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惨金的小院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香茶热气腾腾,小玉恭敬的退开。

    慕辰轻轻啜了一口道:“所以说,白映飞就是犬戎奸细了...这两日朝廷正在调查这些事,而我恰好早就在他的宝库中的一盒珠宝里偷偷的藏了封含糊其辞的信,也碰巧收买了几个人。”

    夏无忧淡淡道:“阆剑派掌门人张念山被胁迫“共谋大事”,但却宁死不从,所以两方争斗,掌门张念山,其徒郑亥,以及一众徒弟全部战死...唔,伤口还需处理下。”

    两人相视微微眯起眼,似乎对对方的能力都很满意。

    “真没想到读书人里还有你这样的武林高手...以后就全靠你关照了。夏掌门。”慕辰笑道。

    两人三言两语之间,已经为天音城的未来定下了基调。

    官府与门派新的勾结团体也初步形成。

    事不宜迟,两人准备各自起身,毕竟还有许多事情等着他们去做。

    然而就在这时,门猛然被推开了。

    小玉尖叫一声,背靠着门向里摔入,一屁股坐倒在地。

    门缝缓缓敞开,透入午后最耀眼的光。

    但刺眼的不是天光,而是刀光,那一道道反射出死亡气息的刀光,如忽至的疾风暴雨从门外射入。

    从门外扑来,阳光里夹杂着刀光,刀光里夹杂着黑色影子。

    “什么人?”

    慕辰一边质问,一边抄起手边还剩着半杯香茶的杯子狠狠就砸了出去,然后顺势往后跑去,搬起一把椅子,高高举起,然后躲在新盟友身后。

    这个少年比他还小...只是希望他的武功不要弱才是。

    夏无忧却蓦然出剑了,那一剑极妖,唯见剑尖刺穿了第一道黑影的咽喉,却给人以对方自己送来的感觉。

    一剑连着一剑,他很快冲入了那黑影之间,纷飞中,血花纷飞。

    剑光纵横,极快且妖,此功法传闻是一名禅师默记《葵花宝典》,然后返回后书写在袈裟上的一门剑术,虽有所残缺,但记载的禅师自身武功便不凡,查缺补漏,再将之贯通。

    但其师少林红叶禅师慈悲为怀,令还俗禅师将其中精要部分删去,避免落入恶人之手而为害武林。

    因此,后世的林岳之流,所修习的其实是再次削减的辟邪剑法。

    可是此时在夏无忧手中的,却是原始版本,其威力自然更胜一筹。

    但他翻来覆去就是那一招“钟馗抉目”,这一式后招极多,然而奇袭可以,一剑杀人可以。

    但以一敌多,动作之间却难免少了连贯,衔接的生涩异常。

    当当当...

    剑鸣交响,他的手已在发抖。

    他根本未曾修炼过内功心法,此时基本是仗着平日里的勤加锻炼的体魄才能堪堪施展,所以即便是顶级剑招,接连的使用,与敌人碰撞、格挡,使得他的右手微微发抖起来。

    呲...

    一到刀光终于从他背后划过,黑衫裂口,露出血痕,染红了背后。

    夏无忧咬了咬牙,一步踏出,犹如鬼魅穿空,又站回了门前,利用地形将自己只是将正面对着敌人,但是他却已经开始喘气了,背后的伤口令他不自禁颤抖起来。

    他扫视了下院子里,却见二十余名黑衣蒙面人依然站立着,缓缓踱着步,彼此用低沉急促的暗语进行着交流,似乎在沟通着什么,又像在找寻机会,小院的黄泥土地上才躺了五六具尸体。

    少年右手缓缓舒展,再握起,用以活血,同时冷冷道:“你们是什么人?”

    目光微微掠过屋内倒地刺客手中的剑,剑柄是一只眇目之鹰,于是心中恍然。

    于是向着慕辰吼道:“拿剑!白映飞的人...这是不死不休之局!”

