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怨恨、婚礼、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方平之愣愣看着手中的青玉戒指,喃喃道:“可恶,真是可恶,让我们都别去,你自己倒是去了!你很厉害,很了不起吗?”

    他在想着的时候,身后居然又冲出了几名弟子。

    “保护掌教!”

    “牵制住那些人!”

    “上啊!”

    “平日里都靠着掌教保护我们,现在是我们来保护他的时候了!”

    “我从小到大,都所有人都把我当做小瘪三,当成一个没有前途的混混,也就夏掌教,他老人家瞧得起我。没说的,这条命,卖给他,不亏!”

    “保护夏掌教!”

    五名,十名,二十名,五十名...越来越多的阆剑派弟子挺剑而上,他们从未感到如此爽快,血液仿佛要沸腾、燃烧。

    尽管自己这方处于绝对的弱势,但是这一刻,那种激荡于胸中的豪迈,却令他们感觉,这一生,值了!

    方平之哈哈笑了一声,将青玉戒指随意套在手上,拔出鞘中之剑,也追随着前方众人的脚步,冲了过去。

    明明是去送死,他们却显得很开心。

    欧阳一鹤看了一眼正在给自己包扎伤口的张素素,愕然道:“他们是都疯了吗?一个边荒小城的门派,竟然敢对凉州道监察使招揽的精英、以及周边门派前来的江湖高手们发动冲击...”

    “实在是螂臂挡车,不自量力啊!”

    张素素也呆呆的看着那些自己曾经熟悉的弟子,那些比起武艺,更擅长奉承拍马、吃喝嫖赌的墙头草。

    他们都变得如此陌生,如此视死如归。

    她腹中刚刚饮下的酒还在灼烧着,此时竟然生出一种也想随着他们冲过去的想法,“不,他们不是疯了,这是...人心所向啊。”

    张寒鱼面色涨红,好好婚礼被搞成这副模样。

    之前场面上,还好好与自己寒暄热闹,打成一片的人此时似乎完全不顾及自己感受。

    一个一个,都把自己当成空气。

    他面容有些扭曲,手上用力,紧紧掐住已去自己完成了新婚仪式的新娘的手。

    但他竟然握了个空...

    新娘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了,艳红婚纱失去了支撑,而散落到地面。

    “这是...”张寒鱼显然被这诡异的情形弄得不知所措。

    连愤怒都暂时熄灭了。

    他蹲下身子,手掌在那婚纱上四处按动,但是入手之感除了丝绸的柔滑,却再无其他。

    “怎么可能...卢乔,卢乔!”他唤着那女人的名字。

    但没有人回应他,此时几乎参加宴会的所有餐客都已经汇聚到了悬崖边,他仿佛被置在了角落。

    明明没有人理睬他,但是这种无声,以及远处的喧闹却像是嘲笑。

    “这是我的婚礼,明明我才是主角...明明我才是阆剑派的继承人...你们一个个的为什么都视我为无物!”

    张寒鱼眼中闪烁着无尽的恨意,他恨所有人。

    恨那个可恨的弟弟,为什么要夺走属于自己的位置!恨自己的姐姐,明明带回来一个帮手,却无法帮到自己!恨那些在悬崖边的什么武林高手,什么监察使,明明之前与自己谈笑风生,一转眼却毁了自己的婚礼。

    在他们眼里,自己其实连屁都不是吧。

    他蓦然有些领悟了,这个世界,终究是实力为尊!

    嘶...

    那红色婚纱的衣角忽的动了动。

    山风很大,这很正常。

    但是那衣角宛如行走的脚一般,慢慢直立了起来,在张寒鱼目瞪口呆之中沿着他撑地的手指,欢乐地蹦着跳着,当走到手腕处时,猛地停了下来。

    空气里散发出一种诡异的静寂。

    张寒鱼心跳骤然加速,仿佛要从嗓子口蹦出来,他目光略带惊悚的看着那静止在手臂上的婚纱衣角,那喜庆的红不知何时变得异常妖艳。

    刺溜...

    婚纱骤然动了,宛如狩猎的蛇很快游上了他的全身,然后将他包裹在了大红婚纱里。

    喀拉喀拉...

    一声声骨头碎裂的声音从婚纱里传来。

    张寒鱼瞳孔逐渐变红,而面色却惨白下来。

    远处的天空,一条挂在入门牌坊上的白绫被风刮来,缠绕在了他脖子间,然后勒紧,直到将整个脖子缩成手腕粗细,张寒鱼的眼珠顿时突了出来。

    红白相配,显得诡异而可怖。

    白影山庄,从来都不是什么游玩之地,而是一座鬼庄!

    而之所以之前未曾发生事情,一是因为庄中鬼怪对人神智的影响,使之对于其中的怪异产生了遗忘,二是因为来往之人并未曾有极度强烈的负面情绪产生,三是未曾举办过婚礼,四是婚礼上未曾有血。

    此时,几者皆备,那原本也许只是沉睡的、或者未曾成型的鬼怪,顿时复苏了。

    当从白纱牌坊下走过时,新娘子早就已经被附体了,后来一直陪着张寒鱼走完整个结婚仪式的...根本就不是人类。

    另一边,严晓晓依然保持着原本“金霸”的威严,一声令下,便要箭矢、暗器其发,而余光注意到远处集体冲来的阆剑派,她只是冷冷笑了笑,吩咐道:“统统都杀了!”

    顿时,一部分高手狞笑着,向阆剑派众人而去。

    她神色冰冷的注视着那越来越近的少年,他虽然上浮缓慢,但是已经快要进入到可以攻击的范围了。

    蓦然,她神色产生了一丝古怪之意。

    呲呲...

    呲呲呲...

    一股奇怪的力量将她从悬崖上拉回,她猛一回头,却见那边阆剑派的冲击速度也变慢了,仿佛逆着狂风在跑。

    而自己这方派出的高手则个个腾空而起...

    “什么时候,他们轻功这么好了?”

    严晓晓的念头才刚涌起,那股吸力便的变得更为疯狂,像是有一股无形的枷锁缠绕着所有人,硬生生的往回拉。

    像是勾魂夺魄的无常,在将人世的生灵拉向未知的深渊。

    而方向是...

    白影山庄!!

    并不是夏无忧一个人受到了这股引力,而是在白影山庄周围每一个活人啊!

    凡是想要逃离的,都在被缓缓拉回。

    悬崖上严阵以待,准备着对那少年出手的一干监察使麾下的高手们顿时被清空。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