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神功出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呼...呼...

    就在前面了,那本刚出世的顶级功法,不远了...

    裹着黑袍的少年喘着气,踏上又一层碎裂的山石台阶,擦去额角汗珠,比照了下地图,长长舒了口气。

    是的,不远了!

    尽管掌教养父、姐姐、小师妹都丧心病狂的令自己远离武学,但平日里增强体力的锻炼却从未拉下,所以才能一路爬上这座高山,而未曾耗尽力气。

    仔细想想,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五个年头了,五年的时间,足以令一个“龙傲天”虎躯狂震,天下群雄尽来叩首;足以令一个“屠遍天”异界无双,杀人如割草,血流成河,伏尸百万,天下震慑,恐怖如斯;或者令一个毒奶圣母,身边寸草不生,却赢得仁义之名;又或令一个“不做人”化身妖魔,成为隐于幕后的大恐怖。

    但,在这个武侠世界的五年时间里,他竟连武功都未曾习得一门,探索更是不用提了,想来确是憋屈至极。

    他都开始怀疑,穿越是不是只是自己大梦一场,而前世种种不过是臆想而出。

    幸而,三个月前,脑海中终于传来了机械电子音。

    夏无忧知道,他的机会终于来了。

    然而他并未曾直接选择绑定,因为他发现了一个小小的BUG,而这个BUG今天将会让他拿到这本无数人觊觎的顶级功法。

    一发入魂,就在今朝!

    --

    孤月明。

    高崖断。

    千里莽莽。

    山中秋夜沉寂,百兽藏蛰,偶有几声虫鸣,却令天地更幽。

    一片坐落崖外的小松林,也是悄无声息。

    若从高处俯瞰,则可见松林内树影婆娑,峭楞楞似万鬼入定。

    但那树木空隙之间,却竟矮伏着数百近千道黑影,那绝非草木岩石!

    初秋月华尚未圆满,却依可照出树影黑影连成一片,郁结如彤云厚积,山雨欲来,静谧、平静,却有杀气暗藏。

    松林间空地颇宽敞,可供千人席地而坐,其间有破败小径横穿,而在这久已失修的山石板路的一侧,却是间秘窟,深邃似通往幽冥。

    洞前原本蔓藤荆棘层层,不知被何种力量狂暴地撕扯开,断口新嫩,散乱铺展了一地。

    若非如此,这秘窟却是会永远埋藏,即便附近村中的老猎人,上了这山几十年,也是无法发现的。

    哒...

    一声突兀的脚步声撕开林中安静。

    来人裹着一袭黑袍,帽兜遮眼,而令人无法看清面庞,他脚步悠闲,优哉游哉,很快走到这块宽敞空地上,站在松林与秘窟之间。

    这响声似是一道导火索,很快是引爆了什么,刹那间,密集脚步声纷飞如暴雨,四面而来!汹涌声浪宛如惊涛骤起,竟将林中飞鸟都惊的飞起。

    重重人影,头戴斗笠,手持凶剑,月下泛起道道晃眼寒芒,里三层外三层将这处包围了个水泄不通。

    “嗯?嗯?嗯?”

    一片诧异的声音顿时从包围之人的口中发出,似乎是惊讶为何还有其他人到来。

    然而这声音很快平息,没有人再出声,因为不敢、也不愿。

    即便有不长眼想要开口的,也被领头之人抬手压下,示意禁言。

    神功现世,原本以为只有自己一家知晓,却万万没想到引来如此多的江湖势力。

    此事多蹊跷,但此刻却不是思索之时。

    如此气氛,怕是稍后少不了一番厮杀争夺。

    贸然开口,若是被人认出,即便此时不死,回去之后也可能被人报复,而麻烦无穷无尽,所以不敢。

    若是其间有熟识之人,争夺之时多了些犹豫,因此失去了争夺先机,便是门中罪人,所以不愿。

    一门无主的顶级功法,其意义已经超越了一切人情。

    那么,就凭着各自本事,以腰间三尺青锋,一生所学来决定那秘窟之中的功法,究竟花落谁家吧!

    只是那秘窟之中,却不知藏着何等凶煞机关。

    毕竟那本功法的前任主人,可不是善类。

    此时,那率先走出的黑袍人自然成了众矢之的,他独自站在月色下,仿佛在感受着这皎洁的冰华。

    身前是一入生死不知的黑暗,身后刀光凛凛的一片人海。

    无论进退,他都已是个死人。

    这个世界,谁想去做那出头鸟,本就已经离死不远。

    林外,所有人都是这么想的。

    黑袍人微微仰头,月华里,恰好照见他打了个哈欠,是有些困了。

    三...

    二...

    一...

