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79章 压力略大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一秒记住【享受阅读 www.xsnovel.com】,第一时间更新,无防盗章节,免费读!
    “牛护士还在呢。还是不放心我们啊。”重症监护室的护士换班,顺便向急诊中心的牛护士打招呼。

    牛护士今年四十多岁,因为从来都没人说过她长的好看,因此她从来都是好好学习,热爱生活,钻研技术的。

    现如今,牛护士可以说是急诊中心最好最全面的护士,也因此被派到了重症监护室来,专门照看霍主任。

    当然,主要工作还是要icu的护士来做,牛护士只是做好配合,表达存在。另一方面,熟悉的护士也可以让霍主任更轻松,更方便一些。

    不过,icu自己的护士并不是很喜欢外科室的护士过来,也就是霍从军和凌然的组合,才给了他们这么一个选择。

    同样,40多岁的牛护士也是护士群里的老干妈了,对icu的小护士们极有心理优势,不咸不淡的笑一笑:“我是给你们减压来的。老霍要是死了,我可以帮忙证明不是你操作失误。”

    重症监护室的护士被说的一滞,低头记了好几个数字,才道:“你这么说,霍主任的压力可就大了。”

    “我们霍主任是老军医出身的,这点压力算什么。”牛护士说过,再回头对刚刚睁开眼的霍从军问道:“主任,今天舒服了点吧。”

    霍主任两眼无神的望着天花板,声音舒缓的像是景观河:“舒服如何,不舒服又如何……”

    哲学式的拷问,带着一点点的萧索,好像生无可恋的样子。

    重症监护室的护士眨眨眼,赶紧将手里的活干完溜了。

    牛护士也有些愣,想了一会,道:“不舒服就吃药,等舒服就出icu。争取早日出院。您别多想啊,我刚才就呛她们两句,您的手术超成功的,就现在的环境,想死都死不了。”

    “求死不能啊。”霍从军叹口气。

    牛护士瞅着霍从军发青的表情,犹豫了几秒钟想,道:“您要是心情不好,我想办法叫嫂子他们进来看看您?”

    脸上原本已是露出“哀莫大于心死”的霍从军,此时神情变的僵硬起来,几秒钟后,他的眉头就缓慢而坚定的皱了起来:“哎呦,哎呦呦……”

    “怎么了怎么了?”牛护士一下子紧张起来,立即看向两边的监控仪。

    “疼。”霍从军简单的说出了一个不可诊断的答案。

    “那我喊医生过来,看要不要换一种止疼药。”

    “不用了,没那么疼,我哼唧哼唧就好了。”霍从军果断阻止了牛护士,叫来了icu的医生,他还得继续装疼,也挺辛苦的。

    牛护士不明所以,不由用佩服的看了眼霍从军,又道:“还是霍主任您坚强,做这么大的手术,都能忍得住。您不知道,昨天咱们中心收了一个病人,就被人打断了两条胳膊两条腿,哭的那叫一个鬼哭狼嚎的……”

    霍从军用审查的目光盯着牛护士,心里回忆着,她是马屁一向拍的这么烂,还是看我不行了,懒得冥思苦想的拍马屁了?

    “霍主任您要能睡着,就再多睡一会。休息的好了,伤口恢复的才快。”牛护士又好心好意的劝了一句。

    霍从军笑了,笑着笑着,浑身都难受起来。

    伤口恢复的快固然是好事,但是,怎么面对那些被自己喷坏了的人呢?

    还真不如继续留在重症监护室呢。

    这里至少能把人拦着些,自己还可以再安心的住几天时间,然后安心的想想心事,安心的熬熬时间,安心的睡睡觉……

    “邱医生。”牛护士看着老霍的状态不对,又立即喊了医生过来。

    霍从军躺平了任其检查,不知不觉也就睡着了。

    再等睡醒,凌然和几名老外,再次出现在了霍从军的面前,并低声交谈着。

    “凌……然。”霍从军很艰难的喊了一声。

    “霍主任。”凌然立即过来,问道:“怎么样?哪里有不舒服?”

    霍从军苦笑,艰难开口:“浑身不舒服……但应该还好。”

    他也是医生,知道术后的状况是怎么样的。

    icu的医生过来,也道:“今天的血象各种看着也都好,那你们先聊,有事喊我。”

    霍从军看着他离开,向凌然笑笑,道:“科室,能镇住吗?”

    “可以。”凌然知道他问的意思,稳稳的点点头。

    同来的左慈典补充道:“周院长过来了一趟,护士,实习生和规培医们,还有进修医生也都支持凌医生,其他医生都照常工作上班的,没什么变化。”

    比起凌然的回答,左慈典的信息量就大多了。

    在医院内部,主要的权力和利益其实都集中在副主任医师以上,甚至可以说是集中在主任医生和科室副主任们的手里,对急诊中心来说,则是几个组长拥有霍从军以下最大的权力地位和利益。在老霍入院以后,他们没有立即造反,就算是老霍布置有力了。

    而对住院医以下的小医生和护士们来说,跟着凌然工作,可能比霍从军更有意思。因为凌然做的手术多,又不追求钱,那大家的福利和奖金都有增长,也就都很满意了。

    虽然说,这只是最开头几天的状态,但在左慈典和霍从军看来,这估计也是最危险的几天了。

    霍从军放松了一些,又看着几个老外不顺眼了,呶呶嘴,问:“还没走?”

    “来跟凌医生辩论的。”左慈典说着一笑,道:“快给凌医生玩服了。”

    “哦?”

    “凌医生给他们指出了一些手术中的问题。”左慈典嘿嘿的笑了几声,又道:“老外稍微有点不服气,但说也说不过凌医生,就又过来看他们的病人和您的预后了……”

    霍从军脸一黑,我不是主任才几天,就沦落成道具了?

    左慈典依旧面带笑容:“我们刚看了一圈,您的恢复比他们的病人好多了,凌医生说,今天再观察一天,明天就可以考虑转移到普通病房了……”

    “我不去。”霍从军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

    左慈典一愣,又换成了普通的笑容,道:“不去就不去,icu里住着也行……”

    “他们要比,怎么不再做手术比。”霍从军说话倒是说的流利了一些,此时多说几个字也没有太累。

    只是精神上,霍从军的压力略大。

    左慈典笑了出声:“凌医生这不是舍不得让床位给他们吗?凌医生估计也不在乎老外理解不理解。不过,周医生昨天给协调了几个空余的床位出来,那俩老外今天下午会跟凌医生再一起做手术的。”

    “谁的?”

    “胸外的。”

    霍从军了然,胸外科在云医的规模中等,又能跟心外科扯上点关系,算是比较好压迫的。

    霍从军勉强笑了一下,问:“怎么不用心外的?”

    “看您说的。”左慈典笑了:“心外的床位,凌医生肯定是算给自己了。”

章节目录