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狂风绝息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次日,天边晨曦刚起,地面枯叶被镀上层瑰色。

    夏无忧深吸一口早间冰凉的气息,眼中的血丝犹在,既然要撑起一方门派的掌教之位,凭借着原本的那一式“钟馗抉目”自然是不够的。

    幸好,经过这几日疯狂的修习,“绝息心法”的基础篇已经入门,一旦提息,体内气感便会形成,宛如窜上跳下的小老鼠,热烘烘的。

    这使得他运剑的手更稳,速度更快。

    原本,已经拥有了顶级功法辟邪剑法,是无需再去修习狂风剑法这样的高级功法,更何况这门功法还有残缺。

    但,夏无忧略作思索还是将狂风剑法里的剑诀,与招式都牢记于心。

    他根本不去领悟这门剑式中的精髓,而是达到“依葫芦画瓢”这种表面上的相像就可以了。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门顶级功法的珍稀程度是无法想象的。这样的功法出世,可令无数江湖人士趋之若鹜,这从功法深藏秘窟,有妖兽看守就能看出。”

    “现在我尽管还无法真正使用狂风剑法,但能装模作样的比个起落手姿势,至少在顶级剑法的招式外套上一层高级功法的皮,这样也可聊胜于无。”

    夏无忧拄剑而坐,靠在一颗枫叶纷扬的树下,不觉几片巴掌大的红已经落在他一袭黑衫上。

    黑衫制样复杂,袖口、领口皆是深蓝丝刺绣的精致图案,那似汇聚的云,又像汹涌的浪,或者更准确说,那是风。

    风,乃是阆剑派的门派徽章。

    传闻阆剑派首任掌教惊才绝艳,游历天下后,于风中顿悟,而创下一剑灭绝生机的杀招,名为“狂风绝息斩”,但此招不仅能杀敌,也会伤己。

    那掌教凭着这一招获得“北地剑王”之名,但创派之后,深感此术无法长久,故而闭关三月,硬生生将这一式拆分为一套高级剑法,与一本配套的高级心法。

    这便是“狂风剑法”与“绝息心法”的由来。

    然而传闻毕竟是传闻,当真不得,知晓这个传说之人都是当做故事来说。

    也曾有不少阆剑派后继掌教欲再将剑法与心法相组合,但却无论如何也再斩不出“狂风绝息斩”那极其惊艳的一剑,只得作罢。

    这时,门庭外传来脚步声,似乎有些局促,但外徘徊而不前来。

    “进来吧!”夏无忧淡淡道。

    门前一名穿着青衫的憨厚弟子走到门前,也不说话,看着那庭院里的年轻掌教,直接跪倒便磕起头来。

    一下接一下,他的额上都已磕出了血印。

    夏无忧几步跨出,身形缥缈虚无,却转瞬已至那弟子身前,剑身抵在他额上,淡淡道:“男儿膝下有黄金,我阆剑派的弟子无需给人下跪。”

    那憨厚弟子却只是低头跪着,也不说话,身子微微颤抖。

    啪!

    夏无忧手中剑鞘猛然抽在他背上,厉声道:“起来!”

    那弟子身子一颤,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但却依然不敢看他。

    “说吧,究竟何事。”

    夏无忧静静看着面前的憨厚男子,面对门下弟子,他一向很有耐心。

    “掌教,弟子周重青,实在罪该万死。”那憨厚弟子终于抬起了头,面露羞愧。

    “弟子好赌,与两名师兄昨夜去金泉赌坊通宵一宿,原本只是想过过手瘾...但,不知怎么回事,我与师兄们竟然都玩的上了头,不仅输掉了身上所有钱,还欠下三千两白银。”

    他越说声音越低,已若蚊蝇:“现在两位师兄还被扣押在赌坊之中,说是要让掌教去...”

    夏无忧声音冰冷:“继续说。”

    “他们让掌教您去领人。”

    说到这里,周重青已经嚎啕大哭起来,夏无忧一愣,他忽的督见这弟子脖下两点淤青,似乎是被手指所掐。

    他微微眯起了眼,盯着面前嚎啕大哭的弟子,瞳孔里不知在思索些什么,似在分辨真伪,有似在想着其他什么,良久,他开口简洁道:“带我去。”

    然后,夏无忧一人一剑,便随着这弟子出了门。

    他没有叫其余弟子随行,因为这件事并不光彩。

    金泉赌坊在一个小巷子尽头。

    入眼的是两盏灯,富贵的金粉百褶灯笼里的光已经熄灭,斜挂在尽头的大门上,大门门扣是金鱼衔珠,在初起的清晨光芒里熠熠生辉。

    两人已经走到尽头,然而大门却紧锁着。

    周重青急忙拉起门扣,去敲门,但却无人回应,似乎是被锁上了。对于赌场来说夜间才是开门迎客之时,当天光落下,便是关门休息之时。

    他有些焦急了,扯着嗓子大喊道:“快开门啊,我家掌教大人已经亲自来了!”

    然而门纹丝不动,似乎在嘲笑着两人,如此匆匆而来,却不得不吃个闭门羹,再空手而回。

    夏无忧道:“你确认你没带错地方?”

    “没有,我绝对没有...”周重青慌忙辩解道,一边继续拍门,“快开门啊!”

    “那就好。”夏无忧冷冷道,“放火烧了这里吧,这天音城中以后再无金泉赌坊。”

    “这...两位师兄怎么办呢...”

    “你照办吧。”夏无忧淡淡道。

    吱嘎...

    这时,那纹丝不动的门突然打开了,门内灯虽未开,但是天窗落下的金色光华还是将其中照的分明,布置豪华奢侈。

    门后站着一排强壮男子,天色微冷却都赤着上身,露出古铜色皮肤以及突起的肌肉,神色不善的盯着门外两人。

    夏无忧目光微微在门内转了一圈,淡淡向身侧的憨厚弟子道:“你回去等我消息,若我两个时辰还没回来,你就去找慕辰。”

    他从腰间拿出一方古玉,碧光流转,然后放到周重青手上道:“这是信物。”

    古玉是那日慕辰所赠,说是祖上所传,原为赠与门中最杰出的两人,但是到了慕辰这一脉却落得人丁稀少,还入赘了其他家族。

    所以慕辰只持了一块玉,还有一块就在那日赠送给了夏无忧。

    “掌教,要么回去再多叫些师兄弟们过来吧,这赌坊里有些邪门。昨天我们晚上在这里,还没这么许多人...”周重青突然有些后悔,想了想又加了句,“赌钱输钱,这点丑事也是没关系的,让师兄弟们笑一笑吧。”

    夏无忧皱眉道:“你是掌教,还是我是掌教?”

    “当然您是。”

    “那还不给我滚回去?臭小子,这些日子城中动荡,都给我收敛些!”夏无忧冷哼一声,再不管他,一人一剑昂首向着那敞开的门走去。

    门中纵然有千军万马又如何,江湖凶险,如果一谓怕这怕那,能成什么事?

    更何况天音城还是自己的地盘。

    怂什么?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