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惊变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会客厅。

    张念山蓦然神色急变,因为大门前出现了一个此时绝不该出现的人。

    “无忧,回你房间去!”他急忙道。

    “且慢。”天音城城主白映飞也看到了身后的少年,于是笑着招了招手道,“夏公子相貌不凡,读书又用功,将来说不定会是我同僚呢。”

    “喲,君子持剑,而不握书卷,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他哈哈大笑起来,却也是看到了夏无忧手中的剑。

    这剑在这样的书生手里却是一点都不令人畏惧,他已经站到了这少年身侧。

    再回头看着张念山,淡淡道:“张兄,考虑的如何了?我只要你狂风刀法,普及为我城中军士锻炼之术,以此增强战力。”

    “训练士兵嘛,增强城防能力,这也是为了你们着想嘛。”

    “否则向这么弱不禁风的公子哥,还有那位娇滴滴的小美人,万一夜路里遇到盗匪,可就不好了。”

    坐在大厅正中的张念山冷冷道:“法不外传,这乃是我阆剑派的首条门规,白城主是要我张某人带头违规么?”

    “你所想的普及,不过是为了在三月之后的北地犬戎狩猎中,得到贵人赏识,再进一步,离开这荒凉的天音城吧?”

    他掷地有声道:“你想升官发财,自寻道路去,但若是想欺到我阆剑派头上,怕是想多了吧?!”

    “亥儿,送客!”

    话已到尽头。

    再说下去也是不欢而散,那不如不说。

    “是!”郑亥重重应了声。

    随后噌然一声,长剑出鞘,厉声道:“白城主...请!”

    请字刚落,他手中之剑便已如疾风般斩出,在空气里划出半月寒芒,而毫无防备的张念山竟然连声音都未曾发出,便人头飞起。

    腾然升空。

    他眼睛还微微眯着,显然是在沉思后续的事情。

    只是这一剑实在太突然,他的背后原本是自己所信赖的大弟子,是自己从七岁时候便手把手教导的半个儿子。

    这个儿子,此时却在他背后挥出了一剑。

    然后一把揪住他的头发,大笑着向台下华服中年人走去。

    “郑掌教!”白映飞也哈哈大笑起来,两人竟似非常熟悉的模样。

    事情发生的极其突然,没有人可以想到。

    “父亲!!”张寒鱼一愣,随即带着悲恸之声,放声呼喊起来。

    “姓郑的狗贼,拿命来!”他深吸一口气,长剑拔出,周身竟是隐隐散出一股疾风之意,那股无形之风缠绕剑身,带起地面的尘土隐隐旋转,仿若漩涡。

    他正欲冲击。

    白映飞却忽的冷冷道:“张寒鱼,你想好了,可是要与整个天音城作对?”

    “我...我要杀了这个忘恩负义的狗贼!”

    然而他的话还未曾说完,便有一把冰冷的长剑抵在了他背后。

    张寒鱼转头却见是一个门中的师弟。

    那师弟却也不畏惧,与他对视。

    “为何?”

    那师弟压抑着怒火道:“我入门十年,却还未被你那偏心的老不死的爹传授高级功法,凭什么?我基础的北阆剑法已经练的很纯熟了,为何还不能教我狂风剑法?”

    “这可是待徒之道?!口中明明说着一视同仁,却如此虚伪!”

    张寒鱼正欲出声,却见到门中近乎一半的弟子都拔剑而出,架在了身边弟子的脖间。

    情势已经很明朗了,大势已去。

    只恨没有早点看穿郑亥这个狗贼的狼子野心!

    张寒鱼长叹一声,无奈的放下了手中的剑,他已经无法再争,除非他真的想死。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总有一天...

    然而,却还是有漏网之鱼的。

    比如小师妹明陌陌,她如同穿花蝴蝶,极其灵敏的踩踏着墙壁,双腿运力,半空之中飘过一阵鹅黄的香风。

    她要救人!

    至少要让夏无忧离开这里!

    她明白这位平日里花花公子做派,不会武功,却被掌教宠爱的养子多么遭人嫉恨。

    即便白映飞不杀他,郑亥不杀他,那些弟子也绝不会绕过他。

    平日里的寒暄,其实都和内心的爱恨没有关系啊!

    “无忧,跑啊,快跑啊!”她身形腾空,也许是因为是小师妹的原因,门中叛变的弟子们并没有阻拦她。

    但是郑亥却出手了,他虽然倚靠着偷袭,但却并不说明手中之剑是迟钝的。

    他的剑不仅不钝,还很快。

    狂风剑法十一式,他早已纯熟于胸,虽然神髓还未曾掌握,但也是能施展出来了。

    挥袖之间,他手中长剑,彷如夹杂在汹涌之风中的一道寒星。

    “呀!”明陌陌娇叱一声,挺剑迎上。

    自己身后可是他呀,这种时候,怎么可以退...

    叮!

    两人身形交错。

    一声脆响,明陌陌手中长剑竟已拦腰折断。

    狂风蓄力于一点,穿透力是极强的,这也是狂风剑法之中最为经典的一剑,名为“仙人指路”。

    郑亥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长剑平举,剑尖与她皮肤仅仅相隔半尺,只需微微递进,便会香消玉损。

    明陌陌眼中露出惊骇之色,毕竟只是个小女孩,那剑尽管未曾刺来,却令她感到全身冰凉,尤其是咽喉处...已经隐隐生疼。

    “大师兄,放过夏无忧,好不好...”她忽然哀求道。

    郑亥脸色一沉,剑身翻转,便是一个巴掌,在她脸颊上抽出一道红印。

    “叫掌教!”

    小师妹眼中噙着泪珠,差点便要掉落。

    “掌...掌教,求你放过夏公子...”

    “好啊。哈哈哈...”郑亥忽的放声大笑起来。

    而会客厅中,那些反叛的弟子也直接大声呼喝。

    “郑掌教!”

    “郑掌教!”

    明陌陌并不傻,虽然这个人答应了她,但是她却能辨识的清楚什么叫说谎,什么叫不以为然。

    于是慢慢后退。

    郑亥嗤笑一声,宛如猫逗老鼠一般,长剑跟着递进。

    凡后退一步,剑便前进一步。

    转眼,明陌陌已经退到了夏无忧面前。

    后者正怔怔看着被随意丢在一边的人头,那个张老头儿的人头...

    真好...以后不会有人催促自己读书了。

    真好啊。

    然而他眼中却也有些湿润了。

    忽的一股重重的力量,将他推后。

    然后传来小师妹的尖叫声:“快跑呀,快跑呀!他们不会放过你!”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