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残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道是否还活着。

    啪...

    先是一声轻响,随即是骤雨急落般的声音,那是一具具已经奄奄一息的躯体从半空落下的声音。

    吸力消失了,有些带着重影的视线里,那白影山庄似已吞噬了足够的人命,所有大门与窗户便都关闭了起来。

    夏无忧随意一扫,小师妹,二师兄,五师兄,慕辰几人都还活着,而另一边严晓晓,张素素,欧阳一鹤也还都在。

    只是来场的数百人,现在却仅仅余下几十人。

    虽然还活着,但此时都是已经耗尽了力气,除了欧阳一鹤,他佩戴的太极饰品抵消了不少那股吸力,但左肩刚刚包扎好的伤口再次迸裂,所以情况也并不是太好。

    “先下山!”

    “此地实在不宜久留,若是不走,万一再来一次,我们所有人都活不了。”

    “不!”严晓晓却冷冷道,“先抓住那小子,否则我们全部无法交待...只有抓住他,说不定才能功过相抵。”

    “我带着暗器,有优势,还有欧阳公子相助。”

    至于阆剑派的那几人...他们内力不足,此时早已无法起身。

    她妩媚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勉强支撑起身子,向着夏无忧的方向走去。

    另一边,欧阳一鹤正要随之而去,却被张素素拉住了手臂,后者的表情很不好。

    “寒鱼,他在山庄里,他没有出来。”

    “他已经出不来了...刚刚我们都看见了那红衣女鬼,那红衣分明就是婚纱,你弟弟可是距离它最近的人,绝无可能生还。”

    张素素显然也明白,她只是不愿承认,此时贝齿咬紧了已无血色的唇,胸前蜜桃在急促喘气里欺负不已。

    严晓晓拖着脚步,向那悬崖边的少年走去。

    “夏无忧,我知道你也没有力气了!不若乖乖束手就擒,至少还能给阆剑派留一条活路。”

    “今日若是我们全都死绝,只剩下阆剑派的人回去,你说大总管会不会放过他们?”

    “反正你已经卸下了掌教之位,脱离了阆剑派...你若束手就擒,他们就会无碍啊。”

    严晓晓笑着一步步上前,她手上持着唐门秘制的“骤雨筒”。

    尽管刚刚对抗那奇诡的力量花费了几乎全部力气,但是只需要按下扳机,就可以将这刚刚凶悍无比的少年斩杀。

    夏无忧勉强支撑起来,双手颤抖的握向一边散落在地的剑。

    当...

    剑柄仅仅在手里待了几秒,然后便脱手,掉落在一边。

    少年有些苦笑的看了看已经血迹斑斑的手掌,已经无法使用这样的武器了...

    降落伞也在刚刚被吹到不知何处了,现在自己是真正的叫天不应叫地不灵了。

    当然,实在不行,他只能去与系统进行交易。

    以五年寿命换取八根顿悟香,然后迅速提升内功心法,只是不知道这顿悟香的使用原理是否与百炼酒相同。

    可是,人不过区区百年寿命,不到最后时刻,他绝不愿意如此...

    但那妩媚而带着疲惫之色的女子,已经走近了,越来越近。

    “夏无忧,不要再反抗了...我可不会杀你。”严晓晓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呲...

    一声弓弩撕破空气的声音。

    随之而来的,是那仿佛被卡住脖子,而断了笑声的严晓晓,她的后背竟然插了一根箭矢。

    呲...

    还没等她回头,又是一根箭矢射出,这一根箭矢之间贯穿了她的头颅。

    她终于回过了头,目光中却是不可置信之色。

    树影之间,爬出一个男子,一身华贵的城主袍子已经被撕扯的不成样子,但他嘴边还是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右手正拿着弓弩。

    “你放心的去死吧,有我解释,大总管那里搞定的...毕竟,我也是官府中人啊。”慕辰露出疲惫的笑,向不远处的夏无忧挥手示意。

    两人之间的交情,又多了一道羁绊。

    严晓晓至死也想不明白这天音城城主,为何会对自己出手。

    另一边,夏无忧借着悬崖的坡度开始慢慢下行,很快来到了死去的严晓晓身前,从她手中夺过“骤雨筒”。

    那是黝黑儿臂粗细的金属筒,握手之处有些粗糙,与一目了然的机关。

    标注着五个不同档次,显然是每次发射的细针数量,以及次数。

    最低档竟然是每次只射出一针,可用三百次,第五档则是一次射出三百支针,暴雨之名确实名不虚传。

    有了这样武器,他根本无需和人拼比。

    只是拖着缓慢的步子,走近同样缓慢的敌人,单调的重复着举起“骤雨筒”,按动机关,用最低档射出一根针。

    若是没死,就再补上一针。

    他的动作宛如机械一般重复着,仿佛屠杀的不是人...又仿佛他根本不认为自己是在屠杀,而只是在完成某项必要的工作而已。

    很快,金霸一方的武林高手,以及残存的士兵全部被他杀尽。

    当经过张素素身前时,他露出笑道:“素素姐,回阆剑派吧,你本就是我们这边的人...”

    欧阳一鹤在一旁冷冷道:“你以为自己杀了金霸,杀了这么多官府中人,此事能善了?不要将其他人看的太傻了...这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素素跟你们回去,那是自寻死路。”

    夏无忧点点头,沉吟道:“你说的有道...”

    话音未落,他手中的“骤雨筒”已经调到了第五档,一瞬间将筒中剩余的长针全部射出。

    “理...”

    粗细不一,宛如暴雨突至。

    欧阳一鹤唇边的冷笑犹在,但他的生命已经不在了,身躯正面被插满了针,犹如刺猬一般。

    这甚至连张素素都没反应过来。

    怎么说着说着,就突然动了手?

    好像还没到发生冲突的那一刻吧?

    “你...你卑鄙!”

    “哈哈哈...”夏无忧蓦然仰头大笑起来,然后有些歉意的看着面前的便宜姐姐,摊手道,“素素姐,实在抱歉,我手滑了一下,手滑了一下啦。”

    张素素已经不知道用什么表情来面对他。

    这杀戮来的太突然,无声无息,没有征兆。

    自己在外出历练之时,便被父亲告诫“江湖凶险”,可是她突然觉得这么多年历练所遇到的凶险,加起来都没有眼前这位便宜弟弟“凶”...

    那些她遇到的邪魔外道,比起眼前这位,实在是弱爆了!

    手滑了一下?

    你手滑了一下,就把星辰榜排行十一的“小剑魔”给宰了,更何况他还是武当七侠“空谷无声”莫谢留的弟子!

    至此,卑鄙无耻的夏无忧与慕辰两人已经完成了残局收割,配合默契地阴死了严晓晓和欧阳一鶴,一如之前的合作。

    此事事关重大,绝不可稍有泄密,若不是夏无忧存了些情面,怕是连张素素也会一并宰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