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山字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凌悚。

    凌惊怖的胞弟,两人加入“七帮八会九联盟”中的龙盟已经十多年。

    一人擅长剑法之道,剑术妖诡,一人铁掌如令,所习乃是一门名为“将军令”的绝学。

    但自从凌惊怖从七帮之中的生癣帮,八会之一的多老会之中救下宋红男之后,他们似乎被盯上了,接二连三的遭到刺杀。

    这世界上,很少有人知道宋红男乃是“九五神君”宋拜石的孙女。

    而她手上持有开启传承的钥匙。

    谁是她的丈夫,谁就可以拥有这份传承。

    但是凌惊怖知道,他在龙盟足足隐忍了十多年,现在既然机会到了。

    那么就谁也无法阻挡他。

    至于连累胞弟,这江湖刀剑本就无眼,若是自己也不长心眼,死不过是迟早的事。早死早解脱,省的或者受苦。

    这就是凌惊怖的看法。

    木屋内,夏无忧闭目冥思,片刻已经理清楚形势。

    这似乎是前世曾经见过的一个世界,有些相似,又有些不同,所以他也不敢确定。

    那么搜集信息便是第一要务。

    如何搜集?

    向龙盟弟子搜集,这会打草惊蛇,毕竟在众人看来这具身体不过是个偏向于二愣子的角色,内向、易怒、疯狂。突然变得精明,不仅会令一众盟中弟子生疑,还会让凌惊怖生疑,这不值得。

    去城外酒楼,点上一壶酒,坐一天?

    这无异于守株待兔,浪费时间。

    “如果这个凌惊怖,就是以后的惊怖大将军,那么...有这样的一个人作为兄长,实在不是件令人安心的事。”

    “毕竟他可是一个不辨亲友、择人而噬的凶虎。”夏无忧身子舒服的后仰着,手指在桌面敲打,嘀咕着,“但我也不是一只任人宰割的食草动物。”

    他忽的想起龙盟之中是有着储藏资料、收集信息之地的,楼叫“白云悠悠”,云从龙,风从虎,所以龙盟盟主“探云苍龙”龙十三,总喜欢用云来命名盟中之物。

    夏无忧略作思索,便负剑站起,至于胸口那缠绕着的渗血绷带里的伤口其实并无大碍,他裹着一袭取暖的袍子,便出了门。

    门外是雪,小雪。

    踏雪来到“白云悠悠楼”,出示了证明,楼中的弟子也未曾加以阻拦,毕竟一楼对于普通弟子是开放的。

    行走江湖总要对各大势力有一个简单的认识,否则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杀了不该杀的人,自己死了没关系,引火烧至龙盟那就不好了。

    至于,二楼,三楼则是紧锁着的。

    夏无忧手指一点点在资料名册上掠过。

    “斩经堂”、“自在门”、“蜀中唐门”、“大连盟”、“老字号温家””...

    他目光微微凝起。

    果然是这个世界...

    既然凌惊怖还未结婚,那么...

    他猛然抽出标注着“老字号温家”的那一册资料。

    温家有四脉脑,大小死活。其中小字号负责制毒,大字号负责藏毒,死字号负责用毒,活字号负责解毒。

    虽然册子很薄,资料很少,但夏无忧却读的很认真。

    他不能不认真。

    这个世界的毒,实在太可怕,太无迹可寻。多少高手不是死在争斗之中,而是还未出手就被无声无息的毒死...

    而其中温家、唐门,都是其中的典型,是制毒用毒高手的聚集之地,尤其是前者。

    似乎是了解他的所思所想。

    系统传来相应的声音。

    叮...

    “触发任务:山非三,悟出山字经,使之熟练度达到30%,便可获得顿悟香3根,以及一次高级功法抽奖机会。失败,随机遗忘一门已学会的高级功法。”

    “宿主请选择,是否接受。”

    夏无忧沉吟片刻,他并没有立刻做出决定。

    信息的不足让他下注的风险变大了,所以他只是淡淡回应:“可否延缓选择?”

    系统声音冰冷回应:“请于午夜前做出选择,否则算放弃。”

    夏无忧点点头:“好,暂缓选择。”

    随即,他开始四处搜集关于“温家”的信息,无论是回忆前世曾经看过的,又或者是江湖上的种种蛛丝马迹。

    甚至借用与凌惊怖喝酒为名,说自己伤口麻痹,疑似中了毒...

    谈到毒,就绕不开温家,谈到温家,他就自然而然的说出了“毒步天下”温蛇,再然后则是一通瞎聊。

    当然瞎聊中间又不小心提到了温蛇最近在参悟的功法...

    直到凌惊怖哈哈笑着说:“温蛇离死已经不远了。”夏无忧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他选择了接受任务,连夜裹着黑袍出了城,直奔岭南。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一直是他所信奉的,所以他在认为做好了一切准备的情况下,就来到了温蛇的那座小房子附近。

    小房子名为:知不足斋。

    他卸下一切看起来让自己像“江湖中人”的装扮,仿佛一个农夫一般巡弋在那曾经令江湖中人闻风丧胆的小房子外。

    了解了地形后,他又化身翩翩公子,入了附近城市的青楼。

    他需要一个饵。

    因为他知晓,温蛇一死,“山字经”这本绝世奇书便成了无主之物,必定无数高手窥视。冒然去浑水摸鱼则会让自己变成一条死鱼,所以他决定做那“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黄雀后的黄雀。

    推上了所有的筹码,押上了自己拼死的觉悟,若是还不能成功,这便是命。

    更何况,通过前世的记忆,他知道最终获胜逃出的那个人是谁,也知道那个人是采花大盗。

    狗,无论什么时候,都改不了吃屎。

    所以,他需要提前准备那个人喜欢的饵。

    一个女人,一个背影性感的尤物,褪下衣衫可以令人心头滚烫、浮想联翩的佳人。

    当夏无忧看到那个女人,觉得自己那处开始有感觉时,他知道就是这个人了。

    于是,他当掉了一块据说是与凌惊怖各持一半的家传古玉,卖掉了这些年积蓄的宝物...

    然后前往青楼之中,一掷千金。

    屋内,待到灯火熄灭,他直接背上这已经昏迷的美艳而浓妆的烟花女子,纵身跃下,跨身上马,将女子裹在斗篷之内,随即策马出城。

    次日初晨,女子揉着额头醒来,那仿是宿醉的感觉令她感觉天旋地转。

    昨天自己怎么酒量如此不济,才饮了三杯就晕过去了...

    她美目一睁,却见两边是荒芜的农田,自己随着上下颠簸而震动着腰肢,头疼令她忍不住再次低低呻吟了声。

    而那纵马疾驰的少年,不正是昨晚那一掷千金的富贵公子吗?

    只是,为何他此时的脸庞如此冷冽?

    夏无忧见她醒来,化手为掌再次劈在了她颈间。

    那烟花女子还未来得及惊呼,便再次晕倒过去,身子软倒。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