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三流赌徒,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玉女峰,青鹿崖,白影山庄。

    夏无忧的剑已经出鞘半截,寒光烁烁晃人眼。

    他身前那凉州道主人麾下的金主却露出一丝嘲讽的笑容,像在嘲笑他的不自量力。

    她转瞬之间便从腰间掏出一个黝黑金属筒,筒名“骤雨”,乃是唐门秘制名器。

    两人眼神在空中汇聚,彼此注视。

    金霸心中却猛地一跳,因为那少年的目光太过...

    她无法找到一个准确的词来形容,凶厉?妖异?霸道?淡漠?似乎都有一点。

    那一个小门小派的年轻掌教,竟然将她的气势全部压下。

    所以,金霸心中生出一点恼火,她失去了继续调侃的耐心,而是将骤雨筒微微向下,然后扣动了启动的机关。

    几乎在同一时刻,夏无忧踏出了“紫气东来式”的第一步。

    身体侧移,虚无缥缈,他原本所站位置,传来“叮叮当当”的声响,那大理石地面竟然被粗细不一的细针穿入,没过半截针身。

    “打空了!?”金霸一愣,不知为何心中恼火更甚,手腕急翻,向着少年出现的位置再次按动机关。

    夏无忧唇边带着邪魅的弧度,再次踏出了第二步。

    他又躲过去了!

    电光火石之间,他已经躲过了必杀的两击。

    “这...这怎么可能?”金霸倒吸一口凉气,樱唇张开。

    这世间怎可能有人能快过“骤雨筒”的速度?

    不,他不是用身法躲过,而是预判,他似乎在预判?

    从自己的眼睛,从自己的手指,从每一个细微动作...

    他不仅压制了自己的气势,还利用自己每一个表情,而躲闪过了两次攻击!

    这...真是个可怕的敌人!

    金霸看到对面那少年,比了个口型,似乎在说“蠢货”。

    “上,给我上!”金霸怒道,其实根本无需她再吩咐。

    她身后的一众高手与兵士已经越过了她,而“小剑魔”欧阳一鹤则从侧面包抄过来。

    下一刻,那少年身形缥缈,几步踏出,仿在远处,却不知何时已经近身。转瞬之间,他的剑已经完全出鞘!

    没有龙鸣,没有惊艳。

    宛如妖魔执剑,无声无息的已经刺出了,刺向了一个必死的人。

    那人不是金霸!

    竟然是一直跟在她身后,此时坐在旁边酒桌与一干悍勇士兵待在一起的文官,严晓晓!

    他是疯了吗?

    还是拔错了剑,刺错了人?

    无论任何理由,他都不该对一名文官拔剑!

    但,金霸面色却顿时苍白,她却已经无法去阻挡那个少年。

    “为什么要对她出手?”

    夏无忧冷冷道了声,彷如诅咒般的再次重复了这句话。

    剑已经刺向那文官。

    当!

    他的剑被挡了下来,两面精钢盾牌挡在了那书生气的文官面前。

    严晓晓不慌不忙,一副稳坐钓鱼台的模样,笑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一旁的悍勇士兵很快从地面拿起盾牌,急促冲来,将这文官包围其中,生怕他受到一点伤害。

    金主也再不停留,脸上狼狈而焦急,她再顾不得遮掩,高喊一声:“保护大人!”

    是的,这严晓晓才是真正的“十八监察使”,也是真正的金霸,但是他弱于武功,所以与自己秘密培养的武林高手调换了姓名,前来凉州道上任。

    夏无忧嗤笑一声,“发现?三流赌徒而已...你的每一个眼神都是破绽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的剑再次递了出去。

    “没用的!”真正的金霸抬头看着自己周围密密的厚盾,“剑是无法穿破盾牌的。而你只剩下一次出剑机会,与其浪费时间,不如赶紧逃吧?”

    他笑眯眯的为眼前这个少年出谋划策。

    “逃吧,逃吧,丧家之犬!”

    “哈哈。”

    夏无忧眼神如冰,他的剑已经坚定的递了出去,在这一瞬间,他使用了“百炼酒”,瞬间将辟邪剑法中的“直捣黄龙式”熟练度提升至百分之百。

    秘紫显示器上功法一栏,很快浮现出一行新的状态。

    辟邪剑法(顶级):招式3:直捣黄龙式:熟练度100%,特效:穿甲。

    他不管身后敌人,不管一切。

    既然要杀你,你就必须死!

    哪怕之后洪水滔天,天崩地裂,要你死,你就必须死!

    所以,夏无忧这一剑毅然决然的刺了出去。

    “这蠢货,他怎么可能刺穿盾牌?”

    “如此用力,怕是那把剑都要折断了吧?”

    “真是愚昧啊!”

    夏无忧目光凝聚,极其认真,那蓄积了全身劲气的一剑“直捣黄龙”在触碰到精钢盾牌后,竟然丝毫声响都未发出。

    但凌厉、凶猛、诡异的一道剑气从盾牌后方穿透,从毫无防御的检查使额间透入。

    扑...

    一声轻响,金霸的笑容还在唇边,但是他额间却已经多了一个粗针孔大小的血洞。

    “大人,大人!”

    焦急而不敢置信的声浪里,响起少年放肆的大笑。

    “哈哈哈哈哈!”

    他不再回头,因为身后是自己目前根本无法反抗的敌人们,他可以杀一人,杀几人,但是面对如此多的数量,他是根本没有胜算的。

    加速疾跑,他已经跑到悬崖边。

    这时,他身后骤然响起一声剑鸣,欧阳一鹤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了他身后。

    “留下!”他低喝一声,寒芒自他手间舞出。

    在他看来,这夏无忧的身后已是悬崖,退无可退,必然要回身迎战。

    虽然他的剑法诡异,那辟邪剑法的顶级功法之名名不虚传,竟然短短的时间就造就了如此的一个高手。

    但和他比起来,还差得远。

    所以欧阳一鹤很自信,剑者善奕,他这一剑看似寻常,却已经算好了对方所有的后招,以及给自己留好了退路。

    他性格肆意妄为,但是剑法却是源于武当,尤其是“排云剑”,与“柔水心法”更是与他这锋芒毕露,一心求江湖之名的性格互补。

    夏无忧果然转身,一剑平举胸前,格挡住小剑魔的随意一斩。

    当!

    两人视线微微接触。

    欧阳一鹤神色自信,他的剑微微反震,而彷如藏于水云间,现着朦胧,却透着杀意。

    下一式,要你跪下!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