    他默默数着。

    倒计时很快结束,一层薄如蝉翼的微光骤然笼罩在他周身,黑袍人再不犹豫,拔腿就向着秘窟跑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几乎是狂奔。

    短暂的沉寂之后。

    林外的各方高手们顿时提起内力,你追我赶,行走如飞。

    月光下,重重人影宛如翻涌的黑色潮水,扑向那秘窟。

    脚步轰响,鸟兽惊散,天音城外的林子顿时沸腾了起来。

    与高手们的速度比起来,那黑袍人的奔跑简直就是幼儿的蹒跚学步。

    冲在最前面的一名剑客,斗笠下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这样的速度,即便连自己徒儿也比不过,如此之人,还敢做这出头之鸟,实在是可笑而可悲。

    人心不足蛇吞象!

    便让老夫先为你解脱吧。

    一剑光寒,直奔黑袍人后背,若无意外,下一秒他的心脏将会被刺穿!

    呲呲呲...

    这必杀一剑竟然滑开了,那斗笠剑客一愣,回身又是一剑,却依然滑开。

    很快,赶到的第二名刺客发出声嗤笑,像在嘲笑“身法得比自己高明,可剑法却不怎么样,后背敞开的人居然一剑杀不死?”

    于是,他随意砍出一剑,借着奔跑的速度,这一剑若是落实,黑袍人的头颅将飞起。

    呲呲呲...

    这砍头的一斩竟然又滑开了!

    很快,第三个人,第四个人...第十四个人...他们从冲刺比赛变成了围攻。

    然而那黑袍人却是奔跑在刀光剑影之中,而毫发无伤。

    无论剑法奇诡、刚猛,无论是刺、斩、削,都会从他身边滑开。

    “这究竟是人是妖...”

    “若说是沾衣十八跌,可我们是以兵器在攻击。”

    “若说是金钟罩铁布衫、抑或是金刚不坏之身,但剑却根本未曾能够砍到他!”

    终于,有人不再理睬这黑袍人,而急速冲入了秘窟之中。

    因为这黑袍人除了一个劲的低着头跑之外,居然什么也不做,也不还击。

    只是他跑步的姿势...除了速度快点,为何竟与自家门中新入门的师弟师妹们的晨跑如此相似?

    一二一,一二一...

    好像是这个节奏啊。

    短短两三秒之后,洞窟的黑暗里传来惨叫声,叫声撕裂夜空。

    瞬间,几把火折子亮起,熟练的扔入洞里,翻滚了几圈,将洞窟门前照的通亮。

    那是...什么怪物?

    长着脚的蟒蛇?鳞片如铁甲的蟒蛇?

    那腥臭的巨嘴正在咀嚼着一颗人头,对于一旁的无首身躯它却不屑一顾。

    很快,人头已被咽下,它又缓缓抬起头,走至洞窟前,贪婪的凝视着门外的众人,极浓的妖异之气从洞中升起。

    而似乎迫于某种规则,它并不走出,而只是让脸盆大小的蛇瞳露出渴求神色,实在令人心悸。

    神功现世,必有妖兽看守。

    这果然是真的。

    怎么办?

    一群江湖剑客顿时停下了脚步,与那怪物遥遥相望。

    怪物出不来,他们也不敢进。

    很快,站在最前正拔刀与妖兽对峙的剑客们被挤开了...

    黑袍人像是没看到怪物一般,继续奔跑。

    “这人...是想寻死吗?”

    众人脑海里都是这个念头,若无意外,很快他的头颅会进入妖兽腹中。

    三米,二米,一米...

    那黑袍人保持匀速,很快冲入了洞窟,然而那妖兽却似乎没见到他一般,任由他闯入。

    众人目瞪口呆。

    凭什么?

    这是凭什么?

    他是你亲戚吗?

    又或者这妖兽其实并不吃人,刚刚只是自己的幻觉?

    于是,遵循着“富贵险中求”的一些胆大的剑客也有样学样,跟着跑了起来,但脚步才刚刚踏过洞窟的界限,便被那妖兽一口咬掉脑袋。

    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冲刺向洞口,各自运起所学绝学。

    然而,运力之剑斩在那妖兽身上,只是带起了火花,而鳞片上却连一道白印都未曾留下,这根本无用啊。

    而刺向它眼珠的剑,那妖兽仅仅靠着闭眼,就可被化解。

    聪明之人,妄图借着别人吸引它注意的时机,而从缝隙里钻入,但才进入几步,便很快被这蟒蛇怪物身上暴涨出的铁刺射成刺猬,满身血洞的倒地。

    众人心中再次产生了一个念头。

    凭什么?

    凭什么他能进,我们不能进?

    这...不公平!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