顿悟香居然只增加了万分之一的熟练度...”夏无忧点点头,他已经不准备在这门无底洞的功法上投入什么了,至少现在不想投入。

    至于剩下的两根顿悟香,他随即投到了对于山字经的后续领悟上。

    他并非两根接连使用,而是先使用了一根,随即大睡一场,醒后再用了一根。

    如此一前一后,效果显然更好些。

    当他调出秘紫查看状态时,显示器上浮现出简洁的文字。

    功法:山字经(秘术):熟练度60%,特效:分影;注定;毒武。

    “之前尚未注意,这山字经居然是秘术?而非入门、高级、顶级之类的划分?”夏无忧饶了饶头,略作沉思,他似是有些明白。

    这秘术并不能单独使用,而是作为辅助,增强你其他功法的使用。

    比如所谓的注定,便是无论敌人如何躲闪,你的兵器总能刺中你想刺中之处,所以这“注定”也注定了,最适合发挥山字经威力的乃是弓箭之类的远程攻击武器。

    但消耗大量内力,也是显而易见的。

    也许这就是练成伤心小箭,则需忍辱神功,以及山字经的原因吧?

    比如“毒武”,则可以使的你所有的兵器附带剧毒...

    原本修炼之人需要将毒融入内功,融入体内,但是对于夏无忧而言,他所增加的只是在运气时候,手背上浮现出的一座浓墨、妖异,仿若影,又似火一般的山。

    像纹身。

    至于“分影”,夏无忧并不想使用。

    这一式,他仔细研读了半晌,已经明白了是什么用处了。

    消耗自己部分的生命元气,将之灌入影子里,而使得鬼影重重,鬼影亦可杀人。

    这些鬼影是不死的,若是被斩开,则直接一分为二,而越来越多。

    但若是作为主体的施展之人死去,这些影子也会相应溃散。

    对于这种会消耗生命的功法,夏无忧从来是不屑一顾...

    推门而出,简单用餐后。

    在雪地里,他练起了辟邪剑法,辅以山字经的辟邪剑法。

    他的动作并不连贯,也不优雅,只是一种“静如处子,动如脱兔”般的刺击,刺雪,雪成了黑雪...

    漫天刺去,便是漫天黑雪,夹杂着浓浓腥臭,与令人头晕目眩的气息。

    这是毒。

    但夏无忧却不受这些毒的影响,或者说自从修习了山字经后,他的毒抗也不知不觉中获得了提高。

    晨起练剑、练习轻功,午后调息运转周天,入夜则静静反思,参悟一日所学。

    而距离转朱阁一战,已经只剩下两日了。

    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氛围,笼罩在整个龙盟。

    是的,该出兵了,将那些胆敢伸入龙盟之中的过界之手,统统斩断。

    周边之地的龙盟弟子纷纷赶回,原本空旷的城里楼里院里,多了不少陌生的面容,有年轻,有稳重,有热血,有阴沉。

    酒楼是不过黄昏,就已经满座。

    青楼也是一般。

    夏无忧,焚香,沐浴,更衣,用手掌磨剑。

    静坐窗前,月下。

    剑是一把普通的剑,但他却是用一颗虔诚而平静的心去待它,因为明日,它就是自己唯一可以依靠的伙伴。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