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长安城外小酒楼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夏无忧用最快的时间换购了一匹快马,穿上一袭遮面的黑斗篷,策马向东。

    连夜赶路,不敢停留。

    青鹿崖白影山庄的消息很快就会传播出去,到时候满城都会是贴着自己的悬赏告示。

    所以,他要比消息传播的速度更快,更快离开这里,离开凉州道。

    消息并不是风,而是人,是马,是信鸽...

    他要比这些都快,但盗匪横行的地界是很不安全的,一个不小心就会阴沟里翻船。

    所幸,他很快拦截到了一名官府信使,将他打晕后,换上了官府的衣裳。

    有了这身衣服,敢打自己主意的盗贼就少了很多,小盗贼不敢,大盗贼不愿。

    众所周知,信使身上并无财物,而且是为官家传递信息的,这样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大多盗贼不会去做。

    每到一座城市,夏无忧就换回斗篷,用最短的时间休息,用最快的速度换马,然后继续快马加鞭,马不停蹄。

    因此,当消息真正传入凉州道行军大总管耳中时,夏无忧已经到了凉州道的边缘,而进入了关内道。

    他不知道那位大总管此时有多么的暴怒,但他知道自己心里的仇恨。

    “我会回来的...”夏无忧策马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官道。

    很快,他乔装打扮,在长安外找了间清闲隐秘的小酒楼,做起了店小二,一边搜集信息,一边继续暗自修炼辟邪剑法、绝息心法,然后开始静静等待腊月的到来。

    秋已到末,红叶覆在了酒楼前。

    天色还未亮,夏无忧开始了每月月初的免费抽奖。

    他并没有选择加上获取里的5张初级代券,来将抽奖升级为高级功法抽奖,多一本少一本高级功法,对他来说意义并不大。

    若非自己刚开始利用那系统BUG,冒险直接获取了一本顶级功法,现在怕是很多事情都会改变了吧?

    大师兄郑亥,原城主白映飞的谋划会成功,自己顶多利用“百炼酒”“顿悟香”将一些普通功法提升,而逃亡,然后躲藏在外,修炼个几年再回去报仇。

    而慕辰自然也逃不过白映飞的杀戮,小师妹,二师兄,五师兄这些忠诚于阆剑派,忠诚于张老头儿的人自然也很可能活不成。

    系统开启,他慢步入那神秘的白帝城之中,在抽奖断壁前停下。

    “请宿主进行献祭,若无献祭,将直接进行初级抽奖。”

    夏无忧直接道:“开始抽奖。”

    一阵闪光过后,石壁中央的氤氲慢慢清晰。

    系统冰冷的声音传来:“恭喜宿主获得入门级功法,霍家剑法。”

    霍家剑法,乃是风云之中霍家庄的祖传绝学,原本在庄主霍步天寿辰时将被传给步惊云,但因为天下会会主的杀手忽至,而被迫中断。

    这样的一本功法,夏无忧只是略微翻了翻,便直接束之高阁了...

    都有了辟邪剑法了,谁会再练这样的功夫?就当是一张初级代券好了...

    小酒楼虽然幽静,但是时间长了,来往客人也是不少的。

    其中多为一些出城踏青的公子哥,或是私下相会的年轻情侣,又或是经过的江湖侠客。

    所聊的无非都是些长安城中的风流韵事,笔墨丹青之类。

    而暂时歇脚的江湖侠客们,通常需要热壶酒,切些熟牛肉,抓些干货便可,而传递的信息也是极少,无非门派之中的恩怨情仇,个人喜好厌恶,或是对于入门功法的领悟,对于那些被教导了高级功法的师兄们的嫉妒。

    时不时也会有些好胜斗狠的江湖侠客,在小酒楼门外相斗,每到这个时候,酒楼老板的小儿子就会好奇趴在窗子上看着。

    终于有一日,凉州道上发生的事也被来往的江湖中人稍了过来。

    “听说了吗,天音城发生怪事了。”

    “天音城是哪?”

    “凉州道边角上的一座小城,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官府的监察使死了一个,星辰榜第十一的小剑魔也死了。”

    “事情都是出在婚礼上,事实上,只有几个人从婚礼上逃了回来,其余的都死了。听说那个新上任的城主慕辰脖子差点被人刺穿,还有当地一个小门派的掌教据说练了什么邪功,走火入魔发了疯。”

    “而且啊,据传白影山庄闹鬼。”

    “闹鬼?!开玩笑的吧...”

    “大总管已经将整个玉女峰封起来了,不许人进出,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慕城主也是十分愤怒,他派遣手上所有力量,四处张贴悬赏告示,说是要花费一万两白银来悬赏那夏无忧,以报那一剑之仇。并且不知为何...慕城主似乎颇为得到大总管器重。”

    “他也是因祸得福,成了凉州道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啊。”

    “现在说新星还太早,等到犬戎狩猎结束后,是驴子是马,到时候才知道啊。”

    “也对...”

    夏无忧一边抹着桌子,一边静静听着,知道几人没事,也是舒了口气,虽然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又是几日,他终于听到了一段对话。

    “听说了吗,九尘城钱家,观星城白家,南建孙家竟然都汇聚到了黄河渡,是不是有什么宝物现世,我们也去看看吧?”

    “少见多怪,这不是宝物,而是世家流传的一种水祭,一般每隔三年在腊月首日举行一次,期间要将周围人全部隔绝...”

    “这些世家的奇怪规矩真多...”

    “不谈这些,继续喝酒。话说回来,皇都最近天子...”

    “嘘...”另一人急忙捂住他的嘴,“莫谈莫谈啊,否则被当做黄巾教余孽...”

    当提到“黄巾教”三字,两人顿时都沉默了下来。

    “小二,再热一壶酒!”

    夏无忧应了一声,转身入了厨房,但却沉思着这两人所说的话。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世家?黄巾教?

    这是他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词汇,至于所谓的水祭,怕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说法,其真实目的应该是护送家族子弟去坐上那条船,那条三年一次的船。

    如此情形,自己如何走进被世家封锁的区域呢?

    他只是低头想着,却未曾注意到自己迎面撞向一个同样神思不属的人。

    几乎在撞到的一瞬间,他就反应过来了,但店小二的身份却让他放弃了用身法闪开的念头。

    虽然他的辟邪剑法的几式步法都已经入了门,对于辟邪剑法的总体熟练度也达到了百分之五十一。

    呀!

    两人对撞在了一起,夏无忧只觉自己像是撞在一道铁墙上,不,那不是铁墙,要用炮口来比喻更为恰当。

    他的身子往后飞出,重重砸在一张圆桌上,将那木桌砸的粉碎。

    他睁开眼,摆出一副小二的狼狈样子,但却打量向那个与自己对撞的人。

    那是一个少女,黑衣少女,唇红齿白,双腿修长,好奇地踮着脚似乎也在看自己。

    蓦然,她眼中燃烧起炽熊熊火焰。

    身形一闪,便已经蹲在了自己身边。

    “小二...”她的声音很傲娇。

    “这位...女侠,您要做什么。”夏无忧适时的表现出震惊,事实上他确实也有些震惊,因为刚刚这个少女几乎是瞬间出现在自己身前。

    “我要给你摸个骨...嘻嘻嘻...”面相甜美的少女露出了两个小酒窝。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