    然而后者却并不过来,倒是小侍女颤抖着从死人手里夺了把剑下来,双手握着,与其像是要和敌人交战,不如说像是在给自己打气,鼓起勇气。

    慕辰则在翻箱倒柜,似乎在找着什么,一边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说着:“记得放在这里了啊...”

    刷刷刷...

    似乎是确认了屋中仅有三人而已,一道道黑影再无顾忌,在阳光下拉出充满死亡气息的黑色,相继冲向那仅有一名少年看守的屋门。

    夏无忧低吼一声,右手死死握住手中的剑。

    他一字一顿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然后他又刺出了新的第一剑,角度刁钻诡异,宛如妖魔执剑,从黑衣人脑后贯出,拔出后,再是一剑。

    似乎无论什么样的敌人,都无法抵挡他这样的出剑。

    但很快,他被黑色洪流淹没,身形交错、重叠,金属撞击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呲呲...

    又是一刀从他左臂掠过,很快腰间又多了道伤痕。

    “还有十五个...只剩十五个了...”少年不时利用那一步“紫气东来式”拉开与敌人的距离,再利用“钟馗抉目”的诡异进行攻击。

    可一旦陷入被围攻的状态,身上就会多一道伤口。

    短短几十秒,他已成了一个血人,视线也有些朦胧起来,全身无一处不疼不累不痛!

    这些应该是白映飞手上的势力,是为了斩草除根,还是为了报仇?那么还在阆剑派的小师妹以及弟子们没事吧?

    就在他想着的时候,身后蓦然传来慕辰的大喊。

    “让...开!”

    那位白袍的青年城主手捧一把还上了灰尘的连射弩,冲到门前,熟练的扣动扳机。

    “君子善射,老子射死你们...啊啊啊!”慕辰手中的弩顿时射出一根根尖锐的箭矢,在空气里发出尖锐的鸣叫,呼啸着射向还未反应过来的黑衣人。

    “射啊!!”他眼中闪烁着疯狂,咆哮着给自己打气。

    但是他的箭法还真是一般,很快箭矢射空了,竟然才死了三四人。

    他吃了一惊,但这时已经有刺客抓着这个机会,一个翻身扑来,刀光掠向他的脖子。

    慕辰何时与死亡如此接近,竟然有些呆住了...

    但他背后忽的传来一阵极强的拉力,堪堪将他从死亡的边缘拉回,只是在脖子上多了一道淡淡的血印,虽然血流潺潺,但并不致命。

    一剑如妖,再次贯穿了来人的头颅。

    夏无忧冷冷笑着,手掌摸了摸眼前的汗珠,却竟然抹了一脸血红,如鬼,带着凶煞气息。

    在付出了两道伤口的代价后,他再次斩杀了三名敌人。

    身后传来慕辰喘着粗气,抖抖索索的换箭声音,很快他咆哮着冲了出来,捧着连射弩进行了新一次的激射。

    不过十几分钟的时间,两人竟然觉得如此漫长。

    门外天光灿烂如金,却是惨金色的院子。

    血红如满地涂鸦的花,在一个个尸体上绽放开来。

    两人背靠背坐在门前,却是累的再也提不起一根手指。

    小侍女则在两人吩咐下,被逼着去小心的补刀,用连射弩补...

    啵...啵...啵...

    在箭矢射出的声音里,两名同生共死过的人,却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良久,慕辰有气无力的咳嗽道:“刚刚你救我一命,谢谢。”

    又过了会,他忽然说道:“你有没有成家?我姑妈的女儿还没婚嫁...长得挺漂亮,可以便宜你。”

    联姻才是最有安全感的结盟。

    夏无忧喘着气道:“我门中有便宜大哥一个,也未婚配,正好可以配她。”

    慕辰道:“张寒鱼我认识...看似强大,其实色厉内敛,可谓无胆鼠辈。比你差太多了...”

    “那就算了...”

    慕辰沉吟片刻道:“不算,结...这个婚得结,就你那便宜大哥吧。”

    “两人还未见过面吧?”

    “由不得他们。”慕辰眼中闪过一丝厉芒,却很快被脖处伤痕的疼痛刺激到,而“哎哎”的惨呼起来。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