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人不疯狂不成梦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但,夏无忧唇边的弧度却更甚,甚至带着嘲讽,他借着着一斩之力,竟然向后纵身跃下悬崖,一头黑发在横穿山风里狂野乱舞。

    “什么!?”

    欧阳一鹤顿时愕然,他算到了敌人的一切还击,但是却没有算到他会跳崖。

    但就是这一愣神的时机,一把剑已从刚刚落崖的少年手中狂射而出...

    没有人会想到,剑还可以用来射...

    没有人想到,一个跳崖的人,最初想到的不是去感悟生命,回想一生,而是将手中的凶器继续舞出。

    人之将死,其行也善。

    谁会想到这把剑会从明光的风里穿来?

    就像没人想到他会发现谁才是真正的检查使,没人想到他可以透过巨盾杀死检查使,没人想到他会跳崖...

    夏无忧面庞微微前倾,眼鼻逆光而沐浴在黑暗里,他咧嘴笑着,白森森的牙被天光照亮,视线里,这一剑果然起到了应有的奇效。

    刷!

    长剑穿过“小剑魔”的左肩,一贯而入,带起飞溅的殷红。

    这是欧阳一鹤平日里的一种本能救了他,在最后时刻令他进行了一次勉强的横移。

    “哈哈哈!”

    山风将这声音送到追至崖边的众人而已,少年呈大字型,面容朝上,感受着耳边的山风呼啸,以及刺眼的光亮。

    扑!

    他拉动了自制降落伞,任由两边绳索勒紧双肩,带着悠闲的神色,缓缓下降。

    不知道脚下会是什么地方?

    但不管是哪里,他都需要立刻逃亡了。

    明天他的头像就会被贴在附近所有城市的城门前,甚至整个凉州道。

    穿越之后,在天音城已经待了五个年头了...

    现在是到了浪迹天涯的时候了。

    夏无忧露出微笑,看着面前的壮阔山河,一种山空海阔任鸟飞的感觉,油然而生。

    突然,一股诡异的感觉降临在了他周身。

    风声小了,光线暗淡了。

    降落伞不再继续下落...

    而是在上浮!!

    “这是...”夏无忧第一次露出了惊容,如此违背自然规律的事,在现实里发生了。

    他以为是幻觉,所以揉了揉眼,甚至咬破舌尖。

    剧痛传来,但是降落伞依然在上浮!

    山顶上,真正的严晓晓正抱着死去的金霸尸体,面如死灰...

    当有士兵来报,说是那少年竟然又出现了的时候。

    她第一反应就是,杀了他!为大人报仇!

    以防意外,严晓晓拿出“骤雨筒”,叫唤了几名携带长弓的军中精英、以及善用暗器的招揽来的江湖高手,来到崖边。

    虽然不知少年头顶那巨大的蘑菇状的油布是何物,但是此时显然他弄巧成拙了。

    他不仅没能够逃生,反倒是又回来了。

    可是,这真的是弄巧成拙吗?

    若是严晓晓学过“自由落体运动”,知晓其下坠的力量需要何等反冲才会变为上浮,她就会觉得现在这情形着实古怪。

    但是此时,她单纯的以为是山风很大,将那油布鼓起,所以带着他飞了回来。

    “杀!”

    严晓晓站在崖顶,神色冰冷。

    她已不再在乎少年的生死。

    大不杀了之后,快马加鞭,在三日三夜之内将这少年的尸体给凉州道行军大总管送去。

    大总管手下高手如麻,据闻还有擅长搜魂之术的高手。

    虽然麻烦些,但一具尸体,足矣。

    “为大人报仇!”

    “杀了他!”

    “他现在上天无门,下地无路。”

    另一边,围绕在旁的阆剑派新任掌教岳卓尔神色冰冷,他身后的几名弟子眼见这形势,便要拔剑冲出。

    但岳卓尔咬着牙,双手展开,拦住欲要上前之人。

    “二师兄!”

    方平之显然也在这几名弟子之列,他此时心中焦急无比。

    “夏掌教,他会死啊!他此时无法借力,半空之中,乱箭射去,他躲无可躲...”

    岳卓尔只是沉默不言,但平举的双手却未曾放下,只不过五指已经捏成了拳头。

    “岳师兄!岳掌教!”方平之低声怒吼道。

    岳卓尔眼神阴冷,淡淡道:“我们不能去啊,这是掌教一个人的战争,如果我们去了,整个阆剑派都会陷入灭顶之灾!”

    “一时血勇容易,但...之后呢?”

    “掌教,他早已清楚这些,所以才在决战之前,将位置传给了我,与阆剑派撇清了关系。”

    “你们现在去,能起到什么作用?凭你们的功夫,打得过那些哪怕外围的江湖高手吗?除了辜负他的良苦用心,还能有什么作用?”

    方平之瞳孔通红,气喘如牛,双手捏的咔咔作响,“如果,我能再强一点,如果再强一点...”

    他的想法代表了在场大部分阆剑派弟子的感受。

    眼见着那受到自己敬重之人,孤身奋战,身处绝境,自己竟然只能缩头躲在后方,这种感觉,真的...这辈子都不想再有。

    如果可以变强,不管如何,都会去做!

    下一刻,岳卓尔却脱下了自己的掌教长袍,他的手指掠过衣领时,蓦的发现一丝异样,似乎其中藏着什么。

    这念头一闪而逝,他将长袍,掌教扳指交到方平之手中。

    然后淡然道:“但是我不同,我虚长几岁,自信还是有机会冲破那些外围的江湖高手的。”

    他将袍子披在了方平之身上,笑道:“方掌教,多多克制你那冲动的坏毛病,一定要将阆剑派发扬光大!”

    方平之眨着眼,感受着被强塞入手中的青玉戒指,那象征着阆剑派掌教之位的戒指,一时没反应过来。

    但,岳卓尔却已经拔剑冲了上去。

    “向我来,这里,这里!”这位平日里谦冲的君子,剑上缠绕着越来越汹涌的风。

    踏步之间,更是气旋环绕,随着他的前冲,那些积蓄的风越来越大,当他冲至尽头,挥出下一剑的时候,将会产生“剑气”!

    这就是绝息心法,配上狂风刀法的精要所在。

    岳卓尔大喊着,他只想吸引检查使一方的人的注意力,哪怕分散一丝,那位也可以多一丝逃生的可能。

    他心里已经长舒了一口气,掌教之位已经传给方师弟了,那么自己也算是无牵无挂了。

    那就试一试手中之剑,在生死之间,到底会爆发出何种力量吧!

    但,很快又一道倩影紧随而出,宛如一朵黄云从空谷飘出。

    是小师妹!

    “无忧哥哥,我来了!”她脸上涨得通红,刚刚要不是自己,无忧哥哥也不会被逼的使用那剑法,也不会因此被那坏女人发现,所以她有些愧疚。

    但当她冲出去之后,这愧疚也消失了。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